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4)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预售还有最后最后3天哦~

————————————————————————

春去秋来,琅琊山上鸟语花香,转眼又是一年。

藏书楼里有个书架已经被蔺晨和梅长苏的丹青堆满了,那一摞摞的卷轴有新有旧,里面的内容也是千变万化,或是山山水水或是人物肖像,又或是哪里的小鱼小虾哪里一朵盛放的莲花。

缘生每每去藏书楼里寻些什么,总是先去这书架边逛上一圈。也不打开看,只是张开手在那卷轴上抚摸一遍,而后带着一抹神奇的笑容,转头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今日这天气甚好,”蔺晨躺在梅长苏腿上,闭目小憩,“暖而不热,还无风,真难得。”

梅长苏靠在那垫了毯子的扶手里,也是一副难得的懒散模样:“所以蔺少阁主这决定做的好,亭子里的视野也是真好。”

膝盖上的蔺晨睁了眼,笑着得寸进尺:“那长苏想好怎么奖励为夫了吗?”

七月的夕阳洒在两人身上,在他们身后却投射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就如同两人那蜿蜒曲折的漫漫人生路,终究汇到了一起。

“夫君想让长苏如何奖励啊?”梅长苏眼睛里反射着光芒,笑容里都是暖意,嘴角却是个不怀好意的弧度,总让人觉得他憋着什么坏。

“长苏奖励我个健康的体魄吧,”蔺晨从他怀里支起身子,离那张他怎么看也看不够的脸越来越近。他捧着梅长苏的头,像是捧着个易碎品,满眼的心疼,“奖励我,你这余生都健健康康,再不生病,可好?”

梅长苏本来琢磨着,这人定然又是个调笑,到时候见招拆招,怎么也能占个上风。毕竟这种事他这十几年间常做,顺手得很。可没想到蔺晨突然一瞬间深情了起来,那眉眼间是满的要溢出来的情意,让人不忍拒绝。

他凑得更近了些,顶着蔺晨的鼻尖,轻轻摩挲了两下,而后闭上了双眼,嘟了嘴:“我尽量。”

“君子一诺值千金。”蔺晨笑得开怀,一下子把人压在了垫子上,“我信你。”

 

 

“你可知缘生是喜欢作画的?”

两人耳鬓厮磨之时,梅长苏向来是个不懂得情调的,他缩在蔺晨怀里抱着他的腰,脸用力往他颈窝里拱,却说了这么一句。

蔺晨被他不安分的脑袋和不安分的手撩拨的渐渐脸红,在此地却什么都做不得,遂深吸一口气,按耐下心中的迤逦之情,回答道:“琅琊阁里的事,我怎会不知道?”

“你打算教他吗?”梅长苏的头发散在身后,被蔺晨的胳膊压在下面,他也懒得动,闭目缓声问。

“他想学,我自然是教得的,”蔺晨盯着梅长苏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金光的青丝,伸手轻轻揉了揉,“但这孩子早慧得很,怕是想学的不只是作画吧。”

梅长苏睁了眼,五指在人肚皮上轻轻一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你平日里都腻着我,惹得缘生小小年纪便无心其他!”

“这也赖我?!”蔺晨扯着梅长苏的脸颊,声音是气急败坏的,但手上却是舍不得用力的,“我赖着我媳妇还有错啊!”

“好好好,你蔺少阁主什么都是对的!”梅长苏受制于人,从善如流的改了口。

 

 

两人絮着闲话之时,挂在远方的太阳终于缓步走下了山头,远处吉婶含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宗主,少阁主,这酒和小菜摆哪里?”

“放廊下吧!”蔺晨扬声喊道。

梅长苏支起了身子挑了眉:“你让吉婶做饭了?”

“今日七夕啊!”蔺晨胳膊支地撑起上半身,笑着回答,“总要庆祝一番。”

那时新月挂上了庭院里那株老树的枝头,天光渐渐黯淡了下来,星光闪闪,渐渐在浩瀚的夜空闪烁着自己的故事。

蔺晨脸上是这多年未变的一抹温柔笑意,拉着梅长苏回到了主屋的廊下,示意他低头看看吉婶准备的东西:

几碟清淡的小菜在屋内烛光的映照下平添暖意,放眼望去尽是晶莹剔透的亮光,独独一旁的辣花生暗淡低沉,却散发着独一无二的芳香。

都是梅长苏喜欢的菜,就连那壶酒散发着甜甜的糯米气息。

“你这是······”梅长苏看着蔺晨斟了两杯酒,有些犹豫,“其实没必要陪着我喝这没有什么味道的东西。”

“你不喜欢的,我也未见得喜欢。”蔺晨神色淡然,“再说,酒这种东西当然还是两人一起喝才有意思。”

那晚月色如水,两个人喝着甜甜的酒酿,闻着醉人的花香,蔺晨放声吟唱:“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唱到此处却戛然而止,他笑着对梅长苏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为大计而忍耐之时已然过去了,”梅长苏的脸上攀上了一丝醉意,他蹭到了蔺晨指节分明好看的过分的手旁,一把攥住,“我如今,就要与你,朝朝暮暮,怎样?!”

蔺晨把人扯到怀里,打横抱起来时,笑得牙不见眼,一低头,用鼻尖蹭着梅长苏的脸,低声道:“求之不得啊!”


评论(10)
热度(77)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