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见众生】其一

明天就是魔都楼诚only啦~其实很遗憾我不能去

依旧放个链接宣本子:

江山江湖: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场贩专拍链接:请戳这里(拍下请备注LO上ID)

场取摊位为A7,A8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ps:本文仙侠au

——————————————

琅琊山是块风水宝地,人杰地灵,久而久之的,自此山间化生出一灵狐。灵狐以天为盖地为庐,饮山间朝露食山间野果,长到五百岁上的时候,幻化成人形。

自名曰:蔺晨。

夜如何其?夜乡晨。

那是一天当中蔺晨最喜欢的时光,所以他以此为名。

 

有了人形他便方便多了,在有人烟的地方也呆了几十年,见识过了王朝迭起盛世繁华,见识过了烽火连天民不聊生,顿觉索然无味,遂又回了山林,过回自己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在人群里呆久了,猛地又变回自己一个,他突然感觉分外冷清,左思右想,索性将从前救助过的人和捡到的孤儿又重新聚拢到自己身边,在那山清水秀的琅琊山巅成立了一个收罗天下趣闻的机构——琅琊阁。

其实一开始,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

后来他却在那些收罗的故事里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一方天地。

 

其一

“行啦!该放手了!”蔺晨劝慰这对面的那个身影,盘腿坐着,眼却瞟着外面。

“如果不放手,我会如何?”那人影倒也不似蔺晨从前遇到的那种哭哭啼啼的,反而很镇定。

“若是今夜子时还不跟黑白无常走,”蔺晨袖手回望,叹了一句,“你就是孤魂野鬼了。”

“也无所谓。”那声音反而有些如释重负,“转世轮回我还怕丢了这些回忆这些人,就这么留下来,也很好。”

“萧景琰你能不能别如此幼稚!”蔺晨皱眉呵斥他,转脸又给外面站着的两个鬼差作了个揖,这才扭回头继续劝,“你阳寿已尽,徒留人间也无人看得见你,又何必执着?”

“人生于天地,总要执着点什么,不是么?”萧景琰抬头看他,目光清净悠远,“蔺先生就没有什么执着的事?”

刚刚想要矢口否认,蔺晨却觉得自己多年未曾加速跳动过的一颗老狐狸心渐渐有些不受控制了的趋势,他长舒一口气,去扯那个已经是灵体却依旧瘦削的手:“听我的,跟他们走吧。”

可他却在萧景琰手上却写着:放心,我会带你重回人间。

好似认真考虑了一番,萧景琰站起来“勉为其难”道:“好。”

门外候着的管家蔺荆只觉一阵阴风过,室内那个神神道道自言自语的自家主子又沉默不语了起来。

“阁主……”他张嘴,可话还没说完就让蔺晨一个白眼飞过来,只得改口,“少阁主……”

“我有这么老吗?!”蔺晨瞪着眼踱过去,一个折扇敲在他头上,“叫我少阁主就这么难受?”

“不难受。”蔺荆低头吐舌。

叹了口气,蔺晨也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算了,阁主就阁主吧,找我什么事?”

“您说过有人来问志怪之事就来禀报您,”蔺荆递上个小纸条,“书童整理,发现有人来问,起死回生之术。”

纸条从指缝中滑落,蔺晨扬了扬眉毛:“这还真是,有趣了。”

 

凡是能来求起死回生的,一定都建立在对魂魄一说的信任之上,这倒也省了蔺晨对术法的掩饰。

可这次与以往都不同,当他出现在正堂时,竟见到了熟人。

“霓凰郡主?”蔺晨挑眉拱手,“怎么是你?”

厅堂里负手站着的是那个此时应该镇守在云南的一方诸侯——穆门女将穆霓凰,她回身拱手笑了笑:“兄长说,有难事就来琅琊阁找您,定有办法,霓凰只能姑且一试。”

脸上不动声色,蔺晨心里却把梅长苏骂了个狗血淋头,他微微一笑:“那么,郡主此来,到底是因为碰上了什么难事?”

