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前尘】【旧年事】1

本来就是个有感而发,被姑娘们拉着要展开写

那就写写?

没什么cp感,非要有的话,大概是林燮晋阳静妃老阁主老阁主夫人之间错乱的cp吧?

中间会有言阙乐瑶萧选和谢玉莅阳宇文霖

上帝保佑我别超过3w字orz

【大梁前尘】【旧年事】这篇可以算是大纲?可以算是前言?我也不知道,反正可以连起来看吧

容我再放个广告: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

林燮其实从小顶不愿意进宫待着。那地方虽然富丽堂皇,却死气沉沉,相比较而言他还是更愿意上战场感受那家国天下。

如果非要让他选一个京城里最喜欢的地方,他大概会选择三皇子萧选的府邸。他生在将门长在将门,难得有几个好友,而林府家教甚严,几个十几岁的热血男子只能跑到三皇子这里才能畅所欲言,也算是让他他杀伐铁血里渐渐冷漠的心还有个地方可以柔软。

若不是那年皇上的寿宴上他遂父帅坐的时候见到了个漂亮女子,林燮大概可能随意娶一个父母满意的女子,生迹个跟自己一样命运的孩子。

 

 

“父帅,那是谁啊?”他悄悄瞄着殿上那翩翩起舞像惊鸿一样轻盈的女子,问父亲。

老元帅也极少入宫,后宫的事他更是一问三不知:“不认识,怎么?”

“没事。”林燮要是说自己看上人家了,定然回家跑不了一顿家法,遂三缄其口。

父子俩交头接耳的时候那女子也随着舞曲的终了跪拜了下来:“晋阳恭祝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晋阳你有心了,”老皇帝笑得满脸都是褶子,招了招手冲女子说,“来父皇这里坐。”

后来筵席上吃了些什么,又演奏了些什么曲子林燮是一个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晚那女子一席妃色舞裙在莺莺燕燕的宫女里踮着脚尖转了无数圈,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就不知怎么的转进了自己心里。

 

 

“父帅我进宫啦!”林燮溜出府时冲着堂屋吼了一句。

“进宫干什么!”他父亲一脸莫名其妙,觉得不认识自家儿子了。

“皇太后许久没见我了,昨天三殿下说让我进宫给她老人家请安。”林燮瞎话编的很溜,想来是跟萧选串通好了。

“早去早回。”一提这位喜欢孩子们的长辈,老元帅也没的说,只得嘱咐这么一句。

“是,儿子知道了。”林燮低头应了,转身笑得眉飞色舞,一溜烟地奔进了宫。

 

 

“林大哥,你可真的喜欢晋阳?”萧选倚着园中的一棵老树,问得认真。

“当然!”林燮看着萧选也认真,他也是见到了堪称完美的身影才发现一切都如同命中注定一般再难忘却,“此生非她不娶。”

“林大哥难得认真,三殿下不帮帮他?”言阙原是一直站在旁边不曾说话的,此时帮一句腔也是突然,“人生大事,少有能自己做主的,殿下不也深有体会?”

萧选年前才娶了言家大小姐,也就是言阙的妹妹,可这几个人心里都有数的很,萧选不喜欢她。但圣心独裁,旨意已下,谁也违抗不了。

许是想到了自己,萧选仿佛下定了决心,他嬉皮笑脸般地勾搭着林燮的肩膀:“那我帮了林大哥,到时候你们可要帮我啊!”

他说的“时候”,在场的三人都是懂的,毕竟太子平庸,皇帝老迈,这大位该谁坐,谁想做,谁坐上去会更好,几人心里都明白。

“那是自然,我们三个是结拜的兄弟嘛!”言阙拍了拍萧选,“二哥别担心啦!”

义结金兰这事算是他们三个的秘密,就连平日里的跟屁虫谢玉都不知道,只有三人在时言阙才会叫“大哥”“二哥”,萧选那个时候就在想啊,文有言家三代帝师,武有林家世代大将,他若是还能输给那个平庸无能的大哥和那个一脸凶相的二哥,也是上苍不开眼。

 

 

“喂!你们三个密谋什么呢?”花园里突然冒出来了个清亮的女声,嬉笑着问。

林燮回头时就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晋阳公主。

此时不是寿宴,高贵如公主,晋阳也只是着一身月白色的襦裙,青丝半挽,只有柄水泽木兰的长簪横叉入发,固定了个松松的坠马髻,未施粉黛的脸上是戏谑的笑。

她沿着小径踩着轻快地步伐朝着三人走来,在林燮眼里,这便是这辈子见到的最美好的景色,就连这天下繁花尽揽的御花园都比不上,一瞬间竟有些愣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三哥。”晋阳看见萧选,低头褔了一礼。

“起吧,”萧选跟晋阳的关系谈不上多好,但也不差,加上林燮喜欢,此时自然柔声细语,“你去皇祖母那里了?”

