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8)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正文快要完结了,感觉突然有些舍不得了

正在预售的本子还没搞定,我觉得我又要出幺蛾子

容我泪奔下~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本子校对进行到了后半段,这几天看电脑看的头昏眼花~

还没有买的妹子抓紧咯~有抽奖哒~!

————————————————————————

此时太阳刚刚落山,整个客栈里却像是没有人了一般寂静,独独院子里多了十几道黑色的身影,显得诡异至极。

蔺晨自然是早就知道这家客栈不简单,但毕竟住在这里能轻而易举探查出住在别的地方查不到的东西,梅长苏也觉得与其浪费人力物力四处瞎转,不如以身犯险一次,一劳永逸。

所以甄平那段时间一直奇怪,明明不是什么大错,街上监视他们几个的人也没损害了他们什么利益限制了他们什么自由,为何偏偏那天晨起少阁主那么生气。

反而是刚到的黎纲告诉他:少阁主生气的不是被人监视,而是被人监视却没有影卫发现,需知影卫可以算得上梅长苏身边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影卫连区区宵小都挡不住,那又如何护卫宗主?

可此时院中的这些黑衣人却是蔺晨吩咐影卫放进来的。

“江左盟宗主可在?我家主人有请。”

为首的一人覆面的黑纱上绣了朵凋零的桃花,不出意料的是个女人。

梅长苏与蔺晨对视一眼,终究是起身走了出去,他在楼梯转角处停了脚步站定,微微拱手:“敢问夫人,你是谁?你家主人又是谁?”

那女子娇俏一笑:“梅宗主执掌天下第一大帮,不会不知道神女宫吧?就算不知道,这多半个月的明察暗访,不也知道了?”

“看来夫人对苏某的行踪了若指掌啊,”梅长苏笑了,“在下若是说一句不愿,大抵是不行的了。”

“梅宗主睿智。”那女子看似称赞,实则在暗示他一个文弱书生,怕是不由得他不走这一趟。

“美人相邀,长苏你好福气啊,”蔺晨摇着柄折扇也踱了下来,“这等美事你不叫我,不够意思啊!”

他身上带着酒气,眼里带着醉意,嘴角的笑意隐藏在折扇后,一副富贵闲人的模样。

“这位公子是?”那女子近前一步,挑眉问道。

“在下一位不相干的朋友,就不劳夫人招待了吧!”梅长苏不动声色地把蔺晨拉到身后,维护的用意自然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

“能得梅宗主青眼相看,显然不是一个‘不相干’就概括得了的,”那女子抱着“天下男子皆为负心人,能杀一个杀一个”的心态说,“既然是梅宗主的友人,不如一起来,如何?”

还没等梅长苏说话,蔺晨就一个转身差点摔倒,还犹自冲着蒙着面的女子一口答应:“好啊好啊!”

 

 

马车里梅长苏闭目养神,却实在忍受不了蔺晨在旁边哼着的小曲,睁开眼在他手心里慢慢写了一句:蔺少爷好演技。

蔺晨那支离破碎的曲子可算是停了,满脸得色,用口型回了两个字:那是!

你可想好了怎么应对?

“放心,飞流和黎纲甄平率领的影卫都在外围,她若敢对你下手,我定不轻饶。”

这话太长,蔺晨顾忌着外面的一行女子,凑到梅长苏耳边声音极小地说。

其实梅长苏心里想的倒不是这个来着,但现在显然不是争辩的时候,他只是犯了个白眼,在蔺晨手心里写下两个字:子陌。

蔺晨这次也没回答他,但那脸上和煦的笑意把他的意思说得十分明白:放心。

 

 

马车行进了山里就不易走了,此时离这些人的总部大概还有些距离,梅长苏自然是可以走,但若是真真走上个两三个时辰的山路,怕是进了总部也就用不着别人动手了。

蔺晨心里嘟囔着大概就是这辈子欠这个人的,却也折扇往腰带里一插,在他前面半蹲下:“喂!上来吧!”

惹得一众女子侧目,他那时的姿势不甚优雅,语气也是极不好,但就是有一种暖意划过众人心间。

“那可就麻烦蔺少爷了。”梅长苏嘴上说着“麻烦”,动作倒也不推不让,往人背上一趴时嘴角还噙着笑意,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人关系非同寻常,熟稔得很。

“蔺公子天生神力?”蒙面女子中的一个出言相问。

“倒也不是,”蔺晨把梅长苏往肩上送了送,边走边回答,“只不过背他次数多了,早已习惯。”

女子脚步顿了顿,总觉得哪里对又觉得哪里不对,愈加迷惑了。

琅琊阁独立于江湖之外,人迹罕至不说,山上奇门遁甲也不少,自成立之初到如今百多年的时间里还未曾有人能摸上去而不被人察觉。蔺晨自十几岁开始下山行走,向来用真名而不报师门,知道他身份的人没几个,所以这些女子也只当他是梅长苏的好友,就这么什么都没查的放了两人进了总部。

为首的女子一开始有些不安,但转念一想,梅长苏的护卫都被扣在山外,就两个文弱公子罢了,能翻起什么大风浪?遂关了山门,就这么一步一步接近了自家主人。

可是,事后证明,一切轻视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宫羽对于之前来过的地方描述得详尽,再加上之前跟踪这些人的影卫陆陆续续地汇报,梅长苏和蔺晨对于这里倒是不觉得陌生,只是好奇以一个女子之力,是如何建成如今这么个庞大的基地的?

“梅宗主,请吧。”几人走到了隧道的尽头,那女子笑着指了指十丈开外的地面,比了个“您先来”的手势。

梅长苏眉毛一挑,顿时是一副被羞辱了的神色:“夫人莫不是说笑了?苏某这么跳下去,还能有那处是完好的?”

“那就不是妾身能考虑的了,”那女子像是早就知道梅长苏有此一问,“神女宫并未给梅宗主准备特殊梯子,还请见谅。”

说是见谅,但那语气神态着实可气,还不等梅长苏再说什么,她便带着身后的人一个挨一个的跳了下去。一时间峭壁上飘落了一朵又一朵玄色之花,当真美丽妖艳。

“早就知道有这么一招,可我怎么就那么想杀人呢?”蔺晨在梅长苏耳边直磨牙。

“她们本就是要杀我的,要是对我礼遇有加,岂不是更奇怪?”梅长苏笑着抄手。

蔺晨没回答,打横抱起梅长苏就往下跳。

那时他就说啊:“敢杀你?问过我蔺晨了没有?”


评论(12)
热度(82)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