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19)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为了不像某个前辈一样倒计时了之后发现爆字数,我还是不倒计时了吧,但确实没几章了,嗯,我争取4万3千字结束

另外如果我要是把这篇再加上几篇番外做个不超过6w字的小方本,有人会喜欢吗?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

蔺晨的功夫一直是熟悉他的朋友心里的一大谜团。

没人知道他武功有多高,也没人见过他用尽全力时的样子,反正他生来就是吊儿郎当,自由散漫。时间一久,很多人自然就养成了个习惯,总觉得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也就是没事拿出来舞个剑什么的耍耍花架子,马马虎虎说得过去。

那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

 

 

峭壁上的洞口与地面有个十几丈远的距离,下面有几株高大的杨柳,那些黑衣女子就是在那树枝上接力消力四处缓冲最终落在地上的。

蔺晨抱紧怀里的人,心里对这些人有了个评价,而后脚尖用力,一跃而下。

可不同于那些女子,他没有丝毫借力的意思,就那么抱着怀里的人直直的落下,像是指望着自己这两双腿能承受得住两人的重力,下面的女子顿感好笑,看来这两个人也用不着自家主人解决了。

这时为首的那女子眼一眯,看出哪里不对了。

寻常人跳了崖,也就眨眼间的功夫就与地面有了亲密接触,这两个人已经在半空中飘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怎的还没落地?

可那半空中的两人这时候却忙着调情,着实没时间管旁人怎么想。

 

 

“蔺少爷吃胖了?今儿带起来的风略大啊!”梅长苏被人禁锢在胸前,也就嘴能动。

“嘿,你怎么不说你胖了!”蔺晨体内真气流转,十几丈的高度不算低,他运轻功时难免有些真气外泄,落在懂行的人眼里自然是知道他的厉害,可在梅长苏嘴里居然成了“带起来的风”,实在是嘲讽,“没良心的,要不是护着你,我哪至于找这么个又不好看又暴露实力的方式下来?!”

梅长苏也不是不知蔺晨辛苦,但两人没事互相损来损去惯了,实在是不贫就浑身不对,刚要继续说点什么,却已经轻飘飘的落了地,那之前的女子瞬间围了上来:“这位公子好高的轻功,想来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汉,怎的遮遮掩掩的不报名号不报师门?”

蔺晨把人放在地上,“刷拉”一下扯开折扇,脸不红气不喘:“在下蔺晨,没有师门。”

那女子还要再说些什么,空荡的山谷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空灵的笑:“琅琊阁的少阁主,自然是没有师门的。”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登时神色恭谨,目光低垂。

 

 

与她们不同,两人抬眼张望时,看见了远处缓步踱过来的那个玄色长衫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子,她看上去上了些年纪,额前那缕发已略显灰白,可五官却是极美的,想来若是多出去走动走动,定然上得了琅琊美人榜。

“夫人就是这神女宫的主人了吧?”蔺晨对于她能猜透自己的身份倒是不惊讶,“看来我在探查你的时候,你也在探查我啊!”

“当年我被人抛弃,为方夫人所救时曾听她提起过江左盟里的旧事,说便是天下间也再找不出一对像你二人一样登对的佳人了,如今看来此话不假,”那女子一挥手摒退了众人,“在下无姓,单字羽。你们查得没错,我就是子陌的徒弟,这神女宫的主人。”

这女人性子直接,倒是出乎两人意料,梅长苏挑了挑眉说:“我以为夫人会绕些弯子,如今看来,倒是省事。”

“绕弯子又有何益?”羽轻声笑了笑,转身带着两人走到一个亭子里坐了下来,“若论舌战群儒运筹帷幄,谁又能胜得过麒麟才子?”

“夫人性格直爽,长苏佩服,”梅长苏诚心道,“既然如此,想必夫人也明白,今日我不是来送死的,你也留我不住。”

“我知道,”羽笑得妩媚,目光流转间看不出蔺晨的深浅自然就明白自己讨不到什么好处,“您二位此来,本就是宫羽姑娘给我下的套,为的不就是见我一面?”

梅长苏袖子一挥扫了眼外围环立而侍的那些女子,神情严肃:“夫人慧眼,既如此,又如何参不透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梅宗主的意思是,他抛弃了我,我难道还要感恩戴德不成?!”羽的声音陡然一冷,本来亭子里和乐的气氛霎时烟消云散。

“夫人又何必曲解长苏的意思呢?”蔺晨坐的没什么章法,实则却比梅长苏靠前了一个膝盖的距离,说话间扇面晃来晃去,也刻意遮住了梅长苏的几处大穴,回护之意明显的很,“这几个月内山里发现了多少男尸,有多少死于你手,夫人不会不了解吧。”

“薄情寡性之人,死有何辜!”羽一掌拍在了几案上,那上好的青花瓷茶杯立时震碎成了几瓣,可见她心中怒气。

“情之一字何等玄妙,夫人如何认定子陌当年就是弃你而去了呢?”梅长苏悠然一声叹,手里的扳指轻飘飘地放在羽的面前,“夫人可还记得这是何物?”

“你从何处得来!”她显然是认出来了的,眼里的情绪半是愤怒半是不屑,那一丝丝的思念被隐藏了起来,一闪而过,最终归于平静,“他的东西我自然熟悉也自然记得,但如今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梅宗主这又是何意?”

“夫人啊,你一辈子未嫁,恨了子陌前辈十多年,可你当真恨对了人吗?”梅长苏毕竟也曾面对千军万马,区区一个女子的气势他还真不放在眼里,遂有此一问。

那时蔺晨坐在他旁边,老老实实做个看客,四处打量着这个山腹里的巨大空间,十分好奇的样子。

可是手却藏在矮桌下面,他在梅长苏膝盖上写道:山顶有异,影卫进来了。

梅长苏目不斜视,开口之时微微点了点头:“夫人,恕长苏直言,子陌前辈并未抛弃您,相反地,他也许到死都是想着您的。”

“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羽冷笑了两声,她心里的恨积蓄了十多年,自然不会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就改变。

“不然您以为长苏手里这扳指,又是从何而来呢?”


评论(18)
热度(91)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