“我想求先生让皇上起死回生。”一脸英气的郡主一字一顿。

此时距离蔺晨自梅岭把梅长苏救回来,已经过去了三十又三年,萧景琰早就当上了皇帝,稳坐江山,倒也没辜负了梅长苏呕心沥血地帮他,而他也确实没食言,这二十年来励精图治,百姓和乐江山如画,也算是实现了梅长苏生前的愿望。

他这个大梁皇帝当得称职,却一直膝下无子,前些日子得了重病将皇位传给了义子庭生之后不久就撒手人寰了,这本也是正常的事。但好巧不巧的,这萧景琰死后竟然有本事以灵魂的形态飘到了琅琊山来,说什么都不入轮回。

而今日霓凰郡主前来,恰好求得竟然就是让萧景琰起死回生。

蔺晨沉吟少许:“我以为,你想求长苏回来。”

“兄长此生无憾,大概早已经转世投胎了吧?”霓凰郡主笑着摇了摇头,“蔺先生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关于您的身份,兄长早就告诉我了。”

心里哀叹一声交友不慎,蔺晨脸上堆砌的笑容换成了个比较自然的:“既然长苏说过我是谁,那他也一定说过,来我这儿求是一回事,求不求得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那一袭长衫的女将却仿佛早就料到他有此提醒,依旧面不改色,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几案上,竟转身就走:“兄长还说,若我所求您不应,便把此物拿出来,便万事大吉。”

躺在几案上的是一柄剑,微风将霓凰郡主那句话的尾音送到蔺晨耳里,他低头望去,竟勾起了些许回忆。

 

其实蔺晨与萧景琰的相遇,甚至远早于梅长苏。

那大概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萧景琰还不过是个不受宠爱的皇子,十几岁的孩子就被派到北境苦寒之地,还美其名曰“历练”。

“喂,小孩?你迷路了吧?”

萧景琰在这座已经被漫天大雪覆盖着的山里走了近两个时辰了,周围静悄悄地,冷不丁听到一个人说话,他吓得一激灵,本能的抽出佩剑,四处打量着:“谁?”

嗤笑声由上而下传来:“还挺有警惕性!”

萧景琰仰头望去,费了不小的力气在那白色的雪里找到了一件白衣,他声音有些颤抖,反而更怕了:“你是人是鬼?”

蔺晨低头俯视这还没加冠孩子,游戏心起,他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竟未曾带起一片雪花。在那孩子面前站定,他摇着折扇:“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不算说谎,但非人非鬼他却也没说自己不是仙,再加上好好歹歹活了有个上千年,那一袭白衣配上看破世事的眼神,却引得萧景琰一阵误会:“难不成您是仙人?”

嘿嘿一笑,蔺晨不置是否,只问:“我看你在这山里转了许久,难不成,迷路了?”

萧景琰只当他默认,连忙点头:“是啊是啊!”

“你这穿着也不俗啊!”蔺晨却不说给他指路,反而上下打量着他,“怎么出来也不跟个随从?”

虽说不太受宠,但萧景琰好歹是个皇子又身处军营,一身玄甲在雪地里泛着寒光,身后的红色氅衣一看就是用上好的貂皮所制,是以若要人看出他出身显贵,倒也不难。

可出乎蔺晨的意料,眼前的小将仿佛并不愿意提起自己的身份,只是后退一步,低头道:“仙人能带我出这座大山吗?我得尽快回去。”

化生为人之后蔺晨甚少与人打交道,更别提做好事了,但今日例外,看见这个还不到自己胸膛高的孩子,他本能的想让他平安。

白色的外袍兜头盖脸把萧景琰裹了进去,蔺晨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闭上眼睛。”

身子一轻,萧景琰有种自己飞了起来的感觉,连忙听话的紧闭双眼,缩在这个怀抱里,紧露出来的双手紧紧扯着蔺晨的袍子,像是害怕掉下去。

北风在耳边呼号,大地在他脚下略过,萧景琰因为一时好奇睁开了眼,便再也不想闭上了。蔺晨低头往怀里瞅了一眼,只是轻声笑着:“不害怕了?”

飞行的体验与御马飞驰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却一样能带给萧景琰快感,他猛摇头:“不怕!”

袍子温暖,萧景琰快要冻僵了的手脚很快缓了过来,穿着铠甲的胸膛依旧能感受到对面那颗心脏有力的跳动,这个人在自己头顶上呼吸浅浅,甚是踏实。

如何还能怕呢?有仙人在保护他啊!

 

再次脚踏实地的时候,萧景琰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不舍。他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军营,喊住了要走的蔺晨:“仙人!”

蔺晨回头看他:“怎么,还不回去?”

