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迷醉】(10)

《携手偕老》最后通贩(仅余1本)

《情人泪》通贩(7本)

完售的道路上我走得很艰难啊,不过这次《不如人间》是真的完售了,未公开的篇章我也不打算公开了,感谢各位啦~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

出车祸这种事的率在廊州市一直都很小,可是摊上了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幸。

蔺晨赶到医院时心里的焦急实在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他只来得及在手术室外面家属签字那栏里寥寥草草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能做的就只有等。

“起来,别在这蹲着。”父亲的声音里是少见的温柔,他站在蔺晨面前,冲着靠墙蹲着的儿子伸出了手,“做了近十年的医学生,忘记了手术室外面的等候是最没有价值和理智的吗?”

蔺晨攀着父亲的手站了起来,脸上神色倒还平静,他想起来多年前在美国作实习医生的时候跟着导师出来与病人家属沟通,那墙角蹲着,椅子里坐着的家属脸上神色大多都是焦急和伤感的,那种情绪如今想起来依旧很可怕。

那时老师说:“这种等待最不应该,因为坏的情绪会传染。”

如今想来,依旧历历在目。

“可是,我忍不住想在这里等他啊!”蔺晨直起身子来时比他父亲要高出半个头,此时他的视线有些俯视,“我忍不住想在他被推出来的第一时间的时候陪在他身边。”

“然后呢?”蔺元盛又变成了那个严厉的父亲,“他被推出来的时候肯定是会送到ICU里的,你也见不了几面,何况你不比护士和这里的医生专业,到时候救不救得活他还不一定,转过头来再救晕倒的你,这不是添乱吗?!”

父亲把道理掰开了揉碎了讲了好一通,蔺晨就是铁了心的不走,气得老头拂袖而去,自己回了家。

 

 

蔺晨在手术室的大门外站了十个小时,这十个小时在他里犹如十年一样漫长。

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让蔺晨整个人好像撕裂成了两半。一半很高兴,因为出来的医生虽然满脸疲惫却没什么为难,这说明手术最起码是成功的;一半又很担忧,因为医生还没开口,梅长苏是否脱离了危险还未可知。

“怎么样?”蔺晨满脸大写的焦急。

“人是抢救回来了,但他失血过多,可能昏迷的时间会长一些。”主刀大夫叫荀珍,摘了口罩打算跟蔺晨详谈,“不过,除了脏器的损伤之外盆骨的骨折也比较严重,日后能不能正常走路还要看恢复。”

蔺晨心里一紧,但此时最重要的还是人没事就好,匆匆道了句谢,他跟着推着床出来的护士赶到了ICU,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正巧司机不知从哪里摸了过来扶住了他,算是半架着把人弄回了车里。那时已经是午夜了,蔺晨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不说去哪,也不说心情如何,只是满脸疲惫。

“小苏,没事了吧?”

蔺晨吓了一跳,没想到车里还有一个人,但那话听到半截他就认出了是父亲的声音,瞪着的眼睛又闭了起来,靠在椅背上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那就好,”蔺元盛的声音里也是如释重负,“我让吉婶给你煮了碗粥,你回家吃了再睡。”

蔺晨闭着眼没回答,像是睡着了。

虽然他现在看似很平静,其实心里却怕极了,但他也不愿让父亲也跟着自己担心,虽然作为一个医者他父亲显然比自己要更专业得多。

 

 

第二天一早蔺晨就匆匆喝了几口麦片出了门,他一晚没睡,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天亮。

“车祸是如何发生的?”他与甄平两人站在ICU的门口,等待第一次的探视时间,蔺晨这才出言问道。

“丰原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那时南北方向刚刚变为红灯,但有辆SUV高速闯了过来,开车的司机躲闪不及被撞了上去,但好在那时也是刚刚看见绿灯起步,车速不快。”甄平心细,调查也有条理,呈献给蔺晨时,便是一幅事发当时的完整画面。

蔺晨脑子里重现了那时的场景,也没多言,半晌问道:“那肇事司机呢?”

