【ggad】【所爱隔山海】【楔子】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我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梵高


盖勒特·格林德沃在后来很多年里都一直在想,他跟阿不思之间,到底是观念的不同,还是根本不够爱。


跟阿不思·邓布利多整日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少年时期的盖勒特最开心的时光了。

被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开除之后,盖勒特曾经有一段时间无所事事,这倒不是因为他觉得...

【锤基】【数不胜数】【楔子】

即使是在成年了很久之后,托尔提到洛基捉弄他的故事也总是在第一时间反应那个八岁的午后。

托尔一向喜欢蛇,赖在母亲的怀里时就总缠着母亲给他讲有关蛇的故事,那日母亲跟随父亲巡视,他一人赖在寝殿里无聊,打着哈欠想着是不是要去找弟弟玩,就看见门口一条墨绿色的小蛇曲折着身体游过来,顿时开心起来。

命中注定与“三思”这个动作无缘,托尔一把就把那蛇抱在怀里,然后就看见那蛇眼里闪过诡异的一道光。

神差鬼使的,托尔竟然觉得这蛇跟弟弟洛基十分神似。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蛇就真的变成了弟弟洛基,然后少年嘴角勾着不怀好意的笑,一个匕首就插在了自己身上。

还真挺疼的。托尔瘪了瘪嘴,“咚”地一声倒地装死。...

锤基小段子

甜的一发完

少儿不良小段子

————————

在奥丁死去之后很长时间,洛基都觉得自己真的变成孤儿了。

这一点,即使他反复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三千多岁的人,不叫孤儿,也从不管用。

午夜梦回,他总能梦见那天挪威的那个悬崖,乌云密布,那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握着自己和托尔的手,说:“我的儿子们。”

奥丁到死都认为自己是他的儿子,这让洛基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奥丁亲生的孩子之后,他便想尽一切办法报复这家人,母亲,父亲,还有那个从小就护着自己的哥哥。

可到头来,他只剩下他们了。

原来少年时候的报复是那么的意气用事,原来少年时候的报复不过是源于对他们的珍视,因为爱他们,所以格外在乎...

雷神3

本来看之前还蛮纠结的
因为北欧神话里诸神黄昏是把大刀
所有神的命运都是条单行线,the end of the world
但是还是架不住某基的魅力去了
事实证明太甜了好嘛!
最后锤子那句如果你在我可能会拥抱你
然后洛基说“I'm here 。”
瞬间想哭
所以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入坑
结果现在一头扎进来了

还有奥丁也是逗,你是锤子之神嘛?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要克制不住摸鱼的冲动了
想想工作时间……
要不,我就摸个段子?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拥有了全部,但转瞬又失去了所有。

不,不是这样的。


虽然对白来自加勒比5,但亲情适用于全世界的孩子。

我们觉得我们从未拥有,失去时候才发现我们曾经十分富有。

眠狼:

就算从未有过那样的节日,也还是祝愿你们长大后能够快乐。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眠狼:

“去找你妈妈,告诉她一切都好,山谷里再也不会有枪声了。”

其实,他一直在你身旁……
勇度临死,星爵才知道父爱一直在身边。
罗根和劳拉只有在逃亡中短短数日的父女缘,然后生死永别。
而托尼,在霍华德死后十九年,才知道爸爸是爱他的。 

微博更新地址http://weibo.com/1267224222/F2cYgdQeT?type=comment#_rnd1494255173178

   

目前痴迷于我普砸的captain Jack Sparrow
无心工作
无心码字
妈哒老子要十刷加勒比!

【蔺苏】【花开花落】

万树江边杏,新开一夜风。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


晚春时节的琅琊山上总是热闹得很。

从山脚向上蔓延的樱花带着淡淡的花香向整座琅琊山宣示着自己的主权;而竞相开放的玉兰和杏花也在争夺着地盘,虽然花期短,却胜在数量多,远远地望过去,一片素净的白色中还会隐藏点点紫色,既不单调又不艳丽,很是养眼;桃花数量和颜色都不出彩,只能在用途上多些长处,毕竟酿桃花酒是蔺晨的长处,也是两人难得都喜欢的佳酿。

可是今年两人大概是喝不到这人间美味了。

因为蔺晨从入冬就病倒了,到了初春还被晏大夫勒令禁止出房间。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蔺晨本想着自己素来身强体壮,怎么也能赶着晚春这最后开的几株...

每一年都有某几段时间听到某一个曲子掉进ec坑里

今年是这首last reunion

缘由是b站上的一个剪辑

哭疯了

剪辑视频戳我(转侵删)

不是我做的但我要了授权打算等手头坑完结开始写~


just because someone stumbles,loses their way,doesn't mean they are lost forever


my friend,my love


去看狼三那天男票没陪着我

开场第五分钟开始,我哭到结局

后来电影散场我在出口处抱着男票嚎啕大哭

直到现在才刚刚敢回想


——I'm looking for hope

——I will bring you hope,old friend


不敢想象狼三的时候老万在哪里


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大脑出现了衰退,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这是很久以来我度过的最美好的夜晚,但是我不配,对吧?

【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章二

前情提要:楔子   章一

——————————

梨园毕竟是皇家园林,开放与百姓的地方不足整个梨园的三分之一,真正风景优美的地方还数外人禁入的地界。

领路的那个下人看样子是个管事,眼力不凡,打眼一望便知萧景琰的身份不同寻常,怕是哪个侯府世子甚至皇子王孙,虽说那金瓜子分量不多,但他还是低眉顺眼的当先而行,一路无言。

转过几座殿堂几株不知名的树,管事低头侧身而立,示意萧景琰往前看。

抬头望去,几丈开外有个白衣人负手而立,半挽着一头飘逸的黑发,明月高悬,洒了他一身如水的月色。

“阁下在暗处可看得清楚?”几个呼吸之后那人浅笑出言,“但无论怎么说,都不若出来看方便...

【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章一

从今天开始,尽量隔天更!

前情提要:楔子

————————————

“你真的要住在谢府?”当夜蔺晨翻墙而入,视那谢府的满院子家丁侍卫为无物,“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有飞流在,无妨。”梅长苏连眼皮都没抬,“再说不住在这里,难不成我也去梨园?”

“呦?”蔺晨挑了挑眉毛,“这你都知道了,看来江左盟在收集消息的方面,不逊色于琅琊阁啊!”

“那地方鱼龙混杂,你小心着些。”放下端着药碗的手,梅长苏难得郑重,“若是你就想着玩玩,我劝你还是在被人发现之前抽身而退的好。”

“如何是玩玩?”蔺晨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故作严肃,“梨园是鱼龙混杂,所以那里才是消息集散地,若非要帮你,我何至于跑到那种...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