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6)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4)   (5)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预售明天晚上八点截止啦~

今天看了下高考的作文题,感想略丰富······

孩子们辛苦了啊~~~

————————————————————————

两人在梅岭并没有停留多久,一则是因为风雪实在太大,二则也是因为梅长苏如今的身子越来越差,不适合在如此寒冷的地方久留。

 

 

三个月之后两人站在扬州古城里,梅长苏哄着那脸拉得老长老长的人:“我保证,这次绝不回金陵了,还不行吗?”

蔺晨想拂袖而去却又担心春寒料峭里那个倔强的人总是不会照顾自己,脸上写着大大的“不信”,他抄手站在街角,斜眼看着对面那满脸讨好的人。

“真的,我发誓。”梅长苏不知道自己的一脸诚恳在蔺晨眼里变成了讨打,他又是作揖又是扯袖子的,难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你非得来这里做什么?!”蔺晨折扇敲在手上,声音冷冷的,想听听他怎么编。

“因为,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啊!”梅长苏神思悠远,飘向了蔺晨身后的荠麦青青,“如此美景,自然是要与阿晨一同欣赏的。”

这借口还不赖,嗯,很不赖。

蔺晨心里想着,嘴上就勾了抹无奈的笑,上前两步牵起他的手:“早说不就完了?”

“你那么小心眼的人,我若告诉你了,你还不立马打道回琅琊山?!”梅长苏看这人也哄好了,自己倒是有些委屈了,遂自蔺晨手中抽走了自己的手掌,食指一伸,在他身上一个劲的戳:“你说你是不是小心眼?是不是?!”

“是是是,我小心眼!”蔺晨张开五指,拢住那人不老实的手,一把扯进自己怀里在人耳边低语:“我就是小心眼,你可后悔?”

“悔之晚矣!”梅长苏趴在他肩上,笑着回答,“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凑合着过呗!”

蔺晨放在他腰间的手一紧,就要戳他,梅长苏却连忙改口:“能跟我凑合的下来的,这么多年也只有你一个了。”

蔺晨给他一个“哼”,站直身子,轻咳两声,拉着他往城里走去:“我让黎纲甄平把缘生带来了哦,大概这两天就到了。”

“带他来做什么?”梅长苏挑了眉,心道我说这几日这俩人怎么不见踪迹了。

“你我总是不回家,这孩子能自学些什么,还不如带他这么一路逛回去,也算是长了见识。”蔺晨抬眼示意他看那远处的红霞,“再说,让飞流跟他多培养培养感情不也挺好,你我毕竟不能陪他一辈子。”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洒在两人身上都是暖洋洋的,微风拂面,头顶的桃花树落了几片花瓣在梅长苏肩上,蔺晨伸手拂去时,笑得轻轻浅浅的:“不过我现在的任务是陪着你,其余的,权当作是顺带手。”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人间炊烟里,两个翩翩公子在俗世小城渐行渐远,那影子在地上拉得老长老长,纠纠缠缠。

 

 

那晚两人随意找了个客栈住下,同榻而眠时,梅长苏搂着属于他专属的大暖炉,梦里满满的都是梅花的清香和蔺晨的温度,十几年前那场战争之后他少有的会睡个好觉,梦里总是那火红的战场和面目狰狞的谢玉,四周也是震天的厮杀之声,父帅满脸鲜血,嘶哑着嗓音说道:“小殊,活下去。”

后来大仇得报,他也总是梦见七万赤焰军整整齐齐地站在自己面前,一个个笑颜如花,说着想念。

可今日却是不同的,梦里只有梅花,只有蔺晨,只有他们两个徜徉于花海,笑着,闹着。

他睡得很踏实。

五更时客栈外面传来了些许嘈杂的声音,惊醒了梅长苏,他轻手轻脚地起身,还是决定要把那梦里的场景画下来。

宣纸铺开时,梅长苏凝目低头,却忽然觉得身上一暖,赫然多了一件带着温度的袍子,蔺晨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懒懒散散的:

“不是叫你小心着凉吗?”

“不是,还有你吗?”梅长苏侧过头,手指绕着蔺晨的披着的外袍,仔仔细细的给人系好,笑得眉眼弯弯。

“画什么呢?”蔺晨从他身后探头,看到后却撇了撇嘴,“梅花?”

“别急,没画完呢。”梅长苏卖了个关子,又捏起了笔。

 

 

天光渐亮,蔺晨看着渐渐完成的画,总算露了个笑,转头给自己倒了杯热茶,他嘟囔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梅长苏一笔终了,搁了笔他也转头笑:“小心眼的家伙,你说什什么?”

“说你画的好。”蔺晨笑得真诚,那一瞬间便是朝阳也挡不住他灿烂的心情。

敞开的窗送进来了几丝清晨的凉意,桌案上的墨迹干得更快了,梅长苏看着画上相拥而坐的两个人,复又走到蔺晨身边,勾了唇:“油嘴滑舌!”


评论(32)
热度(6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