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21)终章

明天还有个短小的尾声吧~

故事就这么快的完结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想刷的可以刷起来咯~! @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宝贝我在说你23333

附送广告: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羽那个时候耳朵里也听不进去什么了,她摸着二十多年前就刻在脑子里的字迹,仿佛心爱的男子仍旧坐在眼前提笔写信,那一颦一笑都栩栩如生,让人嗟叹,让她泪流满面。

“那你可知,他后来的去向?”不知不觉间羽已经完全信了梅长苏的话,她勉强止住了泪意,抬头问。

“子陌前辈就在这山里啊,”梅长苏看她神色也就明白了,所谓情人泪,所谓神女宫,不过是个以为自己被背叛了的女子一气之下的偏激举动,“夫人还记得后来您途径此地跳了崖被方夫人救回来的经历吗?江湖里总是藏不住事的,子陌前辈本就是想放您自由的,却是未曾想过您最终会如此决然的选择了那最不可取的路。

“他大概是自知做了错事,匆忙间赶到却寻你不到,在山外徘徊时想必也是绝望得很,而最终他没了武功一脚踏错,伤了腿走不成,困在个山谷里活活饿死大概也算是还债了。”

梅长苏并非心无善念之人,却残忍地揭开了真相,把这本就绝望的女子推向更加愧疚悲伤的深渊,也实属无奈之举。他深知若是不干净利落地说个明白,羽日后定然还要反复,她如今这势力不小,手上的血债也不少,快刀斩乱麻才可止了这杀伐。

他也是没了办法。许是这些年以战止战的事做得不少,老阁主以为他习惯了才让他们两个来查这案子,但不知为何,梅长苏心里总是有愧的,对当年的景睿谢琦是愧疚的,对如今的子羽也一样愧疚。

那枚扳指依旧孤零零地立在几案上,仿佛见证着这近二十年来山里的风刀霜剑见证了曾经那个温婉善良的女子如何一朝巨变冷厉狠辣杀人如麻。

微风带着枝叶飘落的声音而来,亭子里爆发出了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大哭。梅长苏和蔺晨看着眼前突然崩溃的女子,她一生未嫁,守着自己心里的恨意过了近二十年,却不曾想过自己的恨不过是场误会。

她恨的人,到死都爱着她。

许是眼前的场景太容易让人感叹天道无常,梅长苏的手不自觉的攀上了蔺晨的,而那掌心里传来的温度、指尖的力度也是蔺晨此时的回答。微微转头,梅长苏看见了蔺晨眼里坚定的笑意:

我们,永远不会错过。

 

 

“所以那毒说到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吗?”梅长苏问蔺晨,“子羽后来说,她从方夫人手里拿到了那传闻中的配方,也不过就是个把南楚这边常见的草药提取精炼下罢了。”

蔺晨自袖袋里摸出了那瓶药,放在指尖把玩:“是啊,据说这东西能让人临死之前见到心爱之人,其实我猜大概就是个致幻的效果,不过是药的纯度高了,量再多些就让人在如此美好的幻觉里安然赴了黄泉,大概也不算是个狠毒的杀人方法。”

梅长苏看着那袖珍的瓷瓶:“所以子羽每次杀江湖人士之前都是要去亲自看一眼的,看看那男子是不是子陌······”

“不说这个了,”此时两人正顺着山路往回走,蔺晨深知这话题再进行下去又是一番嗟叹,“你当真要安置这些女子?”

“黎纲已经带着影卫来了,此时再反悔,你不觉得晚了些?”梅长苏挑眉反问,“再说我若是不答应,难不成放任这些本就不易的女子自生自灭?”

蔺晨转了转眼睛,心里衡量不出什么利弊,也不愿考虑那些边境安泰与否,但若是此举能让梅长苏心里舒服些,他倒是愿意麻烦些。想到这蔺晨就又是一叹:“子羽也是决然,到底是江湖儿女啊!”

“如果她逆来顺受一些,如果她不如此爱着子陌,大抵也不会恨得那么入骨,”梅长苏极目远眺都是绿意,想起那女子往自己胸前插匕首的动作时也是震惊了一下,“能被你救回来也是她命大。”

“可她已然要出家了,我觉得,还不如就让她去追子陌,”蔺晨本是不想救人的,奈何他一向对梅长苏没什么办法,“奈何桥边等了她那么久,说不定他已经转世去了个好人家。”

“不会的,会一直等下去的。”梅长苏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知在说谁。

 

 

想起当日的场景两人依旧是神色各异,不知该如何评判。

他二人本是调查案子还死者一个公道的,但看着面前哭得山崩地裂的女子,此时早就忘了到底该拿她如何了。

大概过了有那么多半个时辰,子羽哭得声音渐渐小了,她抬头时已是满眼通红,倒还记得两人将子陌遗物带给她的恩情,遂起身一个大礼跪拜在二人面前:“子羽感念梅宗主与蔺少阁主化解我多年的怨恨。”

梅长苏起身扶人起来,只是说了句:“夫人可想好,这些追随你的女子该如何安置?”

“她们亦是可怜人,就算毒杀情郎或者丈夫的事做得偏激了些,到底是我的指使,”子羽惨然一笑,“过错都是我的,与她们无干,梅宗主若是愿意代为照料,子羽感激不尽。”

蔺晨皱眉上前本是要拒绝的,却来不及阻止没长苏的那句“好”。

“梅宗主大恩,子羽此生无以为报,”玄色衣衫的女子像是放下了心头最大的一桩事,手里匕首的寒光一闪,“只能以此命换天下人心里一个公道了。”

好在蔺晨手里折扇飞过去的及时,那匕首最终落下的位置与心脉差了些距离,若非如此,就算他之后的医术再好,也就不回来那个一心寻死的人。

而后来梅长苏关起门来与子羽说了些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倒是子羽从之前的万念俱灰到后来的决意出家让他有些意外。

其实在梅长苏看来子羽愿意出家是好事,她手里的那些血债总要偿还才能在来日入了黄泉时能堂堂正正地站在子陌面前,说一句对不起,说一句想念。

而想必子陌不会怪她。

 

 

“你到底跟子羽说什么了?”蔺晨回到客栈看着黎纲收拾行李,突然想起来,问了这么一句。

梅长苏却不打算回答这问题,他扭过头来反而问蔺晨:“阿晨,你知道人生在世,最幸福的四件事是什么吗?”

“不知道。”蔺晨很是给面子的表示了无知和捧场。

“有人信你,有人爱你,有人帮你,有人懂你。”

“那这么看来,我现在很幸福。”蔺晨负在身后的手悄悄搭上了梅长苏的,却是目不斜视望着窗外的夕阳。

梅长苏感觉到了那只温暖的手,主动握了过去,也去看那落日,确实嘴角含笑的:“吾亦然。”

—the end—

评论(22)
热度(91)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