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迷醉】(9)

《携手偕老》《不如人间》最后通贩

《情人泪》通贩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

“说具体点。”梅长苏抱着双臂看着蔺晨来来去去地在厨房穿梭,心里有些忐忑的同时也在欣赏那带着围裙做饭的人。

“其实我爸当年跟我妈在一起也不受外人看好。一个是美国住院总医师,一个不过是国内一所不出名学校金融系的毕业生,一个帅气多金在美国迷倒不知道多少金发碧眼的小姑娘,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兜里揣着三百美金只身一人来到美国找自己的梦,”蔺晨手上的动作不停,讲述着四十来年前的故事,“没人看好其实也实属正常。”

“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遇见的,平时眼界极高的老爸就对我妈一见钟情,两人在拉斯维加斯火速结婚,然后就有了我。我记忆里母亲是个很温柔的人,尤其是对父亲,就算在外面工作再累,只要父亲还没吃饭她总是会做一些可口的中国菜一起吃。那个时候我也小,对母亲的记忆也比较模糊了,只记得那晚她摊了几张鸡蛋饼,炒了几个小菜。然后看着我和父亲狼吞虎咽,那晚餐厅里灯光分外温柔,母亲的侧脸也分外温柔。那个时候我就想,长大了也要娶一个跟母亲一样温柔的女孩。”

蔺晨讲这故事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的,说到一半的时候喉结有了些不可抑制却几不可闻的哽咽,梅长苏走过去靠在灶台上望着他,轻声问:“后来呢?”

“后来啊,母亲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忙,决定回国发展,我继续跟着父亲在美国学医,也就聚少离多了。我其实长大了以后对母亲的感情很淡,倒是很崇拜父亲。我一直以为父亲对母亲也厌倦了,她回国工作的那段时间父亲从不曾主动去找过,直到后来母亲在空难中去世,我回来继承家业的那天我才发现父亲一个人在家里抱着两人的结婚照失声痛哭,才发现原来父亲有多想念母亲,才发现我有多想她。”

梅长苏突然想到初见蔺晨那天在酒吧里喝得烂醉,他记得蔺晨说过,那天是他母亲的祭日。

这段老一辈的恋爱在梅长苏听来实在是浪漫得很,虽然最后以一种天人两隔的悲剧作为结局,然而梅长苏却是羡慕的,毕竟曾经那样幸福过。

“阿晨·······”煎锅里的油在“滋滋啦啦”的响着,梅长苏的声音却放得很轻,“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你母亲?”

“很像么?”蔺晨抬头,虽然眼圈红红的,却是笑着的,他没拿锅铲的那只手拍了拍梅长苏,示意他不必担心,“我倒是听很多人说过我像我父亲。”

“你长得像你父亲,”梅长苏转了个身站在蔺晨的背后,缓慢伸出了双手攀上蔺晨的腰,把他整个人圈住,然后渐渐收紧,“可你眼睛里的温柔,却很像照片里的母亲。”

排油烟机在“嗡嗡”地工作,锅里的饼在油温下逐渐变得金黄,正午的阳光穿过院子里枝繁叶茂的绿色在白皙的瓷砖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微风袭来,蔺晨鼻端萦绕着食物的香甜,桃花的芬芳还有两人衣服上洗衣液淡淡的清香。

这句话在这个氛围下就显得分外美妙。

 

 

“所以啊,你不必害怕我父亲。”两人也懒得去餐厅了,吉婶不在,他们摊子铺得越大,收拾起来就越困难。蔺晨嘴里塞着饼,“他很念旧的。”

“念不念旧,跟接不接受我,是两回事吧?”梅长苏白了他一眼,听故事的时候他与蔺晨感同身受,如今故事讲完了,他又变回了那个马上就要见家长的忐忑模样。

“我爸呀,其实疼你更甚于疼我。”蔺晨吃得差不多了,摸到旁边的水灌了一通,“当年你受伤住院,是老头亲自把我调过来给你作管床大夫的!那段时间我可是一直住在医院,不敢回家啊!”

梅长苏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顿感惊讶:“啊?”

“老头怕你觉得欠了蔺家有了负担,一直没说,”蔺晨收拾了厨房拉着人出去的时候闲闲地说,“但跟你父亲相识那么多年,你总该知道他是疼你的吧?”

梅长苏半信半疑,可是这个时候了,他也没了别的法子,总不至于避而不见。毕竟,缩头乌龟这事他做不来。

“你看看你啊,如此惴惴不安,像话吗?”蔺晨逮到机会好好数落梅长苏一番,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不是从前那个搅弄风云扳倒谢玉夏江的梅长苏了?”