“嗯,”晋阳点了点头,“皇祖母挺想三哥的,刚刚还在念叨你,三哥不去看看吗?”

“这就去了,”萧选点了点头,伸手在已经石化了的林燮腰间用力一戳,面上却笑得如沐春风,“来晋阳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赤焰军少帅林燮林大哥。”

林燮是听到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的,登时有些脸红,连忙低头抱拳:“在下林燮,见过晋阳公主。”

“林大哥别那么客气,”晋阳公主从小虽然长在后宫,却不知怎的养出了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三哥和父皇从前总提起你,说是难得一见的将才呢!”

林燮这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还是萧选善解人意,转而介绍言阙去了。

多年以后林燮上战场时,眼前总是划过那张清浅的笑脸,想到了京城还有个女子等他回家。便是厮杀之时都多了几分小心,多了几分活下去的欲望。

 

 

“皇太后,这就是您总念叨着的林家那孩子。”皇后陪坐在一侧,提醒眯着眼看来人的太后。

“哦,是燮儿吧!快来皇祖母这里坐。”老太太一副慈眉善目,颇是喜悦。

林燮上前行了礼,跪坐在皇太后一侧,转了转眼睛,俯身过去不知道跟老太太说了些什么,皇太后的表情先是震惊,后是无奈一笑,指点着林燮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顽皮啊!”

“皇祖母,您要不救我,回家父亲又要打我了。”林燮一脸装出来的委屈。

“好,皇祖母救你!”这祖孙俩不知在密谋些什么,看的周围一圈围坐的人都是莫名其妙,还是言阙最先回过神来,冲着萧选咬耳朵:“估计林大哥这会正跟皇祖母讨论怎么娶晋阳呢。”

“哪有这么快,”萧选嘴不动,用小小声回他,“就算皇祖母答应了,也得父皇下旨才行。”

“皇上还不是听皇祖母的?”言阙笑着继续说,“我看啊,这事成了十之七八,你只需帮着晋阳公主喜欢上林大哥就好。”

“呦,这最难的事交给我了是吧?”萧选愁眉苦脸。

“你们两个都闭嘴!”跪在前面的二皇子回头瞪了一眼,“庆幸此时父皇不在吧,不然定然罚你们抄《孝经》!”

两人吐吐舌头,不敢再说,只得无聊又无奈的看着前面的一圈人说说笑笑,各怀心思。

 

 

“林燮你给我站住!”

三个月之后晋阳跟林燮已经很熟了,大部分原因归功于最近边境安泰,这位林家的少帅已经有半年没有出征过了,小部分原因归功于萧选有意无意的撮合。

“公主有事吩咐?”林燮对晋阳喊住他的原因心里有数,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着问。

“你跟皇祖母说什么了?!她居然要给你我指婚!”晋阳虽不同于深闺里娇羞的女子,但婚姻大事,她也不是没幻想过。

“怎么,不好吗?”林燮上前两步,挑眉问道。

他此时未着铠甲,只是一身按品阶的长袍,衬得他本就英气的身姿里更多了一份儒雅,相貌堂堂仪表不凡用来形容他,就是眼光高如晋阳,也难以否认这是事实。

“想让我晋阳嫁给你,总要有些过人之处。”晋阳公主倒也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事发突然,她总归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我,凭什么嫁给你?”

“公主要如何才愿意嫁给我?”林燮反问。

“我说得出,你便做得到?”

“做得到。”这句话倒不是林燮托大,爱恋中的男子总是想有个机会证明自己的,林燮自觉自己有些能耐,凡是心爱的女子想要的,就算是月亮他也有办法摘下来。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赤焰军少帅的真才实学。”晋阳从小读了不少兵法,她这辈子是上不了战场了,只求自己未来的夫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林燮笑得胸有成竹,转身走时扔下了四个字:“一言为定。”

 

 

景运二十年,北境狼烟四起,年仅十八岁的赤焰军少帅请旨帅军北上抗击大渝。

晋阳公主是听自己的婢女传回来的消息才得知的,那天大殿寂静,当垂垂老矣的皇帝颤抖着嗓音问:“谁人,可愿帅军抗敌?”

一身紫衣官服的林燮侧步出列,拱手跪拜,以额触地,大声说:“臣愿往!”


评论(15)
热度(50)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