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台】【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序

说好的楼台长篇来了~

提问!

你们是想看周更然后一更一万字呢?

还是想看日更,每天一千多字呢?

还是隔天更,每次两千多字?

————————————————————————

1945年8月1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明楼那天没去经济司上班,而是闲适的坐在家里看报纸,阿诚端着水果踱到起居室里,笑着问:“有什么新闻没?”

“你一个搞情报工作的,什么时候新闻从这报纸上得知了?”明楼头也不抬,继续读着经济板块。

“大哥,今天不去上班真的可以吗?”阿诚有些担心,“经济司那边倒还好······”

明楼合上报纸,自顾自地摸了一个苹果削着皮,而后笑得胸有成竹:“放心吧,日本人现在可没心思管我们。”

“我知道东亚局势现在变化多端,战场上日本人也不再是当初有压倒性的优势的时候了,”阿诚身子往前倾,,满脸忧虑,“但,在他们投降之前,总是要做做样子的吧?”

“你静观其变就行了。”明楼勾起一抹神秘的笑,苹果放在嘴里他含混不清的说,“不知道明台在北平如何了,也有些日子没给家里发电报了吧?”

“明明前日才收到电报,一切安好!”阿诚知道再问也无益,只得顺着明楼的话往下说,却是没什么好脸色了,“大哥你现在可是老了,什么事都记不清这可不行啊!”

“嘿你小子!”明楼脸色一变,笑骂他,“找打是不是?!”

“好好好,我不说了!”阿诚连连摆手,吐着舌头往外走,长兄如父,他还是惧怕大哥的,“我约会去了,走了啊!”

明楼摆摆手让他滚蛋,也含笑放松躺在沙发里,闭目思虑的时候他总是有些羡慕的。若是没什么意外,阿诚大概过了年便会结婚,如此他也不算是辜负了大姐临终之前的嘱托。

可是想想自己,想想明台,他总是有说不出来的惆怅。

 

 

锦云是去年牺牲的。

黎叔当年安排明台和锦云去了北平之后为了顾及大局,虽然命令两人依旧以夫妻的关系生活,却是隶属于不同的部门,明台潜伏在军统方面做着三面间谍,而锦云只负责与中央方面的报告和对接。黎叔如此安排,怕的就是哪一天谁有了什么危险另一人会不顾一切的舍命相救。

可怕什么来什么,大概真的是个天意。

1944年的时候,陕北的八路军发展日益壮大,国民党方面有一些将领逐渐注意到了日本人在中国必然呆不长久了,而共产党的势力已经不容小觑。他们计划着在日本人撤出中国之前解决这个大麻烦。

而此时作为军统特工潜伏在北平的明台便是这个时候激流里的一叶十分有用的扁舟。

7月13日,他接到军统密电,要求他除掉刚刚到达北平的共党方面的一位重要领导人。消息传回共方的同时泄了密,明台暴露在即,形势十分危险。

握在手里的那粒立时毙命的毒药几乎就要塞进嘴里,锦云一把拍到了那粒致命的胶囊,从容不迫地开了门,在与前来调查的军统特务周旋时故意露了破绽,引了几人去她工作的诊所里看到了隐藏在柜子里的电台。

那几个特务也是个没脑子,几乎是立时把锦云拖回了据点,而后便是严刑拷打。

明台是第二天才在刑讯室见到了已经面目全非了的锦云。

“明组长,你老婆是共党啊!”审讯的特务像条摇尾巴的狗,满目讨好,“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让她好好尝了尝咱军统刑具的滋味,您满意吗?”

明台把牙都要咬碎了才从嗓子里逼出一个“嗯”。

而锦云在最后也不出意料的什么都没说,被气急败坏的特务枪毙那天,北平下了场暴雨。明台独自一人在外面淋着,张月印不敢去劝,只得眼不见心不烦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那天上下着瓢泼大雨,明台回忆着锦云的美好,和自己这几年对她的亏欠,总觉得心里堵得很。

那时忽然眼前一花,他仿佛看见了明楼的笑,那笑里有暖意,有爱怜:“明台啊,做特工不容易,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大哥······”

明台晕过去之后,只是在呢喃这两个字。

 

 

张月印给明楼发了电报,只是说了锦云牺牲,明台暴病,却是只字不提这人睡梦中的呻吟。因为他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孩子到今年也不过24岁,实在是太可怜了。

明楼接到电报时把阿诚赶了出去,一人独坐在小祠堂里许久,脑子里都是明台从小到大的画面。

头,又开始疼了。

评论(49)
热度(8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