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迷醉】(4)

给tag里洗洗白

还蔺苏一片纯纯的爱~

本文为【携手偕老】番外试阅最后一章

前文请戳:(1)   (2)   (3)

预售链接请戳:携手偕老and不如人间预售

————————————————————————

蔺晨清了眼前的资料,伸了个懒腰,顺带着抬眼瞅了瞅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踱到饮水机边上接杯温水,路过梅长苏的桌子前顺带手的也拿了他的杯子,心里感叹自己好像上次为了正事熬到这个时辰还是本科毕业的时候,如今一想好像也有那么些年头了,果然自己这几年过得有些太安逸。

“喂,别看了,我送你回家吧!”蔺晨手里的温水放在梅长苏面前,提醒那个依旧畅游在英文资料的人。

梅长苏端起杯子灌了一口,又低头去看文件夹:“你先回去吧,我在看一会。”

蔺晨到底是做过医生的人,对于深夜不睡觉的坏处他了解的十分深刻,遂态度强硬,伸手夺了梅长苏手里的文件夹:“自从作了这个董事长,你可曾有一晚好好睡过一觉?今天不许看了!”

梅长苏眼一花桌子一空,脑子却还在反应刚看到的单词的意思,缓了一会无奈地才说:“好吧!”

他心里却想着回家也可以继续研究,就站起来准备跟着蔺晨出办公室。可他到底高估了自己如今的身体,猛地一站起来顿时眼前一黑就要倒。

“长苏!”蔺晨眼疾手快,一步跨了过来就把人接在了怀里。

怀里那人脸色灰白,眼下乌青一片,蔺晨捏了一下他的脉搏,初步判断只是劳累过度,先是松了一口气,却复又望了回天。

这人这一倒,回哪个家就成了问题,两人早就放了身边的人回家休息,此时真真正正的是两人独处,蔺晨可不记得他家在哪里。

“我是欠你的!”琢磨了一个来回,他是真的放心不下这么个病秧子躺在办公室而自己回家,只得打横抱起人来一路来到了自己的车前,他边走还边嘟囔。

 

 

所以第二天梅长苏睡到黄昏才醒,发现自己躺在个陌生的地方,实在也怨不得他一脸的迷茫。

“你醒了?”蔺晨端着清粥小菜适时进来,“这是我家,昨晚你站起来就晕倒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只能带你一起回来。”

梅长苏对陌生的环境倒是没什么害怕之意,不过是好奇自己受伤之后一向睡眠浅,这一觉竟睡了十三四个小时,实在是不可思议:“多谢你了。”

蔺晨把饭放在他腿上,倒是不甚在意,他开了灯:“谢什么,不过举手之劳!不过你如今这身子可真的经不起折腾,自己还是小心着些吧!”

梅长苏抿着粥,那粘稠香甜的液体顺着口腔划过了食道入了胃里,整个人都是暖的,连带着心里也暖暖的,他脸上挑起了抹真诚的笑容:“知道了,还是要谢谢你!”

蔺晨这时候脸上倒是有些不耐烦了,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摇头晃脑:“我最烦你说这个谢字!你我认识也算有段时间了,总是这么客气可不好!”

梅长苏闷头吃饭不说话,他睡了一天,此时饿坏了。

“哈!”蔺晨就那么坐在一旁看着,却看着看着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梅长苏嘴里塞了块黄瓜,鼓鼓的,像只小仓鼠。他瞪着蔺晨问。

“我以为梅长苏不食人间烟火,是个高冷工作狂一枚,哪知你也会饿也会狼吞虎咽,”蔺晨抚着膝盖抿嘴笑,“这很好,你这个样子啊,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活着!”

“说得好像你很懂我!”梅长苏那碗粥喝见了底,也倒出空来说了一句。

“不懂啊!”蔺晨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我不过是觉得你该学学我,人生在世该是怎么逍遥怎么来,自己给自己背上放那么些东西,累不累?”

梅长苏那时没觉得如何,便是这句话也是一笑而过。他自有他自己放不下的东西,那些家国天下河清海晏是儿时的梦想也是父亲的希望,如今他的父兄他的战友中活下来还能扛得住的也只有他自已一人了,若是守不住这家国天下,待到他日入了黄泉,他觉得自己都没脸见父亲。

蔺晨盯着梅长苏面上变幻莫测的神色,知道自己不过与他认识数月,还谈不上什么至交好友,自己的话他听是听见了,听不听到心里如今看来还尚有争论,就也不多说,只在端了托盘出去之前给他倒了杯温水放在床头,心里想却是:日后我定然有办法扳过来你这毛病。

 

 

两人转脸又投入到了繁复而又累人的工作中去了,日子过得快极了。有蔺晨在一旁帮助,梅长苏逐渐掌握了江左集团的大权,算是真真正正当了江左集团的家,他这才明白为何晏老师和蔺伯伯都强烈建议自己一定要先在廊州站稳脚跟再迈向首都的政治中心。

江左虽然明面上只是个做大做强的跨国公司,旗下各种子公司各自有各自的品牌,不一而足。而实际上江左集团与政界和黑道上都有深厚的来往,两厢情愿各取所需,甚至是那些早就已经超越法律道德底线的买卖,也做。

