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值得

我胡生日我发糖

快夸奖我!

依旧做个广告

《携手偕老》《不如人间》最后通贩

《情人泪》通贩

通贩不剩多少了,感谢大家,还没入的抓紧最后的机会哦~

————————————————

每当梅长苏自我贬低的时候,总会想起来从前蔺晨对他的“训斥”。

渐渐的,他便不再说了,但蔺晨心里也明白,若要让这人真正不嫌弃自己是不可能的。

好在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他始终陪在这人旁边,嫌弃不嫌弃的,慢慢也就成了习惯。

当然,梅长苏是不会告诉蔺晨自己有多喜欢蔺晨在身边的感觉的。

 

那日路过泰山,蔺晨一时兴起,非要爬山。

梅长苏哭笑不得:“就我这身子骨,能爬多远?”

可蔺晨是真来劲了,他扯着人进了自己的怀里,在人耳边吹气:“我背你。”

“我不用。”梅长苏断然拒绝。堂堂男子汉,就算他如今一身病骨,也绝不认为自己是个附庸在他人背后的人。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蔺晨笑了:“好啊,看看我爹这两年给你调理的如何。”

“看我笑话是真吧!”梅长苏撩了袍子拾级而上,哼了一声,不理他。

“嘿你这人,”蔺晨紧走两步跟上,噘嘴扯他袖子,“活得这么明白,累不累?”

“你活得不明白?”梅长苏每走几步就揪着衣襟喘两口气,回过头来只笑。

“得,”蔺晨站在一旁袖手等他,笑得眉眼具是柔情,“看来你我两个最累的人,还真般配。”

“你是,时时都在这里等着吗?”梅长苏仰头望天,叹道,“太腻了。”

“你若嫌腻啊——”

“怎样?”

“——过些日子就习惯了。”

“讨打!”

“来啊!”

住在山下的樵夫偶然听到了两人飞散天边的畅快笑声,误以为是神仙下凡,津津乐道了许久。

 

“江山如画,确然比战场上好看得多。”

终究是在半山腰的时候背蔺晨整个驮在了背上,梅长苏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伏在那一袭白袍上,在蔺晨颈窝里笑。

“嘿嘿嘿,别闹了,”蔺晨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嚷嚷着,“你也不怕我把你摔了?”

别过头去吃吃笑着,梅长苏只答:“不怕。”

“没良心的,”蔺晨把他往上送了送,“要不是顾念这里景色难得,我们这会儿都到山顶了。”

“是是是,”梅长苏把手缩了回来,无意识地玩弄着蔺晨垂下来的那绺头发,“蔺少阁主的情,我承了。”

“承不承情的我还真不在乎,”蔺晨叹了口气,脚下的步伐放慢了一些,“你啊,给我好好活着,就不枉我顶着老头子的骂带你出来游山玩水了。”

说话间,两人终究到了山顶,却已是满天星光了。

江左梅郎依旧是江左梅郎,风雅依旧,俊朗依旧。

蔺少阁主也还是蔺少阁主,却是,风流不再,英气不再。

汗水浸湿了额发黏在脸上,好一副邋遢相。

“看看,费这么大劲非得上来,上来了,又什么景色都看不见了。”梅长苏心疼蔺晨背负自己生生走了两个时辰,张嘴就数落人,“做什么非要上来?”

生了一堆火,蔺晨解了外袍烤着,拘了把一旁的清泉草草洗了洗脸:“这泰山风光好,却好不过山顶的日出啊!此时登山,自然是要看日出的。”

“日出?”梅长苏神情恍惚,猛然想到了多年前偷偷溜出府去,与景琰霓凰也一起在京郊的矮山上看过日出。

那时朝阳自远处江面上跳出来,整片天地间都是火红火红的,映在三个人的脸上也是火红色的,便如三人那时年轻的生命一般,满富生机,春意盎然。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蔺晨不知从哪里掏出自己最宝贝的扇子,笑着打断他的思绪,“想家了?”

“活得那么明白,累不累?”梅长苏靠过来,闭目把白日里蔺晨的话还给他。

“累,所以难得糊涂嘛,”蔺晨竟然一点也不否认,“但是明白也好啊,这样你有人陪,累也好,轻松也好,我都是陪着你的。”

心里最后一片冰冷也仿佛被眼前的火烤的化了,万籁俱静,眼前只有一片红过,一个心上人,梅长苏嘴角终是勾了个微微上翘的弧度:“说好了,你可别后悔。”

“绝不后悔。”

 

可是说好看日出的,两人却相拥着睡到了天光大亮。

鸟鸣声叫醒了两人时,蔺晨从对面那双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眼里的无奈和戏谑。

“下次,下次来再看。”

“下次再来,你还得背我,可要走不动了。”

“怎会?我蔺晨是何许人也,武功盖世轻功——”

“——别吹嘘了,下山!”

“嘿你这人,真没情趣!”

“你有不就行了?”

 

时光匆匆,泰山顶上那日头东升西落,一转眼便已过了上万个日夜。

这日,便有迎来了早该来的那两位客人。

 

“我说的吧!背不动了吧?”

鬓生华发,两个老叟牵着手,步调一致爬着台阶。

“谁说的?怎么背不动?”蔺晨往前蹲身扶着膝盖,“来啊!”

“一大把年纪了,还逞能!”须发皆白,梅长苏笑得却比年轻时爽朗,他推了推那依旧一袭白袍之人。“内里耗尽,真气皆散,你拿什么负我走到山顶?”

扯过那只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那里依旧有个东西在有力的跳动着,蔺晨笑:“拿这里。”

“懒得理你,”梅长苏收回手,复又与他十指相扣,“快走吧!”

 

第二日的鸟语花香依旧与当年一样令人迷醉,就一如那年那两个说好看日出的青年睡了个好觉一样。

“走吧!”梅长苏袖着手憋着笑。

“又没看到!”蔺晨捶了下地,皱眉懊恼。

“还来吗?”

“来!”

“下次得找人背你我了。”

“那也来!”

梅长苏拉他站起来,眼里亮亮的,一语双关:“值得吗?”

蔺晨神色坦荡,一股柔情萦绕于二人身旁:“值得的,至少你还在我身边,至少我们还有数不尽的好时光。”

评论(22)
热度(10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