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小段子

甜的一发完

少儿不良小段子

————————

在奥丁死去之后很长时间,洛基都觉得自己真的变成孤儿了。

这一点,即使他反复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三千多岁的人,不叫孤儿,也从不管用。

午夜梦回,他总能梦见那天挪威的那个悬崖,乌云密布,那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握着自己和托尔的手,说:“我的儿子们。”

奥丁到死都认为自己是他的儿子,这让洛基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奥丁亲生的孩子之后,他便想尽一切办法报复这家人,母亲,父亲,还有那个从小就护着自己的哥哥。

可到头来,他只剩下他们了。

原来少年时候的报复是那么的意气用事,原来少年时候的报复不过是源于对他们的珍视,因为爱他们,所以格外在乎是否被欺骗。

 

呼噜声突然就响起来了,床边的人翻了个身,把他拥入怀里。

洛基侧头看他,那大块头的男人睡着的样子像个孩子,嘟着嘴,哼着鼻子,头无意识地蹭着枕头,独独手臂揽在自己胸前,把自己整个往怀里送。

刚刚涌出来的小伤感瞬间被这个熟睡的家伙打散了,洛基摸了摸他那只受伤的眼,叹了口气。

“怎么醒了?”托尔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想父亲了。”洛基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还有母亲。”

托尔睁开那只眼,伸手去摩挲他瘦削的面颊:“弟弟。”

阿斯加德已毁,如今想祭奠父母,他们也只能遥望银河了。

“我们真的要去地球吗?”洛基埋头在他肩膀上。

“那是父亲临终时最后待过的地方,”托尔轻轻拍着他的背,“你不想去?那我们就换个星球吧。”

洛基心说我的傻哥哥,你大概是忘记了我对地球曾经做过什么了,但他并不想戳破,反而攀上他的肩膀:“听你的。”

托尔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你最近这么听话。”

“嗯?”洛基不明白。

“听话的,让我忍不住抱紧你才能确认是你。”托尔往他耳边吹气,“洛基,我只有你了。”

“还有阿斯加德的人民。”洛基瘪了瘪嘴,“还有海姆达尔。”

他说完在自己内心补充了一句,而我,才是只有你了。

“那不一样,”托尔另一只手往他腰下面滑去,“我的家人,就只有你了。”

洛基眼眶一热,刚要说些什么,随后就脸色一变,赤红一片:“啊啊啊不要摸那里啊喂!”

—fin—

评论(13)
热度(149)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