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不舍昼夜】下

前情提要:【不舍昼夜】上   

明儿应该还有章尾声

对于崩人设和长篇大段的动作心理描写我也是第一次尝试

以及,不知道这么写初拥对不对,但,我尽可能的贴合了

相信我~~~~(>_<)~~~~

————————————————————————

如果你的爱人就快死了,而你手头上只有一个拥有万分之一希望的办法能救活他。

你会选择救他,还是放弃?

 

 

“我不能,对不起。”四月里的琅琊山依旧不算和暖,蔺晨拥着奄奄一息的病人坐在温泉里,满眼心疼:“我不能让你冒着失去神志的危险成全我的余生,那太自私。”

梅长苏靠在他怀里,他惨然一笑:“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我会失去神智呢?”

“因为这世上留存下来的吸血鬼里,没有失去人类本心的寥寥无几,”蔺晨的视线飘向远方,像是看见了什么吸引人的东西,“活了这近千年,我也只见过一两个罢了。”

“但你不能否认他们都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转变的,而我不同,”梅长苏说着说着便咳嗽了起来,气息越来越羸弱,“我准备好了。”

“长苏·······”蔺晨满眼痛苦。

“咬我吧,”梅长苏用力露出脖颈,闭上了双眼,“若是我失去了神志,就杀了我;若我没有失去神志,我们便还在一起。”

“长苏······”蔺晨依旧犹豫。

“咬我吧,”梅长苏干脆咬破嘴唇,用鲜血刺激蔺晨的本性,“死在你手里,吾亦不悔。”

 

 

风声大作,蔺晨终究是忍不住自己内心对于鲜血的渴望,牙齿变得越来越锋利,他缓慢低头的时候眼角有滴晶莹剔透的东西滑落。

“对不起······”

那声呢喃不知从谁的口里传出,也不知到底该是谁对不起谁。

 

 

对于撕裂皮肤来说,吸血鬼的牙齿锋利的过分。

何况一个是久病之人一个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

而对于梅长苏体内鲜血的渴望,蔺晨这十三多年间从未停止过,与他在一起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对于蔺晨都是折磨。

早有古籍记载:对于吸血鬼而言,命中注定的恋人若是个人类,那这个人类的鲜血散发出来的芳香对于这个吸血鬼必然是致命的诱惑。而这世间少有吸血鬼能抵挡得住。

是以蔺晨瞬间红了眸子,对准了那芳香散发的最强烈的地方一口咬下。

鲜血划过喉咙时蔺晨感觉那如火一般灼烧的疼痛被一眼清泉熄灭了。美味,甜蜜,如梦般不真实,只想索取更多。这便是蔺晨所有的感觉了。

几滴没来得及被蔺晨吸入口中的血滴落在池子里,将原本并无颜色的水染得粉红,甚至愈加鲜红了起来。

 

 

梅长苏此时本该毫无感觉了。

但为什么这么痛呢?这便是死亡了吗?

好像不是。

从耳后传来的痛向根本不听使唤的四肢蔓延,渐渐开始有了灼烧感。虽然有了心理准备,甚至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他也曾磨着蔺晨讲过转变的过程。但显然耳闻不如亲身的体验。

这不好,很不好。

停下来了吗?快停下来吧!我要受不了了。

意识渐渐消散,他眼前逐渐黑下去的时候看见了自己原本因为痛苦而紧紧抓在泉水边缘的岩石的手终于掉在了水里,而蔺晨的脸依旧狰狞可怕。

能死在他怀里,也不错。

 

 

