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6)

终于,快写完了~~~~(>_<)~~~~

毕业论文写得我想哭·······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

可飞流遵循着他苏哥哥给他的指示,没有轻易出手,反而只是躺在榻上瞪着眼竖着耳朵听。

此时门外的那道影子一直没有动作,僵直着身体不知在做些什么。甄平翻了个身,半梦半醒之间看见飞流的神色,瞬间就精神了。

他刚要起身拿枕边的那把剑,可飞流却似鬼魅一般一下子越过了一丈远的距离,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身边,按住了他马上要拔剑出鞘的手。

比了个禁声的手势,飞流瞪着甄平。

甄平不傻,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他也就知道为何了,何况他深知飞流不可能害梅长苏。

而这一番动作终究还是带了一串悉悉索索的声音,虽然既短且轻,但门外那人的耳力显然不弱,身形一晃就飘远了。

飞流瞪了甄平一眼就出去追,自然是无功而返。

 

 

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梅长苏正梦见自己在梅岭上跟父帅讲蔺晨的事。

他说:“父帅,我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他叫蔺晨。”

他说:“父帅,蔺晨待我极好,我们两个在一起过得很快乐。”

他说:“父帅,蔺晨事天底下最好的人,我信他。”

他的父帅一身赤焰军的盔甲站在雪里,只是笑,不说话。

甄平在外面急促地敲门,蔺晨轻轻晃了晃梅长苏。

梦里父帅转了身渐行渐远,梅长苏着了急,追过去大喊:“父帅,父帅!”

“长苏,长苏!”蔺晨的声音里带了焦急,他晃梅长苏的肩膀时就使了几分力。

“阿晨······”梅长苏迷茫着睁开了双眼,对上那张满是关怀的脸,瞬间清醒,“我,梦见父帅了。”

“嗯,我知道。”蔺晨抹去了他脸上的水泽,“甄平在敲门。”

他慢悠悠地起身踱到门边,给梅长苏一些整理情绪的时间:“怎么了?”

“宗主!您没事吧!”甄平也是一身中衣提了把剑就冲了进来,身后跟着个鼓着嘴的小飞流。

“没事。”梅长苏披了件外袍,还没来得及从榻上下来,只是淡定地安抚住了飞流,“怎么了?”

“跑了!没抓到!”飞流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脸埋进他苏哥哥怀里。

蔺晨打着哈欠走过来,笑着摇头:“又没让你抓人。”

甄平有些看不明白这一家三口是唱的哪出戏,一头雾水。

“呦,你也能听得见?”蔺晨扭头看见了他愣愣的眼神,特别无赖,“还真是我小瞧你了。”

“少阁主,到底怎么回事啊!”甄平是真急了,可他家宗主却没有告诉他的意思,他只能转而向那个平日里最不着调的少阁主。

“没怎么回事,就是那批杀手来探探路,我在门口放了些手段,明早等着查探就好了。”蔺晨端杯温水到梅长苏身边,这次倒是没气人。

梅长苏摸了摸飞流的头,却也是冲着甄平说话的:“这次的来人显然功夫不弱,大晚上的他们也定然留了后手,本就没想追,也就没告诉你。”

甄平了解了原委倒是心放回了肚子里,却也有些后怕,他叹了口气说:“宗主,不如我把黎纲也叫来吧,少阁主这么不靠谱,我一个人实在是有些应付不过来。”

蔺晨一扇子敲在甄平脑袋上,半点情面也不留:“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啊!”

甄平不敢,却也梗着脖子不低头。

梅长苏看着这俩人笑,之前梦境里的那点伤感早就扔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说:“好啦!别吵了,不必叫黎纲来,我信得过蔺晨。”

这话当年两人一起天南海北云游江湖时梅长苏说过,但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二次。

甄平不敢深劝,拱手告退时,只听见了蔺晨有些正经的问他家宗主:“我就看上去那么不靠谱吗?!”

隔着那扇还未关严实的门,他听见了他家宗主的一声轻笑,一句:“大约,是的。”

可那调子,怎么听都不像是肯定。

 

 

为表示请罪,甄平第二天一大早就自请去追查杀手,蔺晨这次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等你去,菜都凉了!影卫天一亮就出发了。”

那时窗外有些起风了,吹进房间里时甄平就觉得像是股清泉,瞬间浇灭了自己心里的那股无明业火。

而之后这夜里就不消停了,平均每晚都会有个什么人或是在门外站一会儿或是在窗边趴一会儿,却又什么都不做,搞得甄平十分困惑。

可他到底做了十多年的江湖人了,转头想想那些见过的有头有脸的杀手组织的一贯行事风格,顿时有些发毛。但他急匆匆地找到自家宗主的时候,却发现两人好像早就知道了。

“不错嘛!”蔺晨眼里闪着少见的赞许,“这一层也能想得到,有长进!”

梅长苏依旧是那个模样拿着那枚扳指研究:“我就说,甄平可挑大梁,你这次总信了吧?”

“信信信!你说的话我何时不信啊?”蔺晨说着话,递过去了张纸条,“刚送来的,你看看?”

梅长苏抬头时才发现甄平没走,遂咧嘴一笑:“你担心个什么劲!你们家少阁主的功夫,还能有人伤的了我?”

甄平有些急:“宗主,您不能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啊——”

他话还没说完,却看见梅长苏脸色一变,有些不敢再说。

“不会这么巧吧!”梅长苏却是盯着蔺晨问的,“你这消息准不准?”

“准不准的,等黎纲来了就知道了。”蔺晨也难得严肃,“这件案子要是能就这么破了,也算是机缘,你我也用不着大开杀戒了,毕竟都是些可怜人。”

“宗主,到底怎么回事啊!”甄平差点跪下,要哭了。

正赶上飞流出去玩了个遍回来,看见甄大叔一脸纠结的表情,扯了个笑脸:“难看!”

逗得梅长苏两人捧腹大笑,恨得甄平想刎颈自尽。

“黎纲马上就要到了,让他给你解释。”梅长苏笑够了,直起身来可算丢给了他一句话。

“那现在呢?您要出去?”甄平连忙问。

“嗯,去问一件事。”梅长苏抖了抖袖子,垂了眉眼,敛了情绪。


评论(10)
热度(71)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