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梦回还】

锅是kk @Thran 的,她点的梗~

文中用的词,本意不是儿女私情哈,这里乱用一气,锅是我的,请别怪纳兰性德OTZ

and本子的链接送上:【预售】携手偕老 不如人间

———————————————————————

白日空山,夜深清呗,算来别是凄凉。

 

“大师,你说世人可有魂魄?”蔺晨鬓生了白发,站在抚仙湖的一叶扁舟上,侧过头来望着老僧。

“你若信,便有。”大师慈眉善目,却惜字如金。

“可若是有魂魄,他为何从不曾来我梦里?”蔺晨摩挲着手里的那枚玉簪。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秦大师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蔺施主,你该放手了。”

蔺晨也不看那湖上的风光了,跽坐在他对面,仰头感叹:“如何放啊!”

大师没说话,拂了身上的落叶入水中,然后盯着它在泛着涟漪的湖面上渐渐飘远。

蔺晨一个晃神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朝思暮想的人。他在低眉浅笑,他在闭目沉思,他在柔声细语,他在冲自己招手。

微风拂面,秦大师奉了杯茶给蔺晨,那如镜花水月的幻影瞬间消散。

 

 

一道炊烟,三分梦雨,忍看林表斜阳。

 

“长苏啊,你说等你病好了我们去哪?”蔺晨从铜镜里看梅长苏,“抚仙寺里住两个月怎么样?”

“都听你的。”梅长苏闭着眼,薄薄的唇只张开了一下就合上了。

“喂,篦头发就这样舒服?”蔺晨手里给人梳头发的动作不停,却依旧唠唠叨叨,“连话都懒得说了?”

“是你主动的,我也没求你啊!”梅长苏轻笑。

“嘿!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啊!”蔺晨痛心疾首,“救你回来做什么?!你说我救你回来做什么?!”

“救我回来,跟你做你的心上人啊!”

梅长苏脸色依旧苍白,身子没好全时他主动亲吻蔺晨这件事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所以蔺晨有些惊讶有些喜悦,自然没动。

“我说,你就不能,主动点?”梅长苏像是吻一块木头,伸手轻飘飘地锤在蔺晨身上。

那好像是个信号,蔺晨就等着一般捞住那只手,而后毫无征兆地向后一倒:“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如何?”

“就说自己懒就是了!”梅长苏逮到机会就讽刺他。

蔺晨没回答,手里依旧握着那牛角梳把梅长苏的头往自己脸上按,竟也对准了他的唇,瞬间就开始了猛烈地进攻。

梅长苏身子弱,如今病还没好,十分畏冷,可半躺在蔺晨的怀里,两人越挨越近,隔着深秋略有些厚实的衣料他竟也感受到了那跳动有力的心脏,那炙热的胸膛和那温暖如春的怀抱。他冰凉的手不知不觉间就探进了蔺晨的衣襟,那人喉结一缩,大概是觉得有些凉,梅长苏连忙把手拿出来。

“别动······”蔺晨翻了个身支起头,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喜欢。”

“凉。”梅长苏的脸贴在他脖颈上,心知他感觉蔺晨的怀抱越温暖,自己的体温就越凉。突然有些心不在焉,越发的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如阳光般灿烂如白云般自在的人。

“心热,足矣。”蔺晨嘴角的弧度渐渐明显,最后扯了个大大的笑脸,他像是会读心一般说,“若是再说什么般配不般配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走。”

“别!”虽然明知是笑话,梅长苏却下意识地攥紧了他的衣襟。

蔺晨眼里的得意大约是不必掩藏的。

那日外面的秋雨带来了瑟瑟寒意,蔺晨原来打算的用牛角梳给梅长苏篦头发来换几晚安眠算是实打实的落空了。

可方法不对,结果却是对的。

梅长苏难得睡了个好觉。

 

 

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后来蔺晨再次回到梅岭时,也是个深秋。

他独自一人爬到最高点,想找寻当年见过的那株梅树,却只看见了如火的夕阳映照在远处孤零零的红枫上。

到底,是连标记都留不下。

远处忽然走来一老一少:小姑娘扎着双丫髻,蹦蹦跳跳;老头发微散,步履蹒跚。

“祖父,这里为什么没有人啊!”

“这里好多年以前是战场。”

“什么是,战场?”

“就是死了好多人的地方。”

“死了?去哪了?”

“去了不同的地方啊,有人去了天上做神仙,有人去了地府做亡魂,有人魂魄不散,聚集在惦念着他的人心里,随着梦境随着回忆与常人一样老去,一样活在世间。”

“祖父,我不懂······”小丫头摇着老头的手,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突然伤感的祖父。

 

 

山巅的蔺晨依旧摩挲着那枚玉簪,转头下了山。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那晚蔺晨果真梦见了梅长苏。

那人笑着,闹着,与自己共乘一骑。

大漠走马望长河落日,江上泛舟听两岸猿声;撑伞漫步逛烟雨江南,竹杖芒鞋登苍茫高山。

他拉着梅长苏的手,笑着说:“一别经年,我终于等到与你梦中相见。”

梅长苏蹭进了他的怀抱,低声回答:“梦中归人,不过贪恋你的余温。”



梦中人迹渐远,红豆枝又暖。

长苏啊,此生惟愿,与君同眠。


 


评论(25)
热度(7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