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吸血鬼小段子

嗯,最近迷上了吸血鬼

索性懒得连名字都懒得起了

依旧是大写的ooc

————————————————————————

阳光对于一个只在暗夜里行动的吸血鬼来说,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物。

 

 

“阳光是,致命的?”梅长苏眯着眼睛问。

“你都从哪里看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谬论啊!”蔺晨一手支头侧躺在他身边,玄色鹤氅和素白的绛纱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衬得他整个人时而霁月清风时而邪魅狂癫,“不致命,但却很痛。”

“有多痛?”梅长苏把头往他身上凑了凑,好奇追问。

“阳光的灼烧我是没体会过,不过你若是再靠近我,这喉咙里的灼烧我可就不一定忍得住了。”蔺晨笑着呲牙威胁。

昏黄的烛光中,那尖尖的犬齿似乎是个无声却十分有力的警告。

梅长苏缩了回去,闭眼给了句“睡了”,而后便翻身向另外一侧,再不多话。

蔺晨守着他睡熟才一个翻身顺着窗出了房间,头顶是那一轮圆月,他怕自己在房间里再多待一秒钟,便忍不住想咬他。

 

 

都说心上人的血对于吸血鬼来说是致命的诱惑,蔺晨从前一直是质疑的,毕竟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十分正确的他,从不曾喜欢过自己的猎物。

但这世界上总有种相遇叫一见钟情,总有种感情叫做怦然心动。

黑色的鹤氅挡得住阳光,挡不住心上人的视线。蔺晨那日循着诱人的芳香找到那人时,正是个阳光正好的午后。

“公子便是这些日子照顾我的少阁主吧!”梅长苏遥遥拱手,“多谢了。”

素面公子的一个微笑让蔺晨忘记了他到这里来的目的,也忘记了喉咙里如火般的灼痛,他神差鬼使地点了点头。

 

 

“从一开始你便知道我是假的吧?”

苏宅的夜晚总是寂静的,但蔺晨来了之后总是热闹的。

“老阁主并没有儿子,照料我的一直是仆人,”梅长苏倚在蔺晨身上,闭目揉着太阳穴,手里的竹简随手放在一边,“那日桃花树下,你一席黑衣从山脚奔到我面前也不过一息。我若再以为你是人,也是傻到一定境界了。”

“那你倒是淡定,”蔺晨屏住呼吸,身子略有些僵硬,“知道我是吸血鬼还主动打招呼,你不傻谁傻?”

“我是跑得过你还是打得过你?倒不如从容一回,万一你被我骗住了呢?”梅长苏笑着拍了拍他,“放松些,你这些年都没做的事,今日也不会做。”

“你倒是了解我。”蔺晨笑骂他,深吸了一口气,略显锋利的牙齿凑近了梅长苏的脖颈,眸色渐渐变红,他低声说,“真不怕我咬了你?”

“怕!”梅长苏坦然承认,“但与其害怕被咬,我更害怕被咬了以后失去神志,从此余你后悔一生。”

蔺晨不说话,下一秒飘出去老远。

 

 

“还有什么别的愿望没?”蔺晨问怀里的那个人,皑皑白雪里,也说不出是身为吸血鬼的他更冰凉还是病入膏肓的梅长苏更冷。

“景琰······”

“我不管。”

“飞流······”

“我帮你照顾。”

“霓凰······”

“帮你看着她成亲。”

“你······”梅长苏费力把眼眸对着蔺晨的,“你现在不必克制了。”

“什么?”蔺晨挑眉。

“死在你手上,也算是梅长苏死得其所,不是吗?”怀里的人索性咬破了手指,霎时甜腻而腥咸的气息弥漫在蔺晨鼻端,刺激的他现了吸血鬼的本相。

“梅长苏!”嘶吼声从他喉咙里迸发,他快要控制不住了。

“喝吧,不是你的错。”梅长苏低声呢喃,“救不回我,也不是你的错。”


评论(39)
热度(90)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