“逃了。”甄平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个字一说出口就要坏事,连忙跟了一句,“蔺少爷您别······”

“逃了?”蔺晨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就是这脱口而出的语气让甄平抖了抖,“给宫羽打个电话,说我有急事找她,让她来医院一下。”

宫羽是江左集团与黑道之间沟通和交易的桥梁,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手段狠辣也是在黑白两道出了名的,蔺晨此时要联系她,显然是要抱着私了的心思了。

“蔺少爷,这不妥吧!”甄平劝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到了探望的时间,蔺晨头也不回地进了梅长苏的病房,态度坚决。

 

 

梅长苏的记忆是从那辆车撞到自家的车开始有了些变化的。

他那时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周身都躺在一片棉花之中,舒服极了,再不愿意离开。

“长苏,长苏?”

那声音熟悉极了,梅长苏笑着回应他:“阿晨,在这。”

可那人好像没听到一样,呼唤着他的声音忽远忽近,渐渐焦急了起来。

梅长苏这才感觉到不对,却是怎么高声呼喊都没作用,正焦急着该如何是好之时那声音忽然变了。变成了几个他虽然熟悉,却不愿听到的声音。

“小殊啊,你如今可满意?”那声音里带着怨毒,带着仇恨,“当年我跟你父亲并肩战斗的时候,你在哪?你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父亲戎马一生对国家忠心耿耿,却被你构陷叛国求荣,谢政委还是叫我梅长苏吧,小殊这两个字,你不配叫我。”他冷静一笑,虽然看不见谢玉的神色,却依旧牙尖嘴利地嘲讽。

“你懂什么!人死了才什么都没了!”另一个声音在旁阴测测的冷笑,“我如今,可才算是一败涂地,当然,你也好不了多少,就快来陪我们了。”

“看来我如今与夏局长可以平静地交谈了,也算是进步。”梅长苏也笑,“当年你花了那么多钱找黑道的人来刺杀我都没成功,想必也肉痛得很吧。”

恶鬼的声音带着空灵,却也带着阴险毒辣的怨恨,梅长苏虽然无所畏惧,但总是不愿与它们为伍,正想着如何能从中脱身,这才发现自己本就处在一片混沌之中,根本动弹不得,遂明白了大半,大概以后真的要与蔺晨永别了,怪不得刚才蔺晨的呼唤他怎么也回应不了。

毕竟,活人与死人,怎么能有联系呢?

“不好意思啊,打扰了各位的抱怨。”忽然梅长苏眼前一亮,那个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调笑,“可是,我得带我家长苏走了,这抱怨么,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

梅长苏心头一喜,脱口而出:“蔺晨!”

“怎么,不愿跟我走?”蔺晨伸出来的那只手散发着柔光,瞬间驱散了他身边的黑暗,就像是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太阳一般,温暖着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岂敢。”梅长苏伸手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身后那些黑暗和那些阴冷的声音就立刻不见了。

他被蔺晨牵引着向前走去时,记得身边人说了那么一句话:

“长苏,跟我回家。”

 

 

“醒了?”蔺晨看着梅长苏的睫毛微颤,顿感欣喜,“可吓死我了。”

“我,睡了很久?”梅长苏还带着呼吸机,脑子里的那幅画面还在眼前萦绕,不禁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四天五夜了,”蔺晨的神色疲惫,“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可要睡过去找你了。”

“又胡说些什么。”梅长苏翻了个白眼笑话他,被蔺晨握在手里的手指微微用力,“你还真没个正经。”

“我没正经的时候多了去了,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么说来,你可是后悔了?”

“我哪里敢,”梅长苏的笑声在呼吸机的声音映衬下显得几不可闻,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件重要的事,“对了,蔺伯父······”

“先别想那么多,”蔺晨拍了拍他的手,“我爸还要在廊州多住些日子,说不定以后就不走了,见他还真不着急。”

“别臭美了。”梅长苏笑骂他。

蔺晨绝口不提医生说过的梅长苏的伤势,插科打诨的打算像平日里一样说说闲话糊弄过去,等到他伤势日渐痊愈再说。

“阿晨,我刚刚,梦见你了。”

蔺晨琢磨着他刚醒,打算说几句就叫医生来,刚要起身就听见梅长苏来了这么一句,遂坐了回去。笑问:“梦见我什么了?”

“梦见我快死了,是你把我拉回来。”梅长苏瞪着天花板回忆,“那感觉实在是太真实,我总觉得不像是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蔺晨微微一笑,神秘得很:“当然是发生在你脑子里的事啊,傻长苏,可那为什么一定不是真的呢?”

—tbc—

最后一句致敬经典

评论(4)
热度(5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