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未至】

短小不精悍的一章完

小甜饼一发

就是个三更半夜一句话想出来的梗

————————————————————————

这乱世之中,总有些大才隐于市,也总有些大才愿意抢着出人头地。

可这两种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能凑到一起,能走过一纪,大概也算是这大千世界里的一件奇事。

 

 

蔺晨是前者,而梅长苏自然是这后者。

可能说梅长苏抢着入世倒是有些过分,不过是怀揣着儿时的抱负想为国为民做些什么罢了。

可能说蔺晨隐于市也有些不尽然,不过他家的琅琊阁倒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

 

 

“长苏啊,你说,你答应我的事,有一件办到了的没?”

那日风和日丽,蔺晨看着自家鸽子刚送到手中的那不过寸长的小纸条,盘腿坐于苏宅院中的那棵老树下,斜眼看着不远处凉亭里的梅长苏。

“哪件没办到?”那人一副无赖相,明摆着的不想认账,

“你答应了我要教飞流抚琴。”蔺晨扳着指头数着,大拇指危险的亮了出来。

“他不想学啊!”梅长苏抬头。

“你答应了我要照顾好自己,不该多思虑的决不多想。”蔺晨低头摸摸食指。

“那有的时候不多想会犯错啊!一招输输全盘多可怕!”梅长苏瞪他。

“你答应了我来了金陵要每日给我捎个消息。”蔺晨的中指在阳光下显得分外修长,他依旧不抬头。

“有的时候,忙啊,就忘了······”梅长苏终于气势弱了下来,他干脆站了起来,走到蔺晨身边。

“你答应了我!再不以身犯险!”蔺晨的声音明显变大了,无名指也略微有些颤抖。

“喂!都跟你解释过了啊!进宫那次我不知道嘛!”梅长苏戳了戳那个黑黝黝的头顶,十分无奈,见没什么反应,他干脆也一屁股坐下来,扳着蔺晨脑袋面冲着自己,一脸严肃,“蔺晨,我错了。”

“嗯,认错挺快!”蔺晨想点头,却感受到了梅长苏手里的力度,他还不想扭伤脖子,只得眨眨眼。

“我以后一定遵守承诺。”梅长苏继续说。

“嗯,我再信你一次。”蔺晨继续眨眼。

 

 

后来树下接吻惊呆了一众下属的事,梅长苏死也不承认是自己主动。

 

 

但梅长苏到后来也没遵守承诺。

他答应了蔺晨去游山玩水,却到底跟着蒙挚去了北方战场。

蔺晨那日送他出战时便一个冷笑溢出了嘴角,手里不久之前的那封飞鸽传书他还留着,如今看来,那人依旧是那个性子,便是自己诓了他又许下一次承诺又能怎样?

依旧是个辜负罢了。

他那时看着远处阴沉沉的天空怅然若失,突然一下子不确定自己这十三四年的心到底放没放对地方,而后又是一声长叹,料想自己一身傲骨终究也是个红尘中的痴傻人,罢了罢了,就随他去吧。

那时他确然也是抱着梅长苏最后三个月的日子这么个信念劝慰自己的,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尽管诸多不满,却也甚少翻白眼跟梅长苏冷言冷语。

所以后来回想起来,蔺晨总觉得自己那段时间格外傻,格外吃亏。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反正十年时间在蔺晨眼里也是须臾而过,跟梅长苏在一起的时光,他总是觉得过得分外快。

老阁主来信说,要黎纲甄平赶在梅长苏断了气之前送到寒医荀珍处,老神医可能找到了克制火寒毒和冰续丹毒性的药物。

蔺晨闻言也要跟过去,被晏大夫生拉硬拽的制止了:

“你去干什么!忘了荀先生的规矩了?!”

寒医荀珍,大梁第一神医,诊病只有一个要求:除了病人,谁也不见。

蔺晨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护送梅长苏到荀珍的小院前,他记得梅长苏用口型跟他说了两个字:

等我。

蔺晨在心里说了一句:

我信你,我再信你一次。

 

 

“后来呢?”面前的孩子眼里闪着星星,捧着脸趴在蔺晨膝头追问。

“后来你都知道了啊!”蔺晨特无奈,暗自琢磨着这讲故事的活怎么就落他身上了?一会定然要跟长苏交换一下角色,“你爹最后不回来,哪里来的你!”

“我又不是你们俩生出来的,明明是路边捡回来的!”小姑娘古灵精怪的很,她不满的嘟囔着。

蔺晨一个扇子就要敲过去,想了想又忍住,嘴角挑起个僵硬的笑,说:“可是我也说过是你爹捡的你吧!他要没回来,这么多年你叫‘爹’的又是哪位?”

梅长苏这时自琅琊阁那处最大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在蔺晨背后含笑说道:“别理你父亲的,他就是不想告诉你!”

小姑娘“哼”的一声跳了开来,扑向了梅长苏的怀抱:“还是爹最好!”

蔺晨一脸大写的“忍”。

没办法啊,今生的情人和前世的情人联合起来对付他,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那爹爹,你最后回来的时候,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呀?”双丫髻的女孩子扯了扯梅长苏的袖子,笑的甜蜜极了。

梅长苏摸了摸她的头顶,抬眼望着桃花树下那个依旧英俊的人,想起那年重逢之时,也是个春天,也是满树的桃花撒了满院子的芬芳。

他缓步走过去,握住那那双他再也不愿放开的手,说:“还好,还好,你没老。”

那时经年没兑现过的承诺积攒了在一起的怨气早就被蔺晨消化得无影无踪,他只记得最后这个人守了约,只记得他最后回了家。

手上一用力,把人整个带进怀里,蔺晨的呼吸里带着桃花醉人的甜美气息,在梅长苏耳畔轻声呢喃: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没来,我怎敢老去?”

—the end—

今儿毕业典礼

终于毕业了,还突然有点小惆怅

真的毕业了吗?大学生活结束了?

评论(33)
热度(9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