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4)

说好了短时间内不开长坑,然而脑洞却嗖嗖的开

整个人都不好了

依旧广告在前: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ps:这两本书与同在预售的【惠风和畅】【旧言拾】【白泽枕梦】【魂梦】合单,如果不介意都是6月底发货的妹子们,可以戳一下客服改运费,可能会省一些钱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事实证明后来蔺晨并没有因为睡意而忘了正事,这让梅长苏很感动。

他捏着那瓶毒药一个人不知道躲在了何处神神秘秘的一天不见人影,傍晚也只是叫了飞流回来带梅长苏去县衙的停尸房里见面。

 

 

“你可知道这里是县衙,就算现在是傍晚外面也依旧会有人走过?”梅长苏袖着手站在门内,望着那个一天不见影子的家伙。

“这里阴气那么重,没人愿意来的,”蔺晨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再说仵作都验过尸了,衙役也没有理由来这里闲逛吧?”

“好,你有理。”梅长苏跟他走了进去,看着那一排排盖着白布的尸体,问,“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来给你看我的新发现。”蔺晨神神秘秘的。

掀开那盖着的白布,梅长苏下意识地拿袖子掩了口鼻,仔细望过去,并未见到异常。

那些尸体正如前些天他见到的仵作报告里一样,他们躺在那里,若不是胸前没有起伏,面色苍白,梅长苏甚至以为他们只是睡着。

“怎么,发现了什么?”梅长苏很是困惑,“你就直接告诉我好了。”

“这些但凡是江湖人士的死者,脖子上都有个很小很小的红点,你注意到了吗?”

那些江湖人士并没有摆放在一起,梅长苏一个个看过去的时候自然也没细心到看那脖子上的红点。

“你怀疑什么?”他问。

蔺晨手里是那本老阁主托飞流带来的书,他指着那毫不起眼的痕迹说:“书上说,这神女宫的宫主最擅长的暗器,可就是飞针杀人啊。”

“可既然已经用过凶器了,为何还要下毒?”梅长苏沉声问,“迷惑官府?”

“现在看来是这样。”蔺晨点了点头,“而且我传书回琅琊阁查过这些人的来历了,大多都是独身一人的武士,看来书里说的没错,这女人就是子陌的徒弟。”

说话间两人也没刻意压低声音,这外面巡逻过来的衙役走到门前顿时感觉心里毛毛的。第一反应竟不是进来探查一番,而是壮着胆子在外面问:“谁,谁在里面?”

蔺晨两人皆是一愣,他们之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讨论案子上,也没有人注意到外面的脚步声。

“飞流呢?”蔺晨用口型问。

“大概是,出去玩了。”梅长苏同样用口型回答。

蔺晨顿感无奈,这小家伙自从金陵回来之后对于梅长苏的安全问题实在是日渐松懈,看来回去定要好好管教一番。可眼前这情形倒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眼珠一转,游戏心起,拉着梅长苏找了一个外面看不到的死角,将声音用内力传得远远的:

“我——在——里——面——”

他这声音掌握的很好,语速又极慢,在太阳已经落山的情况下,再联系这么个停尸房的地点,颇有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梅长苏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遂给了他一肘子:“你这个时候怎么还想着玩!快点出去是正经!”

可能外面的衙役们这个时候听到这么个声音吓得有点傻,一时没顾得上回答,蔺晨扭头对梅长苏小声说:“不把他们吓走,怎么出去?这里只有一个门啊!”

梅长苏正要反驳,外面的衙役又战战兢兢的继续问:“你,你是谁?”

“我——是——鬼——”

“啊······”门外“哗啦”一声响,就听见越传越远的急促脚步响起,伴随着那几声惊飞了燕子的大叫:“有鬼啊,有鬼啊!”

蔺晨满脸黑线,拉着梅长苏赶紧走出来,抱着人忘回奔的时候他还在呢喃:“也太不经吓了。”

要不是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梅长苏定然要讽刺他一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信鬼神?”

 

 

既然有了目标,接下来的案子就好办多了,以琅琊阁雷厉风行的办事手段,梅长苏觉得轻松了许多,可蔺晨却并不乐观。

两人在山里四处逛的时候,他说:“你别太乐观,这子陌已经十几年未曾在江湖里出现过了,就算是琅琊阁也未必能找得到他的人。”

梅长苏自顾自地往山上走,也笑着回答:“这天底下,还有琅琊阁不知道的事找不到的人?”

“那是自然,”蔺晨正色回答,“这天下之大哪里是我等凡俗之辈可以尽观的?再说时下这么个不算太平的年岁,随便找个什么林子藏起来,便是大罗神仙也找不到,遑论琅琊阁了。”

“别那么灰心,好吧?”两人说话之间也爬上了个小坡,梅长苏笑着鼓励,“蔺少爷你可是最狂的人啊,忘记了?”

翻了个白眼,蔺晨抄手站在他身边,懒得回答。

“苏哥哥!有人!”

两人正细细品着美景,飞流不知从何处窜了过来,瞪着大大的眼睛抓住梅长苏的手。

“在哪?”梅长苏一皱眉。

“下面。”

山下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从两人的位置看过去什么都看不见,梅长苏略一思忖道:“阿晨,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就是神女宫抛尸的地方吧?”

“大概差不多。”蔺晨也皱起了眉,心里想着不会倒霉到出个门就碰见凶杀案吧?这也太巧了!

梅长苏立刻说道:“下去看看。”

他扭头要顺着来路下去,被蔺晨一把扯进怀里:“那么走可太慢了,为夫带你跳下去可好?”

“别闹了,人命关天,儿戏不得。”梅长苏要挣脱开。

可已经晚了,蔺晨还没等他说完就抱着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在高高低低的树枝上找了几处落脚点做缓冲,神色轻松又不带着劲风,他把内力和轻功都用到了极致,哪怕飞流此时跟下来也做不到这一点,好在那孩子自小学习的就是忍术,慢慢的下来倒也不引人瞩目。

脚踩在一只较低的树干上,蔺晨依旧揽着梅长苏的肩,扒开树叶,两人向下望去。

却是空无一人。

“飞流,人呢?”蔺晨扭头问刚刚下来的孩子,有些不满。

“在那!”飞流指了指右手边的一处石堆。

依旧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是死人?”梅长苏眉心一跳,突然问。

飞流点头:“嗯!”

那看来又有命案发生了。梅长苏和蔺晨对视一眼,知道两人心有灵犀的想到了一处。

既然没有威胁,三人就不必顾忌行踪了,他们跳了下来打算走近细看。

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梅长苏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了。

那石堆里的不是个新死的尸体,也不是个散发着臭味的正在腐烂的模样,而是挂着几片看不出颜色的布料的一副白骨。

————————————————

广告时间:

【预售】蔺苏 惠风和畅  

【预售】蔺苏 白泽枕梦

【预售】旧言拾

【预售】魂梦

【预售】携手偕老 不如人间

【预售】秣陵小区  

【预售】可盼 


评论(8)
热度(5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