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2)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

走到了苏州,就不能不去金陵。

虽然蔺晨是不乐意的。

 

 

“若是你不愿见那些故人,便闭门谢客吧。”苏宅里,梅长苏看着鼓着腮帮子像个孩子一样的那人,摇头妥协。

“诶?可别!”蔺晨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摇头晃脑地冲着花架下的蔺缘生走去,“皇帝见不到你,他恼羞成怒的,再来拆了苏宅!”

梅长苏紧走几步跟了上去:“别那么小心眼。”

黎纲端着笔墨纸砚走到这正听见这句话,也没大没小的调侃:“宗主您还不知道蔺少爷么?在您身上啊,他一向小心眼。”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蔺晨从缘生的头顶横了他一眼,小孩子正好一抖,好好一幅人面桃花相映红多了笔晕开了的墨,没了那哀伤的意境。

黎纲面上一闪而过了些小表情,表示不服,却也低头转身走了,心里腹诽:毒舌怎么就都冲着我来呢?

梅长苏是都见了的,拍了拍委屈的黎纲,而后弯腰去看毁了画的缘生,摸了摸他的头:“画错了吗?”

“是,”小缘生站了起来,怯生生地说:“请先生责罚。”

跟了蔺晨和梅长苏还没多久,这孩子除了飞流在身边的时候会露出些天真的笑,其余时间都是谨言慎行的。

“不过一张画罢了,不必如此在意,”梅长苏拉着缘生站在凳子上看得清楚些,笑着提笔,“不过既然我们缘生喜欢,先生给你改改可好?”

蔺晨抄手站在一旁,不曾插嘴,见到多年未曾提笔作画的梅长苏蘸了墨时才一言不发地扭头走远。

缘生莫名其妙,不知蔺先生又要做些什么。再低头时却被梅长苏手中的画笔吸引了视线。

 

 

画中桃花在微雨中纷纷飘落,枝叶繁茂的树下站了两位一袭白衣的公子,这画在巍峨高大的群山的映衬下,却不显得有多少豪情,反而因公子肩上的落花而平添暖意。

那画上的山峰虽然被缘生突如其来的一笔拦腰而截,却不得不承认原是幅不可多得的好画。

上好的徽墨里又多掺了些无根之水,梅长苏沿着那笔横着的墨上下晕染,渐渐地勾勒出了一抹缭绕在半山腰的云雾,平添缥缈之感。

缘生不禁看得有些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毁了的画还可以如此修复。

忽而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铮然的音符,渐渐地也婉转如叮咚之泉,欢快,安然。

缘生抬眼去寻,只见自家蔺先生正盘腿坐于廊下,膝头上放着一把焦尾古琴,右手勾着琴弦,左手按弦取音。一勾一挑,一复一进,便是个细微低缓,安静悠长。

琴声婉转,蔺晨十指翻飞之间已是高山流水,松风万壑,霁月清风之态尽显,洒脱自在之感尽观。

世人皆道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是这天下一等一的顽劣,却鲜有人有幸聆听过他静心弹奏的一曲,那和平泰然意境可不是不学无术之人能奏得出来的。

 

昔圣人之作琴也,天地万物之声皆在乎其中矣。

 

一曲终了,梅长苏那画也做完了,缘生却不知何时退出了院子,就连平日里到处乱窜的飞流也不见了踪影,偌大的宅子里好似只有他们两人。

蔺晨缓步走了过来,眉眼含笑:“你终于又拿起笔了。”

“你又拨了琴弦了。”梅长苏回答。

“当年的戏言罢了,你还真在意?”蔺晨低头去看画,“其实啊,这曲子在南楚我也不知道给多少人弹过了,不过你没听过罢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是我十三年间的第一幅画?”梅长苏反问。

“若是你画了别的,琅琊阁还买不到?”蔺晨也提了笔,在那幅画上写了两行字,“我就知道我家长苏是个守信的,既然说了大事未完之前不再作画,便定然做得到。”

“可我家蔺晨却不是个守信的,如此说来,我可真是亏。”梅长苏低头看他的题字,一丝笑容勾上了嘴角,“赔我吧!”

“好,陪你。”蔺晨扔了笔,一手拽了人入怀,再弯腰在人腿弯里一使劲,横抱了他往那盛放的桃树下走去,“陪你睡觉,可好?”

“不要脸。”梅长苏被他禁锢在怀里躺下,抬眼便是阳光下斑驳的影子,叶子的清香环绕,他还真的渐渐有些困了。

 

 

“宗主,皇上来了。”黎纲在转角处汇报,低头不敢接两人的眼刀。

“说我没回来。”梅长苏懒懒的在蔺晨怀里翻了个身,戳了戳身旁那个人,“我们,都没回来。”

微风拂面,几步开外的石桌上,那副画翩然舞动,像是有了灵性般地炫耀着自己的模样。

而晃动之间,黎纲也隐约看见了蔺晨的字迹,转身了然一笑,去回绝景琰了。

 

那画上写着啊:

不辩暮色重山,云霞花树相欢。


评论(20)
热度(105)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