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5)

看完hunger game,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想我可能要缓缓

不过今天收到了指太画的《携手偕老》的终稿

超漂亮!明天放!

so依旧是广告来一发: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ps:今天双更达不成了,我用昨天的匿名小短篇凑吧

等我缓缓看完hunger game之后复杂的心情,我码个评~

————————————————————————

“看来死了有些年了。”蔺晨仔细观察那具白骨,手里的折扇挑起了一丝布条,也不需要多用力就扯断了它与尸体之间的联系。

“男性,大概······”梅长苏也蹲了下来,细细端详,“四十多岁,左腿胫骨碎裂,他应该是受过什么伤。”

“四十多岁?怎么看出来的。”蔺晨挑眉问他。

梅长苏从尸体的指骨上取下来一个扳指,只回答了两个字:“头发。”

蔺晨了然。

“阿晨,这玉不是中原地带所产吧。”梅长苏送到了蔺晨眼前。

“看这成色不是,不过我不擅长这个,”蔺晨对着光线看了看,“我只知道这东西大概价值不菲。”

梅长苏神色飘忽不定,没忍住那句讽刺:“不容易。”

“我能知道这些就不错了,”蔺晨折扇抖了抖要敲梅长苏的脑袋,却停在了半空中,“你又不喜欢玉饰,我也不喜欢,那我了解那么多干什么?”

梅长苏拍了拍手站起来,气定神闲地笑着说:“交给你了,让你家鸽子捎回去问问总可以吧?”

“没问题。”蔺晨手一翻把东西揣进袖子里,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扭头说:“不过长苏啊,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以往的尸体都是这山里随意的角落,一般一两日就有人发现,可眼下咱们面前这位可是躺在这少说有十年了吧?怎么没人发现呢?”

“你怎么知道此人是十余年前死的?”梅长苏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对于这个年限很是意外。

“此人左手处的那个已经有些腐烂了的荷包,你注意看了吗?”蔺晨指了指方向,“虽然已经看不出花纹和底色,但那毛边了的绣线还可以依稀看得出是金线。这一则说明此人身份不低,要么是个富商要么行走江湖不缺钱;二则这金线是前朝女子闺阁中最喜欢的线,彰显身份最合适不过了,阳光下还泛着金光,也漂亮。如今女子多喜欢丝线,那比较柔和又舒适。再加上尸体的腐烂程度,我推测此人应该是十多年前死在这的。”

梅长苏看着蔺晨认真的神色,当真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家伙了,遂笑道:“看来蔺少阁主这一向没少往女孩子的闺阁里去啊!”

“少冤枉我!是当年盟里宫羽给你绣荷包的时候我特意讨教的,好吧?”蔺晨抓住梅长苏的把柄一般,“你还没说你的见解。”

梅长苏指尖点了点他,也没说别的:“此地是个低谷,向上的山势陡峭,且从上面望下去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枝,看不见底,若不是飞流贪玩你我也不会发现。”

“有道理。”

两人这边你来我往的讨论,终究只得出了这些有限的结论。白骨身上也没什么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梅长苏这个时候只希望在那枚扳指上能查出些什么。

 

 

两人出来本是要散散心的,结果还有了些收获,虽然不敢肯定跟这件案子就一定有关系,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蔺晨回了客栈之后干脆也不藏着了,放了那只他家的鸽子之后他又坐那擦拭着他的剑,神色专注。

飞流原来以为自己跟苏哥哥在一起呆不了多久就要被蔺晨哥哥赶回琅琊山,但此时谁都没提这件事,倒是让他很开心。

其实这件事趁飞流出去摘花时梅长苏跟蔺晨讨论过,而可能梅长苏也没想到,这次主张要飞流留下来的竟然是蔺晨。

他说:“我一人难免有所疏漏,飞流在,我安心些。”

毕竟这孩子护卫了梅长苏近十年,鲜少出纰漏。

甄平抱着剑在一边旁听,不敢给什么意见。忍住自己想斜眼看自家宗主相公的冲动,但依旧忍不住腹诽:我是死人?

不过若是他敢问出来,蔺晨一定会回答他:“武功比不上我的,差不多就是个死人。”

好吧,琅琊阁江左盟的护卫们加在一起,也没几个算是活的了。

 

 

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天,宫羽飞鸽传书送来一封信,说神女宫那边知道她下不去手,已经在筹谋怎么针对他们了,万望小心。

蔺晨战场上都不离身的折扇终于交给甄平要他收好,手里的澜沧剑寒光一闪送进了剑鞘:“终于来了。”

梅长苏那时依旧一手执书淡定自奕:“你这么希望我以身犯险?”

“我这是有自信让你没有危险。”蔺晨的声音里是少有的沉着,却是一如既往的笃定。

“我信得过你。”梅长苏抬头笑。

“我也相信我自己。”蔺晨走过来端详那局棋,“残局?”

“嗯。”梅长苏看着这正经不过三秒的人,“如何?”

“你不动还好,你若一动啊,这黑白两子你动了一个,这局势就不一样了。”蔺晨说着在棋盘上捻起一颗白子放回棋篓里,“这才是原版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梅长苏很惊讶,“我记得这棋谱你没看过啊!”

“你心里只有战场杀伐楚河汉界,这运筹帷幄的事情么,还是交给我。”蔺晨一杯茶递到他面前,“别累坏了自己。”

那杯茶上面雾气昭昭,梅长苏闻见了茶香,看见了上下浮沉的茶叶,有些浮躁的心逐渐归于平静。

“好。”他说。

 

 

当天倒是风平浪静,夜里却起了风,蔺晨关窗子之前瞄了一眼天象,回到榻上抱着还没睡的梅长苏说:“明日要下雨了。”

“嗯,”梅长苏在蔺晨怀里闭上眼睛,“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事,”蔺晨掖了掖被角,“睡觉。”

那晚两人睡得都出奇的香。

隔壁的飞流和甄平却很是警觉。

客栈里梅长苏和蔺晨两人房门前的黑影一闪,飞流眼一睁,杀气必现。


评论(9)
热度(68)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