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someone like you】

糖炒玻璃渣,食用请谨慎

and这几天被老师追着屁股后面改论文,已经是第5稿了,泪奔

没时间码字校对,整个人都崩溃了

已下都是存稿orz

————————————————————————

蔺晨这几天总是做梦,梦见一个熟悉到了极点的背影。

那人穿着不知什么朝代的广袖长衫,玉冠束发,在一片昏暗的光线里渐渐走远。

他本能的想叫住那人,却不知为何总是喊不出口。

他想去追,却每次都在快要追上的时候猛地惊醒。

蔺晨觉得,他好像忘了些什么,忘了些很重要的东西。

 

 

“少爷您要去哪?我叫人去备车。”管家一见到蔺晨出了大门就有些紧张,连忙问道。

“不用备车了,我自己走走。”蔺晨满脸疲惫,挥了挥手。

“少爷,”管家从他身后叫住他,“您刚出院,散步时间不可过长。”

蔺晨皱了皱眉:“知道了。”

管家连忙惶恐退下。

 

 

好像一夜之间就变了,蔺晨睁开双眼的时候不记得任何事,他的主治医师说这是车祸损伤了大脑关于记忆的神经导致的,暂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他生活在原先的地方,慢慢回忆。

他从管家和家里仆从的神色里找不出关于从前的点滴,他只能感觉出来,家里的下人都很怕他。

到底三个月前发生了什么事?却是没有人告诉他。任凭他怎么问都被支支吾吾地糊弄,他有些受够了这种生活。

蔺晨那个时候想,不说就不说,我自己找。

 

 

梅长苏的生活从三个月之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那时有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完美的爱人,甚至他们还领养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

但三个月之前的那场车祸夺走了他的一切,他的爱人陷入了昏迷,他的孩子大脑严重损伤,智力再也恢复不到正常人的水平,还有他的双腿。

但梅长苏毕竟是梅长苏,他不曾怨天尤人过。

带着孩子在爱人苏醒之前悄悄走掉了,他留给爱人家里一句话:

他的生命里,还是没有我比较好。也许这一开始的结合就是个错误,上天只是换了个方式让他们分开。

 

 

“长苏啊,快点!要迟到啦!”蔺晨的声音在整栋房子里回响,带着笑意叫着某个人起床。

“再睡一会,五分钟。”梅长苏埋头在被子里呢喃。

“快起来吧,不然董事会上就迟到了,”蔺晨的声音不再穿过客厅直达卧室,而是在梅长苏的耳边响起,“早饭都做好了。”

梅长苏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正对着那张朝夕相处的脸,他笑着搭上蔺晨的肩膀,声音还带着缠绵的倦怠:“抱我。”

“好~”蔺晨轻声笑着说,“看在你昨晚累坏了的份上。”

“阿晨?”

“嗯?”

“以后若是我们老了,你说你还能抱得动我吗?”梅长苏在他的肩膀上呵呵傻笑着,想象着自己口中的“老了”。

“怎么,不相信你老公?”蔺晨拿头蹭梅长苏的脸,故作严肃,“就算老得掉了牙,弯了腰,驼了背,我也依旧能抱得动你。”

“哈哈哈,我知道了,别闹了别闹了······”

“快吃饭······”

“一起吃······”

 

 

梦境中醒来的梅长苏总是泪流满面。

他最近总是能梦见出事故的那天早上,那幸福的早餐和之后的悲剧形成了鲜明对比。让梅长苏本就跳动得不是那么有力的心脏更加难以承受。

“先生,您醒了?”

黎纲是他的贴身秘书,事故后也兼职护工了。他注意到了房间里的动静,走进来问了一句:“要喝些水吗?”

梅长苏摇了摇头,抹去脸上的水泽,一手遮面问:“几点了?”

“快到十点了。”黎纲扶他坐了起来,“您今天不需要去公司,我就没叫您。”

“嗯。”梅长苏闭目给了个回应,而后又疲惫地说,“我想出去走走,你记得下午去接飞流回来。”

黎纲抱起他放到轮椅上,抬头诧异问道:“不用我陪您?”

“我想,自己出去透透气。”梅长苏没看他,自己转着轮椅出了门。

 

 

岁安路,蔺晨转悠到这里总是觉得十分熟悉,沿着人行道他来来回回地走着,试图寻找着自己遗落的记忆。

梅长苏恰好此时也转着轮椅踱到这里。

受伤之后他几乎每日都要到这里转一圈。

还记得那年元旦他在这里接受那个他以为要携手过一辈子的人的表白,他记得他拉起了那人,而后在周围震耳欲聋的新世纪倒数中含着笑意吻了上去。

天边是绚烂的烟花,周围是喧嚣的人群。

两个心灵上的早已靠得近了的人,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往事如烟,物是人非。

 

 

梅长苏是在这里见到蔺晨的,看到他远远地走了过来,依旧是熟悉的步态,依旧是熟悉的双手插在口袋里,依旧是东张西望,依旧是自己挨着的模样。

轮椅此时有些不听他的控制了,他无力躲避,只得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而后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神色平静:“先生,我好想丢了些东西,您能帮我找回来吗?”

他不记得我了。

梅长苏愣了,好像自己内心期盼的事发生了,但他怎么没有那该有的开心感觉呢?他笑了笑,用了毕生的力气说:“先生想找些什么呢?我这个样子,可不像是能对您有帮助的人。”

“我的心啊。”蔺晨的记忆之门瞬间打开,那些回忆如洪水般涌入脑海,他想起了所有的事。

 

 

那时大街小巷都放着那首阿黛尔的《someone like you》,梅长苏看蔺晨的神色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正跟着歌唱到这里,他轻声说:“Nevermind I w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蔺晨在他面前缓慢蹲下,柔声笑道:“I will never find someone like you,and you will never find someone like me。”

 

 

“长苏啊,我们是这世上最适合彼此的一对,再没有人比得上我们了解彼此了啊。”


评论(21)
热度(79)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