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一个段子

最近略忙,码个小段宣本子哈

江山江湖: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场贩专拍链接:请戳这里(拍下请备注LO上ID)

本文灵感和倒数第二句话来自于最近沉迷着的灵魂摆渡

————————————————

蔺晨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对萧景琰动的情,反正跟他在一起有些年头了,还从未有过厌烦的时候。

萧景琰也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对蔺晨省了情,但自从这人抛弃了江湖上的逍遥自在自愿留在金陵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他辜负不得。

 

“不后悔吗?”萧景琰总是这么问着,“大好河山可比我这皇宫好看得多吧?”

“后悔什么?江山确实比皇宫好看,”蔺晨总是瞪他,然后又笑他,“可你比江山更好看。”

那春风吹过,满城樱花尽放,像是一片灿烂的海洋。

 

后来啊,萧景琰也不问了。

春日听黄鹂鸣翠柳,廊下看蔺晨作画,亲手烹茶添一缕清香;夏日嗅蔷薇香气飘满园,庭中闻蔺晨一曲笛声悠扬,与他撑伞赏黄梅时节点滴细雨;秋日赏枫叶红于二月花,演武场上与蔺晨共舞一剑,同染满身金桂香;冬日品梅雪争春,殿内陪蔺晨围着火炉小坐畅聊,各执一壶暖酒引吭高歌。

 

年年岁岁日复日,萧景琰觉得自己很幸福。

如果庭生没有带着自己交给他的边境戍防军反叛的话。

 

“想过那孩子心生反意吗?”蔺晨那夜问。

萧景琰摇头:“从未想过。”

“其实长苏提醒过你的。”蔺晨陪他站在金陵城楼上,看着已经兵临城下的反叛军。

“我知道,”萧景琰往他身边靠了靠,中秋还没过,他却觉得通体寒冷,“可我膝下无子,他何必如此着急?”

“献王急不急?誉王急不急?”蔺晨拉着他的手往怀里扯了扯,“姓萧的,骨子里都透着冷血,又何况他一个掖幽庭出生的孩子。”

“我也一样?”萧景琰瞪他一眼,想挣脱那只手。

蔺晨却捏紧了不让他动,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情绪:“你也一样。”

 

禁军虽然骁勇善战,但到底不如边境军人多势众,又常年驻守京城,战斗经验甚是匮乏,示意,这金陵城在第二日朝阳升起的时候,到底是破了。

那金黄色的阳光也洗不去城内外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已经加了冠的萧庭生满脸血污拿剑指着萧景琰:“义父,我再叫你一声义父,禅位吧,我留你一条命。”

“这称孤道寡之位我从不稀罕,你要,我给你,”萧景琰神色淡淡,还真的不介意将江山拱手让人,“我这条命,你不留,我也不稀罕。但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善待蔺晨。”

彼时那向来白衣的人早就看不出昔日风采,一脸烟熏火燎的黑,他保护萧景琰的时候腿受了伤,被萧庭生的手下架在一旁,此时却瞪着眼骂:“萧景琰你混蛋!”

往前走几步拿胸顶着那把当年先皇抵着他胸前的剑,他冲着蔺晨笑笑:“这句话错了,不是混蛋,是冷血。”

冷血到愿意独自一人赴黄泉,徒留蔺晨一人盘桓人世间。

 

胸前一热,萧景琰只觉被一个人拥在怀里,很温暖,暖到身上的疼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他睁开刚刚紧闭的眼,却看见了蔺晨:“你……”

“嘶……”蔺晨用力抱住他,“真疼啊……”

那柄剑从蔺晨背后刺入,血色渐渐在他早就看不出颜色的衣衫上蔓延。

“这是何苦?”他二人带着萧庭生的剑一同跌坐在地上,萧景琰倒在他怀里道:“活着多好?”

“既然你的生我不能相随,”蔺晨眼里笑意满满,“那么你的死,我愿意陪。”

 

等来世吧,我陪你一生一世。

—fin—

全世界都在偶遇我林,我只能码个be自己悲伤一下了_(:зゝ∠)_

评论(3)
热度(32)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