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不舍昼夜】上

依旧是吸血鬼au

依旧是大写的ooc

以及,应阿远的建议,我打算写初拥了

对,我都觉得好色情orz······

————————————————————————

若要蔺晨说,比起得到了又失去,从未得到过也许也算得上幸福。

 

 

他不记得被咬的时候是怎样的痛苦了,仿佛被扔在火山里烧成灰烬,在他忍受到极限的下一秒时再被扔进冰窟里体会那彻骨寒冷。

三日后站起来的是个血红着双眼的陌生人。

若要说嫌弃自己,梅长苏可比不上新生吸血鬼蔺晨的万分之一。

那段日子他是怎么过的实在不足为外人道,杀了多少人他也不愿记起,便是千百年之后人前人后再不露痕迹,他依旧不愿提起。

 

 

岁月对于吸血鬼而言是静止的,自他们被印上血族的烙印开始,容颜便不再发生变化了,时光再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痕迹。

但没人比蔺晨更嫌弃永生。

多年前心爱之人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仓皇而逃的事他并没有那么愿意再体会一次,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远离人烟,便是狩猎也在荒山野岭。

他说不出为何那年冬天要出现在梅岭,也许是那震天的厮杀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许是那浓郁的血腥气诱惑得他体内渴望鲜血的本性遮盖了人性。

 

 

“所以,你没咬我,又是怎么救的我?”

黑夜来得寂静无声,梅长苏仰头看着琅琊阁里那棵最大的杨柳以及那树杈上的人。

“也不是咬了,但也不算没咬,”蔺晨一跃而下,“那日你伤得重,我用吸血鬼的毒液抑制住了火寒毒,勉强换你一条命。”

梅长苏迎着微风咧嘴一笑:“万幸啊。”

蔺晨的脚步一顿,没回头:“确然万幸。明日你便该启程去廊州了吧?天涯路远,恕不远送了。”

话音刚落,梅长苏视野内便再没了他的踪迹。抬眼是浩瀚无垠的星海,梅长苏眼角有滴泪划过:“对不起。”

 

 

梅长苏并不厌恶蔺晨,甚至得知了蔺晨的真实身份也不厌恶。

吸血鬼一次不过杀几个人,克制如蔺晨,便是再饥渴也不会大开杀戒。可他的仇人却一次冤杀了七万同袍。

在他的眼里,谢玉和他的同谋才是真真正正的吸血鬼。

但通透聪慧如梅长苏,从昏迷之后醒来的那一瞬间便知道此生再不可能回到过去,便是大仇得报他也就是个寿数难永的病弱书生。

他不想耽误远在天边的霓凰妹妹自然也不愿耽误近在眼前的救命恩人。

有些感情,若是知道最后一定是个悲剧,不如不开始。

 

 

“嘿,小没良心的,可想我?”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年了,蔺晨守约并未出现在廊州,但这仲夏的夜晚总是会出现些让人意外的情况。

“你来干什么?”梅长苏眼里是喜悦,却偏偏做出一副冷漠的语气。

“来看看我的病人如何,”蔺晨的玄色外衣与夜色融为一体,偏偏绣着金线的花纹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威严,却偏偏脸上是那么一副毫不在乎的玩世不恭,“这两年你过得可好?”

“好着呢,”梅长苏再也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招手让他过来坐,“就是想你。”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蔺晨挑了眉,摸着梅长苏的脉搏,却也点头,“嗯,还不错。看来老晏还算是有些本事!”

“蔺晨,你此来,到底所为何事?”梅长苏把手收回了袖子里,眼神添了一抹黯然,“我以为分别的时候我已经把意思说得很明白了。”

“是啊,意思是说的明白,”蔺晨笑了,“但你的心意可从未说明白啊!”

“我的心意,你又如何得知?!”梅长苏起身拂袖而去,“说得你好像读得懂人心似的。”

蔺晨起身拽了梅长苏的袖子,一使力便接住了倒在他怀里的人,而后贴近人耳边低语:“你又怎么知道我读不懂人心呢?”

知卿心,吾必珍惜。

 

 

“蔺晨······”

当梅长苏从梦里醒来时依旧呢喃着这两个字,整这一双泪眼盯着房梁怅然若失。他心里一半觉得还好是个只是个梦,我不必在喜欢的人和伤害喜欢的人之间做抉择;另一半觉得真可惜是个梦,梦里花好月圆人长久,是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奢求不来的美满。

“这么想我?梦里都叫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梅长苏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没有那个熟悉的影子时他松了口气,大概是太过想念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缓慢躺了回去,梅长苏闭了闭干涩的眼睛,从心底里泛起一丝苦涩。

“长苏啊,你说,你是不是有些别扭?”一阵微风袭来,一个悬停在梅长苏头上的声音悠然响起,好听极了。

梅长苏不敢睁眼,生怕这依旧是个梦。

脸上微凉,他感觉到有只手缓慢划过自己的面庞,那声音带着熟悉的药香在他耳廓叹息:“两年未见啊,你不想我?”

猛地睁眼,梅长苏见到了一双血红的双眸和那眸子里的思念,他心跳蓦地漏了一拍,而后呼吸便有些急促,麒麟之才难得有紧张的时候,他把被子拉到下巴,声音里竟然有了一丝可怜兮兮:“想。”

“想我不给我写信?”蔺晨佯怒,“唰”地起身,缩在床脚抱着双臂。

梅长苏不知是自己的刻意疏远得罪了眼前孩子般赌气的人,还是自己的气息刺激的这个显然已经许久没有狩猎的吸血鬼有那一瞬间克制不住对鲜血的渴望,他慢慢蹭过去,打算放纵一次:“我,不敢。”

“写封信,我也不能吃了你!”蔺晨屏住呼吸,微闭目,再睁眼时眸色已是平日里的黑亮,他叹了口气,“虽然我知道你也算是为我考虑,但咱们能不能不要在感情这种事上替别人做主?”

“比如呢?”梅长苏披散着的发散在胸前,眼里映着昏暗的烛火,笑容也多了些暖意。

“比如你我,”不显露吸血鬼的模样时,蔺晨还是那个风雅士子,“我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也算听到了我愿意听到的东西。”

回想梦里的那丝迤逦,梅长苏有些窘迫,却旋即多了些伤感,他靠在那朝思暮想的怀抱里,深吸一口气,“就算今生与你相伴,但我死去之后你还有大把的年华可以挥霍,难不成你想活在得到了又失去的痛苦里?”

“生有求不得,死有爱别离,”蔺晨凑近了他的唇,满脸笑意,“都是苦,你若是我,怎么选?”

这仿佛是个旷世难题,梅长苏给不出答案。

 

 

“要我说啊,你先从了我,这个问题,留给时间回答。”

“蔺晨——唔——”


评论(36)
热度(112)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