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念念不忘】

苏哥哥一周年,以及,纪念下世界末日的粉丝数2333

本来想写个刀子的

但是,不想虐下去了

然而我也不知道我胡诌了些什么orz

依旧做个广告

《携手偕老》《不如人间》最后通贩

《情人泪》通贩

————————————————

“该回金陵了吧?”抚仙湖上的小舟里蔺晨拥着怀里的人。

“金陵,是哪里?”那人仰头看着他,念着如今对他十分陌生的地名。

“至此处向南行三百多里,那个圈住了你两年时光的地方,”蔺晨拿下巴蹭怀里人的头顶,耐心解释,“叫做金陵。”

梅长苏自他怀里直起身子,有些困惑:“两年?”

“嗯,两年,”蔺晨神色认真,把身后的皮裘细心给人披上,“那是我最后悔的两年。”

柔顺一笑,梅长苏伸手摸了摸对面那张脸:“我好像有些印象,又有些想不起来了。”

“无妨,你记不住,我就一桩桩一件件都帮你记着,”蔺晨拉过那只依旧瘦削的手,仔细拢在自己掌心,“待到他年鬓如霜雪,我再从头讲给你听。”

“那我现在想问,为什么要说‘回’金陵?”梅长苏低头看着那十指交握的两只手,莫名觉得熟悉,心安,“又为什么要回去呢?”

“金陵是你上辈子的故乡,你生在金陵,前十九年长在金陵,”蔺晨笑笑,缓声回答,“金陵里有你的兄弟,有你从前念念不忘的河清海晏盛世江山。”

“如今都忘了。”梅长苏微微皱起眉,懊恼叹了一句。

“都说我帮你记着呢,怕什么?”蔺晨朗声大笑,“走了!”

“去哪?”

“去看你兄弟,去看你放心不下的天下安康。”

 

“真的都不记得了?”

新帝退了朝回了养心殿,眉心一跳就看见了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真都不记得了,”蔺晨趁梅长苏四处打量的时候摇着折扇沉声道,“就连我,他也是三个月前才想起来的。”

“我以为这两年蔺先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是去求药的。”景琰皱着眉有些埋怨蔺晨。

“嘿不然你以为我走这么多地方是做什么?”蔺晨折扇就要敲过去,瞪眼反问,“你觉得我不如你在乎他?”

景琰拱手,好脾气地道:“先生当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蔺晨长出一口气,扔了折扇负手望着那个依旧面色苍白的人,“这两年多来,我一直都不断问自己,他到底是不是梅长苏?让他忘却前尘往事就这么回来,等他日真的我二人入了黄泉,他会不会怪我?”

“小殊的那些过往,还是忘了好,”萧景琰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心里也是痛的,“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还是忘了好。”

“你舍得?”蔺晨戏谑的嘴脸又回来了,挑眉笑着。

“舍得啊!”景琰回答得认真,“他忘了那段旧事,我是最开心的。”

说罢回身正经拱手:“日后我就把小殊托付给您了,在他之后的人生里,万望先生能把平安喜乐带给他。”

“那是自然,我的媳妇自然我来心疼是天经地义的。”蔺晨摇着折扇又是那副摇头晃脑的模样。

 

“说什么你们两个?”梅长苏缓步踱了过来,有些好奇。

“你的皇帝表哥把你托付给我了,”蔺晨凑过去挤咕着眼睛,“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管他要嫁妆?”

“先生的聘礼还没送过来,我为什么要送嫁妆?”萧景琰袖着手,笑。

“你们,”梅长苏突然觉得心里一暖,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幅和乐融融的场景他期盼了许久,“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你这两年病的重,皇帝也时常来信询问。有好些药也是他来凑齐的,”蔺晨蹭过去,握住他的手,“我跟你说过的,你忘了?”

“好像,好像记不清了。”梅长苏脑子里总有些破碎的画面,却不连贯。

“忘了就不必想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萧景琰连忙解围,“不过你日后没事真的应该常回来,太后年纪大了,她也很想你。”

“好。”梅长苏已然忘了太后对他来讲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本能在告诉他,那是个他内心里觉得十分亲切的人。

“还有,过两天,去看看太奶奶吧。”景琰盯着那张不知该不该说熟悉的脸,轻声吩咐,“她,大概也是盼望着你回来的。”

 

蔺晨不知该如何解释“太奶奶”的事,但梅长苏好像已然懂了。

祭拜当日,他一身孝服与蔺晨藏匿于宫人身侧,随众跪拜。

“太奶奶,很疼我吧?”屏退宫人,梅长苏在地宫前驻足,眼神茫然又悲伤。

“太奶奶最疼你了。”景琰笑了,“从小就护着你,那时你惹了祸总是去找她。”

忽然脑海里有个画面,那个慈祥的老妇人满头银丝,笑着冲自己招手:“小殊,到太奶奶这来。”

膝盖一软,便跪了下来,梅长苏失声恸哭:“太奶奶,我回来晚了。”

景琰紧走两步去扶他:“小殊,你想起来了?”

 

“怎么回事?”

“他不是完全忘记,不过是火寒毒与冰续草两相作用,对他脑子有一定损害罢了。他想起我之后偶尔会断断续续回忆起之前的事。”

“这么说他快想起来了?”

“不,这对他的伤害很大,偶尔想起来,晕过去再醒来便也忘了。”

“小殊……”

“陛下莫慌,生生死死,忘与不忘,我都会伴他左右。”

“若没有先生,小殊此时已经度过忘川了吧……”

“你怎知他没度过呢?也许是,度过去了,又回来了。所以,前尘往事皆忘了个干净。”

“可我不会忘,他要的,他耗尽最后的心力守护的,我不会让他白白受那些苦的。”

“陛下若是能这么想,长苏也值了。”

 

梅长苏睁眼便见了那张守在床边的脸:“我又睡了一天?”

“嗯,一如旧时光。”蔺晨笑得如春风般和煦。

“可我忘了。”

“不,你没忘,”蔺晨一只手指按住了那句懊恼,轻声说,“阴晴圆缺悲欢离合,你都收着,待到某个特定的日子,一准都翻出来。”

“为何你这么笃定?”

“因为,有我替你念念不忘,而你,必有回响。”


评论(22)
热度(116)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