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3)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全文大概9-10章,但是预售还有5天结束,所以我大概这几天有时间就会双更,争取在预售结束那天完结这篇

会甜甜的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以及,本文对任何人都木有踩的意思,剧情需要,纯属娱乐,切勿当真

————————————————————————

后来两人确确实实在阳光正好的午后于院子里睡了个舒舒服服,门口便衣而来的皇帝却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宗主,皇上还在门外等着呢,”等两人终于睁了眼,黎纲冒死前来说了这么一句,“您还是请他进来吧。”

“让他进来吧!”蔺晨竟然也表示赞同,“若不让他来看你一眼,他怕是不会安心放你离开金陵。”

梅长苏撇了撇嘴,有些无奈:“他这性子可得改改,从小就是个倔脾气!”

蔺晨伸了个懒腰往后院走,悠悠回了一句:“你也不曾好到哪里去!”

而梅长苏在他身后扔了个什么,便不是他在意的事了。

“宗主,皇上还——”黎纲适时提醒。

“——知道了!”梅长苏没好气地回答,复又望天叹了口气,仿佛有些认命,“请他去正堂等我吧。”

黎纲领命而去,梅长苏仿佛听见了一墙之隔的某个人笑开了花,他嘟囔着“且让你再得意一会”转身去了卧房换身得体的衣服后,才缓步踏入正堂。

 

 

曾经不受宠的皇七子萧景琰如今登上了大宝,却依旧不喜奢华,便衣而来的他轻装简行只着一身玄色袍子,他负手站在门内,面无表情。

“来了?”梅长苏进门也不行礼,也不客气,擦着景琰的身子走到小几边,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早来了。”景琰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可有事?”梅长苏对他板着的脸视而不见,倒了杯茶细细品着,仰头说道,“你站着累不累啊,坐!”

于是大梁皇帝陛下恨恨然地一屁股坐下了:“小殊,你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不过是停留两天,看看京城盛况,并无拜访你的意思,”梅长苏把手缩回袖子里,神色淡淡,“告诉你做什么?”

“北境之战你不辞而别,我,我还以为你······”景琰急切地回话,却说着说着带了哭腔,红了眼眶,他说不下去了,可能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遂扭头望向窗外。

梅长苏心里一暖,叹了口气,这头水牛自小便是这样,倔,耿直,凡事都放在心里却偏偏不善于表达,他往前蹭了蹭,拍拍景琰的肩:“喂,别我一回来你就哭鼻子啊!你这样我以后不敢回来了。”

转过头来的景琰早就是一副平静模样了,仿佛刚刚的潸然泪下只是个错觉,他瞪着梅长苏说:“回来住多久?”

“不知道,”梅长苏看他自己调节好了,倒也不再揪着这事开玩笑,他摇了摇头,神色淡然,“我听阿晨的。”

这句话可就戳了某人的肺管子了,景琰跳了起来,吼道:“你真跟那江湖郎中在一处了?!”

“对,我们在一处了,你待要如何?”蔺晨的声音清清亮亮的,含着笑意,他扯着缘生飞流站在门口,摸了摸矮小的那个,柔声说,“去给你萧伯伯见礼。”

他只字不提这孩子的身份,只是跟飞流一般抱着双臂瞪眼瞅景琰。

景琰果然皱了眉,看着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磕头的小男孩,扭头问自家表弟:“这是······”

“萧伯伯,缘生是父亲捡回来的。”梅长苏还未曾回答,蔺缘生却接口道。

侍立在侧的甄平掉了下巴,坐在一旁的梅长苏挑了眉,站在正中间的萧景琰的眉毛能拧死一只苍蝇,蔺晨勾着飞流的肩,含笑看这一出好戏。

“是,是我捡回来的。”梅长苏冲低眉顺眼的小孩子招了招手,拉过来坐在自己身边,又宠溺地摸了摸头,“我跟蔺晨一块捡回来的。”

眼看着当朝皇帝正当壮年就要被气死,蔺晨这醋意总算是烟消云散了,他抄手踱了进来,道:“您也别气他先斩后奏,我知道您心疼您表弟,我对他这许多年受过的苦也清楚得很,所以,把他交给我,你放心。”

说着话也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景琰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他用审视的目光把蔺晨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又用担忧的眼神盯着梅长苏看了许久,终究叹了一口气,冲着那站没站样坐没坐相的人道:“好吧,小殊信你,这比什么都强。”

挑了抹讥诮的笑,在梅长苏的注视下,蔺晨从鼻腔里给了个“哼”,算是应下了。

 

 

第二日正午,高湛给刚下了朝的皇帝奉上了一柄显然已经用了许久的折扇。

景琰皱了眉,放在手里缓慢展开,那上面并无山水,亦无花草,不过寥寥几字罢了,却让他眉目舒展,甚至唇上也攀了一丝笑意。

那再熟悉不过的人透过内敛规矩的字迹说:

“风光好,何须念长安?”

—tbc—


上图是阿远太太刚写完时晾在家里的扇面

我记得后来场贩有安安和安安爸爸写的字,也是好看的,可惜我当时没有图


憋了一天,还是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好吧我就这性格了,我认了

自从自己开始写文以后我已经有那么段时间不搜tag了,蔺苏都懒得看,别的cp就更不必说了

所以今天知道那件事也是偶然

当初舌尖琅琊的扇子是太太们用心之作,虽然不能说如何精致,但好歹是花了心思去想,花了心思去做的

被人就这么的照搬过去,还是印刷的,说真的,我很不爽

嗯,有人会说“你大爷”这三个字你可以用我也可以用,凭什么说是你的创意

我完全同意,那么这个逻辑下是否所有的抄袭就都不成立了呢?毕竟每个字都是从新华字典来的嘛!

做无料也好,做小料也罢,自己花点心思做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并不难吧?

既然不走心,干嘛又要做呢?

这事吧,尴尬,真的,非常尴尬。

评论(11)
热度(7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