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江山江湖】其六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心意相通啦~!

————————————

一字欢喜 下


蔺晨以为他说得人无话了,遂也没有再提,只是专心按着那大梁最金贵的脑袋,一时间殿内甚是寂静。可蔺晨胳膊举时间长了,饶是他功夫好,也依旧酸疼,他干脆坐在龙椅上,拉着萧景琰躺在自己腿上。

“你要做什么?!”那人从下往上看着他,只看见了几缕垂下来的发。

“头疼不疼?”蔺晨俯视问他。

对于身体上的事,跟一个大夫撒谎显然是不明智的。这条真理近一年来萧景琰已经屡次证明过了,他诚实道:“疼。”

“那你说我要做什么?”蔺晨对着房梁翻白眼,继续之前的动作。

龙椅宽大,两人一坐一躺倒也绰绰有余,萧景琰被他按得舒服,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的有些要睡着了的趋势。看得蔺晨抿嘴一乐,手上动作放轻了不少。后又想想这入秋的天气毕竟不和暖,睡在这里也容易着凉,便推了推膝盖上那人:“陛下,陛下?”

萧景琰在睡梦里应了一声:“嗯……”

“别睡在这儿,萧景琰!”蔺晨轻拍了两下他的脸,只觉得那颧骨高得堪称锋利,“回寝殿吧。”

“嗯……”在蔺晨腿上睡得仿佛很舒服,萧景琰又应了一声,却向内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呃,这个位置就,很尴尬了。蔺晨在心里为自己默哀道。

僵着身子不敢动,他在内心警告自己不可以禽兽不可以禽兽依旧毫无作用,遂仿照修行之人,默念起了《金刚经》。

夜里起了风,蔺晨扭头看见那人依旧睡得香甜极了,仰头望了回天,感慨自己做的这是什么孽,却老老实实脱下外裳盖在萧景琰身上。

 

皇后柳氏傍晚陪静太后用了膳,在太后的催促下无奈拎着宵夜走进了养居殿。

嫁给萧景琰快两年了,她也知道这人行伍出身天生不喜太多人服侍,遂对那空旷的大殿没什么意外。接过宫女手里的食盒,她独自一人绕过灯火忽明忽暗的外殿进了御书房。

柳氏抬眼望去,那御案上奏折跟她上次来的时候一样多,龙椅上端坐一个人影,却不是萧景琰。

那人并未束发,抱着双臂,微闭双目像是睡着了。柳氏圆目微瞪,张嘴就要喊侍卫。

蔺晨虽然闭着眼睛,但耳力不弱,何况那女子半分武功也不会,就算放轻了脚步也瞒不过他。他睁了眼,在梳着凤髻的人要喊之前一跟食指放在了唇上,又招手示意她走近两步,指了指自己腿上。

许是那张脸上并没有恶意又许是她本就是个敢于冒险的人,柳氏真就往前走了两步,走过了御案遮挡着的地方,她看见了有个人倒在那个散着发的人腿上,睡得正香。

那人金簪玉冠的,不是她的夫君又是哪一个?

也不知萧景琰到底梦见了什么,侧过头去时,还能看见他上扬着的唇角。

食盒悄无声息地放在了御案上,柳氏也明白了这个她不认识的人是哪一位了,除了那个连太后都有所耳闻的蔺晨先生,大概旁人也是没有这个胆子坐龙椅的。

提笔在宣纸上写下一行字,柳氏递到蔺晨手上后,盈盈施了一礼,而后笑着退了出去。

那纸上还有老墨的香气,女子婉约的字迹端庄中不失俏丽,上面写着:

更深露重,先生照顾陛下实在辛苦,略备点心,聊表心意。

听上去也没什么不妥,但蔺晨就是觉得十分别扭。正巧膝上那人一觉睡醒,他快速地把手里的宣纸收在背后。

“我这是,睡着了?”萧景琰揉了揉眼,捏着手里蔺晨的袍子有些愣神。

“是啊!”蔺晨扯着嘴角笑笑,“皇后娘娘还来过呢。”

“啊?”萧景琰一个扭头,看见了御案上的食盒。

“这个,皇后娘娘甚是贤德啊!”蔺晨把双手往袖子里插,说着风凉话。也不知怎的,提起萧景琰的妻子,他就有种莫名的不舒服。

许是这入秋后的夜真的冷了,未着外袍的蔺晨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狠狠地抖了两下。

这下萧景琰再没睡醒也醒了,他连忙将盖在自己身上的衣物还回去,自责万分:“都是我的不是,要是冻坏你了可怎么好?”

三下两下穿好衣服,蔺晨连连摆手:“我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就那么娇贵了——阿嚏!”

寂静的殿内,萧景琰仿佛听到了有只无形的手在啪啪打着蔺晨的脸,他打开食盒憋住笑:“看来蔺大夫前日说要煮些防风寒的药茶,还真挺有必要的,是吧?”

哼哼唧唧不想承认自己有些着凉,蔺晨闻到一阵饭菜的香气便凑过去,岔开话题道:“这是皇后自己做的?果然贤德啊!”

