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5)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4)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预售不算今天还有2天哦~

明天就高考了,感觉过的好快,昨日才刚刚高考完,今天我要大学毕业了

祝所有的高三生,顺顺利利~

————————————————————————

冬日漫漫,梅长苏总是任性的很,明明身子不好,却非要逞能故地重游,拉着蔺晨回梅岭。

蔺晨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的,但他也是清楚得很,就算他再不乐意也拦不住这执拗的人,索性就陪着他任性一回,也方便随时照顾他。

缘生自然是被留在了琅琊阁继续研习百家之长,小孩子记忆力极好,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蔺晨临走之前把阁里所有的钥匙都甩给了他,而后交代了管家一句:“你们小阁主问话,务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带着飞流和梅长苏头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管家站在山门里迎风凌乱,梅长苏戳了戳蔺晨,笑道:“这么快就把事务甩手给下一代,你这个爹当得不合格啊!”

“你也没反对啊!”蔺晨翻了个白眼,扶着他上了马车,“可见你这个父亲也没称职到哪里去。”

山脚下的风没有那么大,但毕竟是寒冬腊月,梅长苏拢了拢身上的斗篷,撇了撇嘴说:“孩子那么小,还是留在家里妥当些,北地苦寒,万一病倒了岂不是罪过?”

这话本没什么不对,但在蔺晨听来就是莫大的讽刺,他抱着双臂瞪眼瞧着那瘦削的人:“呦,您老人家还知道北地苦难呢?”

梅长苏明白自己理亏,只得讪笑这拽了拽绷着脸的那人的袖子:“阿晨诶······”

“干什么?”蔺晨冷着脸面无表情往外面挪了挪,不动声色地扯开了袖子,实则是挡住了外面吹进来的冷风。

“我知道你疼我嘛!”梅长苏也往他身边挪了挪,难得没皮没脸,“阿晨最疼我啦!”

“诶呦你酸倒牙了!”蔺晨装腔作势地抖了抖,把人推回去,“离我远一些!”

两人这边夫夫情趣玩得不亦乐乎,外面驾车的黎纲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不小心却让马儿踏在了冰面上,整个马车顿时向前一个猛冲,车厢里梅长苏一个没坐稳就要栽了出去。

蔺晨“哼”的一声,眼疾手快,往前一扑,伸手一捞,转眼间便整个人把梅长苏抱了个严严实实,他低头问:“摔到了没?疼不疼?”

蔺晨的怀抱是暖的,也是软的,梅长苏一开始手还有些冰冷,趴在他怀里却莫名地暖了起来,他摇了摇头,蹭在蔺晨胸膛上:“没摔到,不疼。”

蔺晨松了口气,按着自己被硌的生疼的腰坐了起来,一声怒吼震得外面的黎纲一抖:“想死是吧?!长苏在里面你还敢走神?!”

“属下该死。”黎纲停了车,“噗通”一声跪在了雪地里。

甄平勒马下来陪着黎纲跪着,心里也是一个辛酸。

过了半晌,梅长苏的声音悠悠传了出来:“算了,冰天雪地的,难免的事,快起来吧。”

两人同时松了口气,这才继续战战兢兢地护送着马车往雪越下越大的那个目的地走去。

车里梅长苏整个被蔺晨坚实的臂膀揽住,连一丝颠簸都感受不到,倒是有些昏昏欲睡了。他扒着蔺晨胸前的衣襟迷迷糊糊地嘟囔:“别生气了,这不是有你么,我不会有事的。”

蔺晨又好气又好笑,低头啄了一下那张本就苍白的唇:“你还真信得过我。”

“不信你,我还能信谁?”梅长苏又往他肩上拱了拱,声音慵懒,却是不假思索的。

那个时候蔺晨便想,这一切,终究是值得的。

 

 

北风呼号,夹杂着大片的雪花扑面而来,曾经那株老梅早已不见了去向,许是被折断了,许是淹没在了这满天飞雪中。

梅长苏执拗地非要亲自上山,湿着一双鞋站在那里良久。

“阿晨啊,你还记得这里吗?”

风雪骤停,他知道蔺晨就站在身后,遂轻声问。

“如何能忘?”蔺晨上前走了两步,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在突如其来的万籁俱静中显得格外突出,“十四年前,与你的初见,便是这里吧!”

“那时候,好像,你眼里的漠然更多一些,”梅长苏回头,伸手攀上蔺晨的脸,细细抚摸着“这眼角细纹也是没有的,这唇上也没那么多好看的笑。”

“那时候,你浑身都是白毛,若不是我爹非得停在这里找人,我定然是不会管的,”蔺晨的手覆在梅长苏之上,低沉好听的嗓音穿越了十几年的时空回到了最初的相见,“我记得那时候你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独独那眼里是亮的,是红的,闪着仇恨。”

“现在你老啦!这里都是褶子,”梅长苏手指微动,摸着蔺晨眼角的痕迹,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眼里也尽是灯火温柔,这笑也多了起来,多了不少尘世烟火之气。”

“你也老啦!白毛尽除之后也是一个貌比潘安,”蔺晨不以为忤,也笑着继续自己的话,“这眼里也没了恨意,整日笑着的时候,最是好看了。”

说着说着,忽而一阵风来,两人的眼眶便都有些湿润了。

 

 

天风浩然,情何来哉?

不过一眼而已。


评论(14)
热度(7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