萧景琰紧走两步凑近他,解下自己的佩剑道:“多谢仙人送我回来,此剑赠君,聊表谢意。”

那剑鞘古朴无华,只是剑柄上镶了颗黑曜石,象征着它的不俗。

蔺晨盯着那剑许久才接过来,笑着摸了摸萧景琰的头:“那我就先收着,等他日你我有缘再次相遇,我还给你。”

话音刚落,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他在消失的时候顺手也将萧景琰脑海里关于他样貌身份的记忆抹去了。

漫天大雪中,红色的氅衣迎风飘着,萧景琰茫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丢了些什么。

那呜咽如泣的风声中,蔺晨驾云飞向远方,扭头看了依旧伫立在那里的少年,在心里说:

应该是有缘的,萧景琰,我等你。

 

再遇见萧景琰就是近二十年后的事了,而重逢之时,蔺晨却因为受知己梅长苏之托,去骗这位故人。

“就是这样,”蔺晨讲完了梅长苏的身体状况,隐瞒了他时日无多的事,袖手倚在桌上道,“太子殿下还有别的事要问吗?”

“先生确定小殊无大碍?”萧景琰跽坐在主位上,双手抚膝身体前倾,满脸的焦急,“北境苦寒,不比金陵,我还是担心……”

“北境他也不是没去过,再说不是还有我随军保驾呢吗?”蔺晨抬头直视他,眼里多了几分探寻,“与长苏相识也有些年头了,我这人别的不在行,做个大夫倒是很有把握。”

萧景琰收回前倾的身子,微微低头,半晌后才轻声笑道:“也不知为何,对先生总有一种仿若旧识的感觉,莫名的相信您。”

蔺晨本来斜斜的靠在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听闻此言不由得身形一僵,笑容有些不自然:“哦?这倒是稀奇了,在下如此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难道还有人与我相像不成?”

要说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蔺晨也确实配得上这两个词,可他自己说出来,萧景琰却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但他忍住了,只是认真答道:“并不是样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是从前见过先生,但我忘记了。”

蔺晨打了个哈哈敷衍过去,只当没这回事。

 

活得年岁久了,这回忆总是没完没了。

蔺晨这一整日盯着那把剑什么都没做,独独回忆了这个叫萧景琰的整个轮回。

他记得当年在梅岭他为了救人而现了本相,后来这个被他救了的人自己改名为梅长苏,这人一颗七窍玲珑心,也快成精了,每每撞破他盯着这剑看的时候,总是怂恿他去找剑的主人,即使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萧景琰。

“别跟我说什么‘从未得到就也不会失去’的鬼话,连得到都没得到过,怎么就知道一定会失去?”

蔺晨记得这混蛋是这么说的。

即使现在他依旧觉得这句话错得离谱,但他还是打算去把萧景琰从冥界拉回来。

“阁……少阁主,”蔺荆缩脖子低头,“您下定决心了?”

“嗯,”蔺晨掐指算算这事的可行性,“我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你看守住后山,别让孩子们乱跑闯进来。”

“逆天行事是大忌,要遭天谴的!”蔺荆急急劝着,“您不至于为了个凡人——啊不——现在是鬼魂了,不至于为了他就要折自己的寿命吧?”

“谁说我要逆天行事了?”蔺晨白了他一眼,“让你守住后山是因为我要用那颗蟠桃!”

昆仑山上西王母的桃园里三千六百株桃树,其中有一千二百株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这蟠桃给了萧景琰,问题倒也迎刃而解,不用说留得萧景琰重返人间,以后便是肉身不腐灵魂不散,算是个长生不老。

“可这蟠桃是梅先生飞升之后留给您的……”蔺荆是琅琊阁里所有凡人中唯一一个知道蔺晨身份的人,这下更惊恐了,他连连摆手,“若是没了这蟠桃,您怎么成仙?”

“反正梅长苏如今入了仙籍,用了它日后还是有机会的,”蔺晨倒是不觉得用了有多心疼,“所以如今的难处在于他的肉身。”

帝王驾崩,这尸身自然是要葬在皇家陵墓的,那地方聚集了代代术士和能工巧匠的阵图,饶是蔺晨法力高强,也是不好进的,更别提如今萧景琰的灵魂已经被鬼差带到了冥界,如何让灵魂重新回到肉身也是个难题。

考虑半晌也没个结果,蔺晨叹口气站起身来:“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tbc—

本文多长我也不清楚,但大概也是个3万以上吧

之前的【不渡忘川】因为卡住了,所以索性隐藏了起来,但如果以后有感觉了还是会继续写的~

评论(4)
热度(27)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