“这怎么能比!”梅长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书房的门“嘭”的一声被摔上,像是在恼羞成怒也像是在掩饰着些什么。

蔺晨一个人站在门外,笑的前仰后合。

 

 

去机场接蔺晨父亲的路上梅长苏接到了个电话,公司里来了几位外方的合作人,总裁和副总都不在,方舟等人难以招架,只得骚扰梅长苏。

“公司里有事,你回去还是我回去?”梅长苏挂断电话,皱着眉头问蔺晨。

“还是你回去吧,若是我回去,你独自面对我爸估计得吓得腿软。”蔺晨调笑。

“别不正经了,”梅长苏捶了他一拳,叫司机把车停到路边转而打车回公司,临走之前还瞪了他一眼,“别忘了晚饭是五点,在预定好了的空蝉。”

“记住啦!”蔺晨升起车窗前回了他一记白眼,“啰嗦!”

梅长苏没见到那记白眼,嘴角带着笑招了辆出租车,转而奔向了江左大厦。

 

 

蔺元盛的班机晚点了半个小时,蔺晨本就是提前到的,所以等到那一身休闲的常服出来的老爸时他已经站得脚都酸了,那个时候他就想啊,等过两天有时间一定要做做健身。

“爸,这里。”蔺晨招了招手,冲着他父亲笑,“好久不见。”

“你个臭小子!也不说带小苏回美国做个检查什么的,真出了事可怎么办!”他父亲毕竟是做了多年的教授,如今虽然当了院长不再带学生,但当年的威严还在,张口就数落他这个不靠谱的儿子。

“晏老师回廊州养老了,”蔺晨替精神抖擞的老头拖着轻便的行李箱,“不然我怎么也不敢大意。”

他父亲这才缓和了语气,边走边说:“老晏年纪也大了,以后你两个在一处,可要多注意些。”

“诶呦,爸我知道了!”蔺晨奇怪今儿这是怎么了,身边的人都变得如此啰嗦,“你是我亲爸还是长苏亲爸啊!”

“他身子弱,又帮你坐镇江左集团,你多照顾着点吧!”蔺元盛语重心长地嘱咐。

蔺晨不耐烦地应着,心里却是愉悦的。他就觉得梅长苏没来真的很可惜,要是他在,大概心里的忐忑会少上几分。不过就算现在梅长苏不在也没什么大的关碍,晚饭总是能见得到的。

这么想着蔺晨心里就欢快了几分,行事作风也就没了平日里的稳重,眼看着四十岁的人了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笑成一朵花,也算是挺不容易的。

“先回家吗?”车里蔺晨终于收了笑意,扭头问他父亲。

“先去瑞安公墓吧。”

蔺元盛虽然看上去要比六十多岁的人年轻许多,但毕竟年纪在那里,就算是头等舱比较舒适,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对于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而他此时虽然疲惫却依旧选择先去瑞安公墓,蔺晨脸上的神色就有些沉重了。

他的母亲,就葬在瑞安公墓。

 

 

那时太阳已经有些西斜,蔺元盛站在那黑色的墓碑前,神色复杂。

蔺晨觉得此时最好给父亲些自己的空间,遂走得远了些,站在了一棵梧桐树下看着远处的父亲。

从他的角度看去倒也没觉得父亲有些什么不同寻常的情绪,也听不到父亲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许是想念?许是别后的生活?许是江左?又或是梅长苏和自己吧?

他无从猜测,也不想猜。从树下的阴影里他眯着眼看向远处的父亲,突然觉得有些老态,明明父亲一身低调的名牌,即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头发也一丝不苟,隐藏在金丝眼镜后面的那双眼依旧炯炯有神,依旧带着犀利得仿佛能一眼看穿人心思的目光。

但蔺晨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父亲已经老了,老得有些念旧,有些孤独,有些让他心疼。

他不知道父亲跟沉睡许久了的母亲说了什么悄悄话,但他此时也分外想念母亲,想念一家三口灯下共进晚餐的时光。

 

 

“回家吧!”蔺元盛眼眶有些红,鼻子有些塞,招手唤了蔺晨过去,等他行了礼,只说了这三个字。

“爸,你这次就别回美国了,”车里气氛陡然有些冷,蔺晨突兀地说,“我跟长苏,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再说吧。”他父亲倒是没一口否决,只是换了话题,“今晚小苏能忙完吧?”

“差不多。”蔺晨笑道,“他啊,是害怕见你呢,怕你会不接受他。”

“我就那么吓人?”本来闭目养神的老头无奈睁眼,他觉得自己对梅长苏也不算严厉啊,怎么就落了这么个形象。

“你体谅下长苏要见家长的心情,好吧?”蔺晨呵呵笑着,指出了重点。

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倒是轻松了些,突然蔺晨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是方舟的名字。

“喂?”蔺晨接起来。

从蔺元盛的位置听不清电话里到底说了些什么,看着自家儿子神色渐渐凝重,他只听得到“梅总”“车祸”“医院”“病危通知”之类的几个字。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蔺晨挂断电话吩咐司机,“去市第一人民医院。”

“怎么了?小苏出事了?”蔺元盛也是跟着神色一紧。

蔺晨面色苍白,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回答:“长苏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在医院里抢救,还没脱险。”


评论(7)
热度(5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