从梅长苏的脖颈上抬起头花掉了蔺晨有生以来所有的毅力,所以他索性屏住了呼吸与梅长苏一起浸没在水里。

吸血鬼不需要呼吸。即使是正在转变的吸血鬼也不需要。

与之相反,沉浸在温水里有利于他们保持平静。蔺晨发现这一点也没有多久。

水面里还飘着些温补而平和的药材,那颜色在浅红色的水里显得十分违和。但已经没有人在意是否需要让它们消失了。

蔺晨庆幸自己进院子里时吩咐过了不要打扰。

梅长苏一直都没有反应,紧闭的双目和苍白的面庞还有那沉寂的心脏让蔺晨有些担忧。

只有死人才没有心跳。

他不禁有些怀疑是否吸了梅长苏太多的血,又怀疑是否是自己的毒液释放的不够多。

水中梅长苏的模样依旧俊朗,像是睡着了一般,青丝向上飘着,随着蔺晨的每一次动作和水的涟漪而慢慢拂动。

蔺晨捧着那张苍白的面庞,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齿尖微微露出,蔺晨咬向了梅长苏的另一侧脖颈,却随即远离,而后沿着左臂缓慢向下移动,在那具躯体的每一寸都印上自己的痕迹和自己的毒液。

而最后是他从来都克制着不长时间接触的唇。

如刀划过般锋利而薄薄的唇是他所一直珍视而宝贵着的事物,克制如他,便是情到浓处时也从未深入探索过。但今日不同了,他贴紧那双唇,索取着每一寸他想要的触感和温度,而后獠牙微现,将自己的嘴唇与梅长苏的一起咬破。

就着这温热而越来越鲜红的泉水一起喂给梅长苏时他想,也许有用吧。

 

 

转变的过程并不美妙。

梅长苏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有感觉。灼烧的疼痛中仿佛有人抱着他漂浮在云端,周围暖洋洋的,像是缓解了不少痛苦。

诚然那痛苦在忍耐了些许时间之后也变得不那么不可忍耐了,他意识未散,打算咬牙挺过这一关。可不曾想从脖子开始了新一轮的疼痛,让他开始觉得这便是世界末日了一般。

他嘶吼着,挣扎着,蜷缩着,痉挛着,却仅仅限于他的意识。他知道此时四肢的控制权早就不属于自己了,但如此痛苦他依旧希望可以有所表示。

哪怕是动动眼皮也好。他想。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忽而唇上一重,爱人的亲吻让他瞬间陷入了伴随着痛苦的幸福中。这种感觉实在是微妙的很,一方面丝毫没有反应的身体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而另一方面他正在用双唇和心灵去感受爱人的抚摸和亲吻。

梅长苏觉得很难形容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突然唇上一痛,他尝到了腥甜的液体,饶是那液体被泉水瞬间冲散稀释,他也感受到了黏腻。

人血。

但又不只是人血。那疯狂涌入自己体内的欲望和喉咙的灼痛提醒他,那是心爱之人的血。

梅长苏突然找回了些许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睡觉对于吸血鬼来说向来没有人类那么重要,特别是在水里的时候。

但此时蔺晨必须承认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得想要长睡不醒。

亲吻着梅长苏也不能缓解他的疲惫这件事来说本身有点不可思议,但蔺晨的脑子如今不怎么转得过来,否则他会感受到怀里的人正在拼命索取他唇中的血。

他的血。

许是伤口愈合的太快了,就在蔺晨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梅长苏主动咬了蔺晨,开始换做是他疯狂地索取鲜血。

蔺晨欣喜若狂。

但唇中的血显然不够。梅长苏的心脏开始了剧烈的跳动,他从蔺晨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双眼已经睁开了,带着血红色的杀戮气息猛地咬向了蔺晨的脖颈,开始一寸寸一滴滴吸走自己爱人的生机。

若是他还有些神志,他定然会后悔。

但他没有。

 

 

大梁元祐年间的那场战争夺走了辅佐太子的麒麟才子,也让享誉江湖几百年之久的琅琊阁日渐没落。

山上的仆人说最后一次见到两人是战争结束的第二年春天,之后便再寻不见了。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阁主带着梅公子出去云游了,还好生羡慕。日子久了却从没有过消息传回来,渐渐地大家有些慌乱,开始漫天下寻找。

特别是后来登基的大梁新帝。

甚至有告示说若有消息,赏金万两。

却依旧没什么结果。

再后来便是风轻云淡,这件江湖奇事也渐渐地被人遗忘在脑后,成为民间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渐渐离奇了起来。

 

 

只是淡月珑明,总会有人期盼这对璧人最终有个花好月圆的结果。

绿水悠悠,白云杳杳,总是浮生长年少。


评论(33)
热度(9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