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3)

我的锅,一个月没更这篇了吧?orz

所以,当初点梗的宝贝,你还记得你点过的文么 @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偷偷告诉你萌,我更文这么勤快都是因为广告: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那晚蔺晨坚持睡在了外侧,非要将人整个拥在怀里才觉得踏实,梅长苏很无奈。

门外守着的甄平也觉得很无奈。

有蔺少阁主和飞流在,基本上护卫的这种工作不用他来做。

所以堂堂江左盟的第一高手,沦为端茶送水的仆从。

甄平很心累。

 

 

之后的几天一直风平浪静,那晚神女宫对梅长苏的“试探”毫无结果,虽没有损伤却发现如此箭雨依旧伤不了此人,好像就意识到了他确非凡俗之辈,也就按兵不动不知又在琢磨着什么新花样。

宫羽回来汇报了,夤夜而来时正赶上蔺晨两人要吹灯就寝了,黑暗里两人匆匆忙忙披了外袍点了灯,开门时宫羽愣了下,两人这才在低头时看了个清楚。

穿错衣服了。

梅长苏心里琢磨着,我说这衣服怎么那么大。

蔺晨心里却想着,我说这衣服怎么那么厚。

可这个时候了,换回来是太麻烦了,索性就那么坦坦荡荡的邀宫羽进了房间,蔺晨轻笑:“不好意思,夫夫情趣让姑娘见笑了。”

宫羽刚处在一个要坐未坐的姿势,听得蔺晨这么一句话,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轻咳两声,问到正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是,关于神女宫的。”宫羽回过神来,低眉顺眼地回答。

她那日是又回到了自称神女宫的地方,哭得梨花带雨说自己的心上人没要自己,她因爱生恨,想报复他,特来求助。

原没想到这句半真半假的话有何作用,却不想引来了神女宫的宫主。

也就是那之前妇人口中的“主人”。

那女子长得貌美,一身玄色外袍上用红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看上去尊贵非凡也触目惊心。

美极也艳极,但却更骇人。

蔺晨听到这里也“咦”了一声:“这女子好生大胆啊,凤凰不是只有皇后才能用?”

梅长苏点了点头,没说话,示意宫羽继续说下去。

宫羽说,那女子看上去年轻得很,却已经在此山里闭关了近十年,这一次见她,也是之前跟踪她的人回报说她是会武功的。

毕竟天下的女子大多守着那《女经》上的妇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未出阁的姑娘就出来抛头露面已是不多,会武功的就更少了。

那宫主想来是联想到了自己这一身神鬼莫测的功夫上了,故此来见她一见。

倒也没多说什么,不过是告诉她一些“这普天之下的男子皆不可信,唯有女子团结起来才能保护自己”之类的偏激之言。

她说:“你看那名动天下的霓凰郡主,还不是被人遗弃了十几年?傻傻等着那订婚的小子有何好处?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年华。”

宫羽是原话转述的,这话一说完蔺晨就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去看梅长苏。

那素衣白手坐在那里的公子捏白了关节,不动声色:“继续。”

后来的事就水到渠成多了,那女人说看你也不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弱女子,这报仇的事还是要自己做起来才痛快,必要时我可以帮你。

宫羽试探一问:“宫主也曾手刃仇人?”

谁知这句话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后果,那女子神色瞬间就变了,只说了个“未曾”就转身离去了。

 

 

宫羽讲完蔺晨跟梅长苏对视了一眼,大体上确定了这所谓的“宫主”就是当年那子陌的女弟子,至于后来为何两人好好的姻缘出了差错,大概正是本案的关键。

“辛苦你了。”梅长苏站起身来冲着宫羽拱手。

“能为宗主分忧,是宫羽的荣幸,”姑娘福了一礼,“宗主您身子不好,宫羽这就告退了,您若有别的吩咐尽管唤我。”

梅长苏点了点头,示意甄平送人出去。

“对了,之前引我入她们总部的那个妇人后来给了我一瓶东西,说是若我下不了手,便把这瓶里的粉末倒在饭菜里给您吃下,定然报得了这仇。”宫羽走到一半才想起来,从袖袋里摸出了一个朱砂色的小瓶子,送到梅长苏面前。

“做得好。”梅长苏拿那瓶子时,指尖划过宫羽的掌心。

垂眸的姑娘一抖。

梅长苏装作没看见。

 

 

“唉,这么多年了,宫羽还没死心啊!”关起门来两人倒也没急着去睡,蔺晨从梅长苏手里拿过那药瓶在自己指间里把玩,调侃道。

“她应该死心了,”这么一搅,梅长苏也没了睡意,索性坐下来静静地说会话,“但大抵情浓过后总有些遗憾,虽然不再想着,总是有一份心动。”

“就像你跟霓凰一样?”蔺晨挑眉问他。“可别跟我说她只是你妹子,你二人当年婚约定下来的时候我可没听说过你有什么义妹之言。”

“是动心过的,”梅长苏倒也坦然,“但梅岭过后我就死了那条心了,归期未定,我总不能让心爱的姑娘等我一辈子。”

“嘿你这个时候怎么这么有良心?”蔺晨大步走过来,倒也不吃霓凰郡主的醋,就是好奇,“跟你赖在我身边的时候,判若两人啊!”

梅长苏微微一笑:“大抵那个时候只是爱了,而不是爱到了极致。北境回来睁眼见到你时,我才明白,此生若是真有一天会离你而去,也许就是身死那天了。”

“虽然这话不中听,可我怎么就那么喜欢呢?”蔺晨揽着人回了榻上,眉开眼笑,“睡了。”

“蔺少爷,出息呢?”黑暗里,梅长苏轻笑,“一句话就把你收买了。”

“有你就够了,要出息做什么?”蔺晨勾过被子来给人裹个严严实实,理直气壮。

 

 

“对了!”

两人都快睡着时,梅长苏一个激灵,他推了推蔺晨:“阿晨,那瓶毒药。”

“怎么?”蔺晨睡意正浓,含含糊糊的回答了一句。

“你帮我研究一下,我要知道它到底为何能毒害那么多人却无人验的出来。”

“好。”蔺晨这一声答应基本上可以算在梦里了。

梅长苏看着熟睡的枕边人直笑,凑过去在他唇边印了一吻,也老老实实地缩回了他怀里睡了。

—tbc—

那个,说下最近更文的顺序

情人泪【争取在20之前完结

旧年事【展开写一下谢玉莅阳宇文霖,林燮晋阳静妃老阁主,言阙乐瑶萧选,大概不会超过2w字

蔺苏与歌里还有个【缘生意转】

嗯,暂时就这么多!

长篇的坑再说,容我先缓缓orz


评论(6)
热度(6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