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别恐惧】

为了广告,日更小能手又回来了

是甜的,别怕~

携手偕老与不如人间的预售链接请戳我!

————————————————————————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庄子·知北游》

 

阳光明媚之日,蔺晨和梅长苏总是珍惜的。

“长苏啊,该起了。”蔺晨面带暖暖的笑意,伸了手去戳被子里的那个人,“日上三竿啦~~~”

他尾音拖得长长的,被子里的人就也忍不住跟着嘴角上扬。

“若我不起呢?”梅长苏依旧头蒙在被子里,却准确无误地伸出了一只手戳在蔺晨腰间。

蔺晨唯一的软肋就是这腰间的几处怕痒之地,这几十年间可被梅长苏摸得一清二楚,以往见势不妙,他总是求饶的,而今却不知为何捉了梅长苏的手,放在唇边一啄,复又迅速放开。而后闪身站了起来,抄手笑道:“起吧我的梅大宗主,怎么越活越回去了,怕是连飞流都不如了吧!”

梅长苏在被子里实在是有些热,遂掀了开来,眯着眼望向那一袭白衣的人,威胁道:“过来!”

蔺晨岂敢不听命,乖乖地坐在了他身边,神色无奈。

“抱我!”梅长苏眼一闭,手一伸,嘴角抿成了个新月向上挑着,却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梅宗主有所命,在下岂有不从?”蔺晨脸上的笑容也是贱贱的,把那人的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捞,就势勾了他的肩,一发力将人搂在了怀里,“今儿这是怎么了?”

这话问得随意,也是带了笑意的,可梅长苏就是听出了那结尾处的一点颤音和隐藏到了深处的担忧。遂赖在蔺晨身上,打算好好挤兑他一番。

“阿晨啊,我,是不是快死了啊?”

梅长苏这句话问得自然,带着一点不舍一点叹息,又有一丝遗憾并着一丝泪意堪堪停留在最末尾处,听得蔺晨整个人就一僵,随后又迅速放松下来。他轻拍了拍梅长苏的背,顿了一下才畅然笑道:“瞎想什么呢?早说过了,你余毒已清,如今都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了,怎得还如此害怕?”

这话里的意思是这些年来蔺晨翻来覆去讲过的,梅长苏自然也是听得不厌其烦了,遂转了转眼珠,挂在蔺晨肩上的双臂紧了许多,又是一声叹息:“可我昨夜梦见谢玉了,他狰狞着一张脸,说我很快就要去见他了,阿晨,你说,这会不会是暗示?”

“暗示什么?”蔺晨摸了摸他的头,多少年过去了,每到梅长苏噩梦惊醒他总是有这习惯的动作,也不在乎两人多大年纪,也不在乎是否有人非议。他面上严肃,却偏偏故作轻松,“你的命可是我救的,阎王爷若是想来讨,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这话说得十分霸道,梅长苏自然是再开心不过了,遂在蔺晨脸颊上如蜻蜓点水地印了一记吻,笑道:“嗯,我信你。”

蔺晨早知他先前眼里的笑意,但他不介意把安慰的话每日重复一遍,也就随着他去。可话说到了今日,他却生出了些许惧怕,看向梅长苏的神色里就也多了些不曾有过的哀伤。

梅长苏本也是玩笑,看蔺晨这神色倒还真心里“咯噔”一下,也挑眉去问:“怎么了?”

蔺晨从不曾有事瞒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之间的默契也容不得他说些什么谎话,遂苦笑一声,道:“若是,我先去了呢?”

梅长苏愣了一下,不知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两人这几十年风风雨雨地过去了,大吵小吵不断,针尖麦芒不少,但其实骨子里都明白谁也离不开谁,是以虽然吵起来时总是个面红耳赤,吵完了之后却轮流的做小伏低,转眼间就又是腻腻歪歪的恩爱模样。梅长苏从未想过死亡这个问题,更未想过有一天蔺晨会先他而去,遂呆呆地坐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

“时光飞逝,眨眼就已白头,如今你我都老了,可别再说什么不死的戏言了,”蔺晨神色淡然,目光悠悠望向窗外,“总有一日是要去了的,不是吗?”

梅长苏抱着蔺晨的双手一紧,抓得蔺晨也是一皱眉,目光收回放在心爱之人的脸上,有些困惑。

“人生于世,确然有一日是要死的,但若是一味害怕那将来的某一日,又怎会过好当下的日子?”梅长苏松了手,身子向后退了一尺,神情严肃定定的看着蔺晨,而后又展颜一笑,“我多活了这二十多年,于生死之事上早已没了执念。长苏心眼小,如今那些情怀统统都容不下了,如今之所眷恋的,唯你而已。”

窗外是清亮的蝉鸣,微风送进来了几丝草地的清香,此时蔺晨的心也慢慢地定了,复又把人搂在怀里,笑着说:“是我狭隘了。”

也不管是不是青天白日了,梅长苏凑在蔺晨的耳边,声音浅浅的,呼吸也浅浅的,带着说出来的话也是浅浅的,却一笔一划的刻在了蔺晨心里。

 

他说:“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阿晨,别怕,我陪你。


评论(23)
热度(9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