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前尘】【旧年事】

写了这么久的琅琊榜同人,好像第一次写不是蔺苏的文

就是个前尘往事,刷剧的时候看到泪奔而已

弱弱的依旧贴个广告: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

皇宫。

“林燮你给我站住!”

宫墙内外都能听得到的一声怒吼让林家这个大男孩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低头拱手:“晋阳公主殿下。”

“说!是不是你又惹皇祖母生气了?!”公主殿下中气十足,插着腰一手指着林燮,剑眉一挑,英气的很。

“我怎么敢。”林燮一脸为难。

“哼!若是让我查到,看我怎么收拾你!”晋阳公主撂下这么一句略带危险性的话扭头就走,全然不顾周围太监宫女的脸色。

“林大哥,你又闯祸。”谢玉还没有林燮肩膀高,扯着他的袖子埋怨。

 “怕什么,林燮大哥是皇太后最喜欢的孩子,就算是一时生气过后也忘了。”言阙安慰的拍了拍谢玉的肩膀,“不过,林大哥,晋阳公主就比较······”

可林燮这个时候对他俩的话是丁点都没听进去,眼里尽是晋阳头顶的那只蝶钗在阳光下随着主人的步伐而上下翻飞,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飘飘欲仙。

 

 

林府。

“乐瑶,这是言太师的儿子言阙,我总跟你提起的。”林燮冲着院中叫了一声,介绍过府找他的言家弟弟。

正是四月桃花盛放的季节,言阙抬眼望去时,正看见桃花树下一位笑颜如花的少女低头行礼:“见过言公子。”

“林姑娘。”言阙家里是书香门第,知道不该直视女孩子,那很不礼貌,但他忍不住,哪怕是行礼的时候也想抬起眼皮偷偷瞅一眼。

世上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便是画上的九天仙女也没这么好看吧!

 

 

谢府。

“母亲,我今日见到莅阳公主了。”谢玉离加冠的年纪不远了,自己对自己未来的枕边人很有打算。

莅阳公主,就很好。

谢夫人实在的很,虽说谢家世代忠贞,在金陵也算是个不小的名头,可这些年来日渐式微,哪里还有什么声望,没把握的事她不做,遂冷冷的问了一句:“然后呢?”

“我喜欢她。”谢玉不掩心事。

“玉儿,别做梦了。”谢夫人叹了口气,“她不会下嫁给你的。”

“可是,林大哥也与晋阳公主定亲了。”谢玉急着辩白。

“那是林家,我们如何能比?”谢母瞪他一眼,林家世代都是元帅,开国元勋的血脉流传了百多年,个个都是名震四方的将军,自然配得上公主,“你若是真喜欢莅阳公主,与其在这里做梦,不如想个法子让她不得不嫁给你,否则就莫要再提了。”

谢玉垂眸:“儿子知道了。”

 

 

言府。

“乐瑶,等三殿下坐稳了太子之位,我便去求父亲向林家提亲。”言阙不敢看对面的姑娘,低头瞅着鞋尖,“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林乐瑶的笑声像是一串银铃,和着满园的花香,沁人心脾。

言阙猛地抬头:“不愿意?!”

“我可不愿意嫁给一个,不敢看我的人。”乐瑶看着虽然依旧稚嫩却略显韬略的男子,衣袖遮面,偷笑着。

“乐瑶,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朝堂之上都敢直抒己见的言太师之子每每见到林家这姑娘就紧张得跟个什么似的,总是三言两语之间,就说不出话来。

“啊呀,不逗你啦!”乐瑶是将门之女,对这等男女大防没平凡人看得那么重,“你自去提亲就是了,我等着。”

纤纤玉手里丢过来了一个荷包,乐瑶提着裙子跑远。

 

 

谢府。

“莅阳,我会对你好的。”

“你走开。”

“莅阳······”谢玉想要近前再劝。

“别过来!”曾经的烈性女子又回来了,她拿着锋利的匕首抵着自己的脖子,眼角一滴泪划过。“为什么,为什么非娶我不可?!”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谢玉不曾想过,这大婚的夜晚,莅阳公主会是如此决绝,他想抱住这个朝思暮想了几年的女子,又怕那匕首伤了她,进退为难。

“滚!”莅阳公主掀翻了桌上的合卺酒,倒在榻上哭的肝肠寸断:阿霖,我对不起你·······

 

 

皇宫。

“晋阳,你想好,真的要嫁给林大哥?”刚刚登基的皇上有些犹豫。

“想好了,皇兄下旨吧!”晋阳没什么规矩,总觉得三哥就算是登基了也还是三哥,“咱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你不是不知道我们两个青梅竹马互通情意吧!”

“胡说什么呢,女孩子家的,也不害羞。”萧选无奈摇头。

“总之,三哥你就快点下旨吧!”晋阳也干脆不在堂下站着了,跑上龙椅旁拿了玉玺,“快点啊!”

“你就这么想嫁人啊!”萧选无奈,盖了印。

心里却琢磨着,林家如今再加上长公主的势力,不容小觑啊!

 

 

林府。

“林帅,圣旨已下,还是好好给小姐准备一下吧。”高湛宣了旨却没有马上离去,凑近林家老太爷小声说了一句。

老太爷应了句“多谢”,按住了儿子攥紧的拳头。

“你要做什么!”回了内室,老太爷瞪着已是少帅的林燮,“跪下!”

“爹!我要去找皇上!他明知乐瑶与言家弟弟两情相悦!”林燮心疼后院已经哭了一天的妹妹,瞪着眼不跪。

“跪下!”老太爷一拐杖扫了过去,硬生生的把林燮打的跪了下来,“林家世代忠良,你要抗旨不成?!”

“可······”

“没有可是,他是皇上,还能委屈了瑶儿不成?”老太爷打断儿子的话。

“爹,别打哥哥,”乐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在她哥哥身边红着眼眶跪好,“我嫁。”

那晚大雨,林府外,言阙站了一夜。

 

 

元祐五年,冬。

言府。

“难道不是要我帮着誉王去对付靖······”言阙怔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

豫津犹豫着开口猜测:“苏兄来拜访父亲,难道是想让父亲,相帮靖王吗?”

梅长苏不动声色:“侯爷可愿意?”

 

 

“朝局混乱,后宫凶险,人心叵测,陛下偏私。在此情形下,靖王对誉王并没有胜券。我安居府邸,好歹算是一个富贵闲人。你却让我卷入一场并没有胜券的争斗当中。”

“是。”

“当今的皇后是我胞妹,誉王是皇后的养子。你让我帮着靖王去对付誉王,于清理不合。”

“确实如此。”

“不合情理又无胜券可握,先生何以提出如此要求呢?”

“侯爷,”梅长苏身子微倾,眼神坚定,“您可愿意?”

那一瞬间乐瑶和林大哥的音容笑貌在言阙眼前一闪而过,他定定的看着梅长苏,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却唇齿相碰,吐露了两个字:

“愿意。”

—the end—

评论(30)
热度(65)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