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此恨无穷】

答辩回来实在是心累,还要改论文我也是醉了

那个谁你不懂不要说好伐?

说了就要负责任好伐?

我解谱那么大的字号摆在那里你告诉我没有你484xia?

不好意思我彪悍了·······

预售链接这么萌快戳一下啊

————————————————————————

梅长苏去了之后蔺晨有个十几年不曾去廊州了。

庆林问过,朱砂探过,黎纲甄平劝过,他却全然不理。

独独那晚月色如旧,秦大师圆寂之时他才怅然叹道: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孤寂。

 

 

世人皆叹这逍遥闲散的琅琊阁主玩性太大,虽是多少姑娘的春闺梦中人,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

独独梅长苏知道,他那么个模样不过是个遮掩,怕真上了心,跌份。

彼时两人花间独坐,一壶清茶,一盘棋,一盏花灯,一番情意。

而今再回首去看,再回故地去转,却只有灯如旧,花如旧。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蔺晨记得那日他送梅长苏从廊州启程,避开了萧景睿言豫津那两个公子哥,他在长亭摆了一壶清酒两只酒杯,柳枝却是不曾折过。

梅长苏笑道:“今日许我喝酒了?”

“今日送你入阵,算是破例。”蔺晨伸手斟酒,低声笑。

杯中之物清澈见底,小小的一杯,像是承不下满满的情意,梅长苏端着酒,顿觉伤感,一瞬间竟有些后悔。

蔺晨把手中的杯沿与梅长苏的碰了碰,正色道:“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而后衣袖遮面,一饮而尽,却不亮杯底,袖手笑着。

梅长苏收了神色,低眉浅笑:“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饮尽杯中酒,梅长苏敛了袖口一低头:“再会。”

蔺晨摇着折扇,没回头。

 

 

而后虽然金陵小聚,两人也是个欢喜冤家的情形,却依旧感慨时光匆匆,美好的事物总是把握不住。

蔺晨后来不止一次惋惜,说若早知那人终有一日回了战场,做了三个月林殊而杀了自己,他就日日腻着他,时时抱着他。

可这世上哪有早知道?唯有此恨无穷。

 

 

元祐三十年春,蔺晨终于被黎纲半拖半拽地带去了廊州城,在那人长住的小院前,驻足许久。

那满院子的梅花不知何时改种了桃花,正当花期,盛放的妃色带着清甜的花香沁人心脾,安人心神。

蔺晨不由得痴了,在那一小片桃林里渐行渐远,竟忘了他原是最不乐意回来的。

主屋门前依旧是三十多年前两人离开的样子,蔺晨在廊下缓慢坐了下来,抄手望天:“长苏啊,你想我了?”

仿佛人还在他身边,回答一个带着笑意的“是”。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评论(23)
热度(79)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