梅长苏越了解越心惊,看向蔺晨的神色也越来越复杂。

而那人好像什么都没察觉似的,依旧尽心扶持,时而像个朋友一样关怀时而像个兄长一样照顾,让梅长苏好生困惑。

“这就要退缩了?”蔺晨直到梅长苏全部琢磨了个遍,才在另一个办公室的不眠之夜里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想要破解犯罪,就要接近它,甚至成为它。”

梅长苏从文件里抬起了头,只觉面前的这个男人陌生的很,却莫名的又熟悉得很。其实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也不是不愿面对,不过是一个人走上这条道路,心里有种难以名状的孤独。他不知道面前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男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豁达又如此犀利,但在这漫漫长夜里在这冰冷的世界里,他最起码感觉得到,他是关心他的,也是支持他的。

这就足矣。

心里暖了,嘴上也就难得的顺从,梅长苏发现自己盯着蔺晨看了有一会了,连忙低头回答:“知道了。”

蔺晨此时也恰好抬头,依旧觑了觑挂钟,直起身子来说:“今儿差不多了,走,我送你回家。”

梅长苏心里自然是愿意多看一些材料是一些,但也害怕又像那晚一样累得神志不清,遂也点了点头:“好。”

 

 

可到了梅长苏家里两人就傻眼了,谁也没有钥匙傻呆呆的站在偌大而又漆黑的院子前,蔺晨实在没忍住:“你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梅长苏十分尴尬,回过头来说:“呃,我这里雇的是钟点工,早就走了;我也是才想起来,黎纲甄平前些日子被咱俩派去上海竞标,所以······”

蔺晨手一摊很是无奈:“那你平时不带钥匙?”

“呃······”梅长苏看上去很为难,“不带。”

蔺晨翻了个白眼,扯着人回到了车上:“得,今晚住我家吧!”

梅长苏有些脸红:“呃,不用了······”

“你现在身无分文的,不去我家你打算睡大街上?”说完也不等着梅长苏反驳,开车就走,干脆利落。

可到了蔺晨家俩人又傻眼了一回。偌大的别墅也是黑漆漆的,蔺晨一脸心虚说:“我,我也忘了我给他们放假了。”

说完对视一眼,两人都乐开了。

好在蔺晨带了钥匙,这才免了两人幕天席地的遭遇。但进了门本该各找各的房间各自休息的,梅长苏上楼前一个回头却看见蔺晨直奔酒柜,顿时好奇极了:“这么晚了,你还喝酒?”

蔺晨自顾自的倒了杯威士忌,一饮而尽才说:“我不喝酒睡不着觉,你上去吧。”

“少喝些吧!”眼看着蔺晨还要往自己嘴里倒,梅长苏几步过去握住那只薄如蝉翼的杯子,皱着眉头说,“晚上本就没怎么吃饭,这都下半夜了,再喝这么烈的酒,你胃还要不要了?”

说话间蔺晨已经两三杯下肚了,脸上却毫无变化,显然这么喝是由来已久了,他笑着说:“没事,习惯了。”

梅长苏这次却是坚持己见:“不能喝了,给我!”

说完硬是夺过了杯子倒在了一边的冰桶里,他推搡着蔺晨上楼,盯着人躺在床上才作罢,却是没有走的意思。

“本就睡不着,你在这我更睡不着了。”蔺晨老老实实地换好了睡衣,看见梅长苏坐在一边实属无奈,只得实话实说。

梅长苏那时满脑子都是刚才这人赤裸的后背,有些出神,听见蔺晨跟他说话,他这才喉头一缩,轻咳了两声:“睡不着就不睡,什么也不要想,今晚我陪你,就这么呆着,能睡多久睡多久。”

蔺晨无奈闭眼,心里只觉得不该带他回来,过了一会却想想觉得让梅长苏就坐在一旁实在是不妥,遂翻了个身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把脸埋在枕头里:“你也上床睡吧,别坐着了。”

梅长苏此时虽然不困,但躺着总比坐着好,遂依言躺下,心想在那两米的大床上搭个边,大概也不算过分。

两人这么规规矩矩背靠背的躺着本来也无事,但人没有睡意的时候总是辗转反侧的。所以当了两人一同翻身在漆黑的房间里来了个大眼瞪小眼时,气氛顿时就开始微妙了起来。

蔺晨盯着那反射着不知哪里的光线的眼睛,只觉得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再加上喝了些酒,他也没想别的,就凑了过去亲了一下,复又缩了回来,沉声说了句晚安,就闭上了眼。

梅长苏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被偷亲这么个事实,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琢磨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并不反感,相反的还有些期盼。

幸亏当时房间里拉着窗帘未开灯,谁也没看出谁脸红来。

可这想着想着,梅长苏越发的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望着夜里那张有些模糊的侧颜,他支起了身子,神差鬼使的凑到了蔺晨的唇上小啄了一口。

刚要心满意足的躺回去,枕头上的那张脸突然睁开了眼,他把梅长苏往怀里送了送,低沉微哑的声音里带着酒气:“小没良心的,这可是你招我的。”


—tbc—

别打我,这章真心已经爆字数了

再想写就得多1000多字了orz

不过本子里一定是你们从没看过麻雀写过的风格,敬请期待~

然后想说一句,本子的预售可能要延期吧,不会超过5月9号

毕竟最近乱的很

当然,如果乱中有人看

不延期也是有可能的

烦请各位,稍等几日

麻雀拜谢!

评论(28)
热度(75)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