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迷醉】(5)

《不如人间》和《迷醉》完售,感谢这段日子大家对我的支持!

混个更聊表心意

前文大家还记得咩?给个提示2333:(1)   (2)   (3)   (4)

《携手偕老》还余最后2本,通贩链接奉上:《携手偕老》最后通贩

《情人泪》还有17本,通贩链接奉上:《情人泪》通贩

——————————————————

被屏蔽的肉的简书链接走这里

 被屏蔽的肉的不老歌链接走这里

 

第二天两人本是要早起再去公司里继续研究材料的,然而到了时间谁也没起来。

梅长苏还未睁眼时就感受到了明晃晃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在脸上,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累得还想再睡。

可脑子毕竟是清楚了的,他闭着眼睛摸索到了手机,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时间,瞬时就清醒了。

十点半了?!

“腾”地一下子坐起来,梅长苏只觉得浑身酸痛再加头昏眼花,晃了晃头他这才勉强想起了昨晚那荒唐事的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门外脚步声适时地【的】响起,没给梅长苏更多时间纠结。

“这一觉睡得可真够长的。”蔺晨依旧端着清粥小菜,就像梅长苏第一次留宿在这里一样浑身散发着暖意出现在梅长苏面前。

拉开窗帘,外面是艳阳高照,阳光顺着洁净无瑕的落地窗照进了整个房间,把梅长苏的窘迫和蔺晨的戏谑投射了出来,一览无余。

“蔺晨我······”梅长苏第一次没了那么气定神闲,他支支吾吾的,觉得自己脑子里的一团浆糊不知从何说起。

倒是蔺晨神色坦然,他坐在了床边,看了一会梅长苏渐渐红了的脸觉得好玩得紧,这才说:“长苏,你觉得,你喜欢我吗?”

大脑当机了的梅长苏此时早就没了早先董事会和各部门会议上口若悬河的模样,呆若木鸡地坐在杂乱的被子里,不知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

那时微风顺着敞开着的窗送来了院内清甜的梨花香,蔺晨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两人的呼吸一起调整,由快变慢,由沉重变得清浅。

“小时候生活在国外,母亲却总是喜欢丢一些古文的书给我看,大概是教育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别忘了中国字,”蔺晨温暖的手掌慢慢覆在梅长苏还依旧有些颤抖的手指上,“现在想起来,读过什么书,何时读的全然忘了个干净,我独独记得有那么一句。‘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啊!”

那诚然是个告白的古诗词,蔺晨也不知是何时读的能记到现在,梅长苏只觉得好笑,反握住那只手,他也没那么抖了:“是《诗经·桃夭》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蕢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梅长苏的声音低沉而不厚重,带着笑意却不轻佻,好听极了。

蔺晨不禁有些陶醉了,凑过去在那唇上轻啄了一口,而后眉毛一挑却是很破坏气氛:“我当你同意了?”

“什么同意了!”梅长苏眉毛一横也不甘示弱,“不过是一起睡了一晚,别想着一辈子就是你了。”

蔺晨一边示意着他快点吃饭以免粥凉,一边不咸不淡地说:“若是你想着换人,大概你身上的这些痕迹是不愿意的。”

梅长苏埋头吃着饭,听着这话一个着急分辩,呛得咳嗽了起来:“什么?!”

蔺晨蹭过去给拍了拍背,用眼神示意他自己看。

梅长苏低头才发现自己早起一身酸痛到底是因为什么,那青一片紫一片的痕迹大概是不用回忆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顿时觉得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丢人。

“行啦,做都做了,还在乎痕迹?”蔺晨递过来一杯温水,“不过就是这脖子上么,不太好掩饰,你这几天别去公司了吧,等痕迹下去了再说。”

“等我有时间再找你算账!”梅长苏接过水来灌了一气,瞪他。

蔺晨看着床上那人这几个月都未曾露出来的孩子气,实在是觉得可爱,倒也没多说别的,不过是心里除了原来的佩服多了些心疼。

 

 

至于两人之后的正事忙得一塌糊涂,这一夜激情倒是谁也没提。

梅长苏顺利地接手了公司之后一头扎进了繁忙的工作中,倒也没什么尴尬,而关于江左那些见不得台面的生意两人也是卯足了劲好好研究了一番。

蔺晨说他家的生意从他接到手里就是这样,甚至违法乱纪的东西他们也做,这让从小根正苗红的梅长苏可受了不少的惊吓,但蔺晨坦然得很:“若是没有这些地下的来往,如何得知你要的消息?又如何得来那些小人的把柄呢?”

“你少来,”梅长苏对这种堂而皇之说瞎话的借口嗤之以鼻,“这些生意没个十几年可经营不起来,那时你们就知道有人贪污有人腐败有人只手遮天了?”

蔺晨耸了耸肩:“十几年前的时候我可是个老老实实的医学生,对这些事是真的不了解。”

然而知道这些事的大概也只有一手创立江左集团的蔺晨的母亲大人了。

“走吧?”蔺晨那天从副总的办公室吊儿郎当的晃了出来,“请你去吃饭。”

“不去,后天去北京收购桥隆公司,我得多看看材料。”梅长苏头也不抬。

“谈判这种事,你从前没做过吧?”蔺晨看着他依旧是打算挑灯夜读的样子,伸手不由分说地拽了人走,“先吃饭再说!收购什么公司都不上你的身体,懂吗?!”

梅长苏被拽走之前,还在想着那堆文件,走路就越发的不上心,被蔺晨一使劲拽进了怀里,这才反应过来:“你干什么!这里是办公室!人家都看着呢!”

可蔺晨这个混不吝的却全然不觉得害臊,他反而把人往自己怀里紧了紧,在他耳边轻轻说:“这就害羞了?可不是那晚在床上的你啊!”

梅长苏一个肘击顶在了他胃上,却是未曾使力,不过一个威胁:“蔺少爷当真不要脸?”

“有你足矣,脸是何物?”蔺晨好像吃定了梅长苏不会对他做些什么,越发的没脸没皮,却也好像学了些古文的样子,来了这么文绉绉的一句。

“梅总,这份文件——”秘书方舟低头闷声走了进来,两人连忙换了姿势,但匆忙之间只得从拥抱换成了勾肩搭背,方舟抬头时就看到了这么个场面,有些尴尬,“——蔺副总也在啊!”

蔺晨淡定地放下了勾着梅长苏脖子的手,淡定地扯了扯西装外套:“来送文件?”

“哦,是。”方舟连忙把合同递到梅长苏面前,看着梅长苏龙飞凤舞地签了个名字赶紧接过来溜之大吉。

“得,这下好了,不知道方舟出去要怎么传了。”梅长苏一脸惆怅,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深蓝色的西装被他穿得笔挺,虽然面色苍白,却是一种别样的帅气。

蔺晨满足地看了几秒,觉得自己当真眼光好,就心情更好了:“你在乎么?”

按照梅长苏的内心真实的想法,其实他是不在乎的,可若是这么说了难免会涨了蔺晨的气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遂目不斜视地向着门外走去,换了话题:“不是说去吃饭?”

蔺晨眉开眼笑:“诶,你等等我啊!”

张牙舞爪的,像只八爪鱼。


评论
热度(49)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