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不舍昼夜】尾声

前情提要:【不舍昼夜】上      

———————————————————————

“先生,您夫人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呀?”村子里的孩子们瞪着一双明亮而洁净的眼问梅长苏。

“先生也不清楚。”梅长苏摸了摸小孩子的头,笑着回答,“不过我想应该快了。”

那时远处的梧桐树因风摇曳,在夕阳下投射出晃动不停的、长长的影子,衬得他整个人都萧瑟了起来。

 

 

村外山里的一处简陋院子,梅长苏缓步踏入其中。

蔺晨依旧像他出门前一样好模好样的躺在榻上,就像这二百年间里梅长苏的每一次外出时所安置的那样中规中矩的安睡着。

然而梅长苏更喜欢那个视规矩于无物、飞扬洒脱的蔺晨,那时的他那么鲜活,那么的生动。

摸了摸那双冰凉的手,梅长苏在他旁边缓慢坐下来,为他掖了掖本就十分妥帖的被角,而后开始碎碎念地说着村子里的琐事:

“二胖比我们刚来的时候开朗多了,也越来越愿意读书了,前些日子还吵着要我再多教他一些字,这样就能看他喜欢的书了······”

“陈嫂还是那么热情,她总是想来看看你,可能她也好奇,为什么你从不露面,要是当年我没学会你琅琊山上的奇门遁甲,怕是早就挡不住她们见到你真实面孔喽·······”

“一转眼我们在这里也呆了十年了,刘大哥开始奇怪我怎么一点也不显老,看来离开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真可惜,我还挺喜欢村子里的人呢······”

“你什么时候醒呢?独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世界的冷眼和世事变迁,身边的人一个个相继死去,我真的,太累了······”

说着说着梅长苏鼻子一酸,眼眶一红,马上背过脸去,手里山楂木的匕首划过左手掌心,习惯性的拿自己的血喂给蔺晨。

鲜红的颜色染上了蔺晨的唇,他仿佛也有了些生气,虽然依旧闭目睡着。

梅长苏每日划破的手掌上经年不消的疤痕带着新伤旧伤的刺痛沿着左臂滑向心口:“还睡!还是这么懒!”

 

 

困倦来袭,他渐渐低下头去。

突然额前一暖,他听到了一声虚弱却戏谑的叹息:“长苏啊,你这是,为我而哭吗?”

梅长苏不敢相信的抬起头:“蔺晨!”

榻上的人依旧面色苍白,但眼睛却是睁开的:“好久不见。”

泪水划过面颊,梅长苏把人整个挤进怀里,他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开心过:“好久不见。”

温热的掌心带着两百年间梅长苏没有一日不期待的暖意轻抚头顶,像是他从前生病难受时一样的安慰:“好了,我这不是醒了吗?”

“还睡吗?”梅长苏破涕为笑,从怀抱里直起身捧着那张已经消瘦许多的脸,“我们还有整个余生。”

“余生这个词用得好,”蔺晨揽着人躺下,笑着擦去他脸上的泪痕,“所以,没有我,你是怎么熬过那最初对鲜血的渴望的?”

“我猜,也许是从你身上索取了太多的缘故,”梅长苏回忆起那段往事,一个苦笑抹上嘴角,“作为新生的吸血鬼我并没有感受到多少饥渴,反而是你失血过多躺在我身边的样子把我吓了一跳。”

“对不起。”蔺晨少有的郑重,“以后不会了。”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梅长苏摇了摇头,“若不是我索取太多,你也不会······”

“纠结于这个可没意义。”蔺晨支起身子俯视转变了之后的梅长苏。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吸血鬼,梅长苏也是一个极为俊美的存在。“不过我们还有一个永远可以探讨。”

梅长苏勾着他的脖颈拉向自己的唇边,低声呢喃:“我喜欢永远这个词。”

 

 

月影疏斜,又是一日过去了。

但又好像没有过去。

 

 

好梦勿惊。


评论(33)
热度(108)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