“她整日除了陪母后就是琢磨这些事了。”萧景琰笑笑,并不想说太多。

这次脑子回来了,察言观色的能力也回来了,蔺晨打了个哈欠道了句“告辞”,便不动声色地逃出了大殿。

倒是萧景琰一人望着那宵夜,瞬间没了吃下去的欲望。

 

第二日萧景琰破天荒地主动去了皇后柳氏居住的正阳宫,心里想着昨夜柳氏见到的那个场景,大概是有些误会的。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解释一句。

为了弥补国库空虚,皇后柳氏带头引领宫廷内司减少开支,是以,这正阳宫也没多少珠光宝气。

柳氏按大礼匍匐在萧景琰面前,他叹了口气,亲手扶起她:“皇后免礼吧。”

“多谢陛下。”直起身子,柳氏不动声色避开了那只伸过来的手,低头请萧景琰进殿。

夫妻两个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是天下人都想要的婚姻,但这全大梁最尊贵的一对夫妻却如同陌生人一般一本正经,好生尴尬。

落座后盯着面前的茶杯热气蒸腾,萧景琰此时倒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有心解释昨晚的事,张嘴却又觉得欲盖弥彰。

窗外鸽子咕咕叫着,柳氏眼神了然,笑得十分自然:“陛下,您是想来谈谈蔺晨先生的事吗?”

刚要说话的萧景琰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他缓了一会儿才瞪眼道:“什么?”

“昨夜臣妾去过养居殿,见到了一幕甚是温馨的画面,实在不忍打扰,便退下了。”柳氏道,“灯火温柔,臣妾见到了一个真心疼惜您的人,和一个您睡在他身边不会做噩梦的人。”

“你可能有些误会,蔺先生不过来金陵小住几日罢了,待到景色赏遍,他定然是要走的,”萧景琰苦笑道,“那么个洒脱的人,自江湖中来,自然最后归往江湖中去。”

柳氏望向了窗外:“臣妾看出来了,陛下对他是有情的对吗?不然也不会把那举世罕见的玉牌赠与他。”

有心想否认些什么,萧景琰却觉得自己无从反驳:“有情又如何,不过是点温暖,聊以抒怀罢了。”

“陛下难道真没想过蔺先生对您是否有情吗?”柳氏哭笑不得,“那么个洒脱的人,不也留在这座皇城里近一年了吗?他总不可能是因为臣妾留下来的。”

这话说得倒也不无道理,但这话里透着的意味却是惊人的,一时间,萧景琰觉得自己那颗心一阵狂跳,像是要蹦出来了一般。

“深宫大院内,臣妾想得一心上人甚是困难,陛下就没必要陪着我了。”柳氏跪坐在那里,眉目如画,“有个心上人已是不易,更不易的是,您心上人的心里也是有您的,陛下,且行且珍惜啊!”

 

萧景琰后来是怎么从正阳宫出来的,他全然不记得了。闷头走向哪里他也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最后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那人把自己扯得远了一点,一手揉自己胸口,一手去探他的头:“萧景琰你没事吧?这是要去哪啊!”

这全天下,大概只有一个人会叫自己“萧景琰”了,他抬头,望着那个眉目蹁跹的人:“想找个地方躲躲,你有办法吗?”

“躲?”蔺晨甚是不解,“你都是皇帝了要躲着谁啊?总不会是太后娘娘吧?”

拂开那只手,萧景琰却捏在自己手里,他眼里都是蔺晨:“躲我的心。”

“心是躲不开的,但是可以藏起来,”蔺晨反手把那纤长的五指握在自己的掌心,神色坦然,“但藏起来也没用,终有一日会无处躲藏。”

“我……”萧景琰有些局促,不知该说些什么。

“嘘……”蔺晨一根食指按住他的唇,笑容溢出唇角,“什么都不必说,我都懂。”

那一个喜欢,一句情爱,一字你我,早就在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润物无声,化作两人间和谐温暖的默契,说不说出来已经无所谓了。

至于那名那份,那能相伴到几时的问题,也不是蔺晨此时在乎的事。

当下心意相通,朝朝暮暮日日夜夜不分离,这才是最重要的。便是日后不能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时也总是有回忆可追忆的。

这便足矣了。

秋日悄然过去,雪花片片飘落,冬天已在谁也没察觉的时候肆无忌惮地闯入了金陵城,就如同那欢喜一般,霸道得不像话。

来时没打招呼,住进心里就再不出去了。

今年金陵的冬天,大概是十四年来最暖的一年了,萧景琰想。

—tbc—

其实这个中短篇一共10章3万字

我收成了一个小料,放在1113楼诚only @木一一© 的展子上场贩啦

场贩专拍链接戳这里拍下备注lo的ID哦~

给蔺靖楼诚添砖加瓦啦!2333

小伙伴们快去玩哦(也是可以现场付钱拿本子的哈,因为上面介位太太缩,她对算账不是辣么在行,所以,她推荐尽量这个方式)

以及,后面4章暂时不打算外放了

去不了楼诚only的也别担心,小料印了50份,我估计场贩是一定卖不完的,如果有耐心的话,静候通贩吧

爱你萌~

评论(8)
热度(53)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