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江山江湖】其七

为了宣通贩我打算再来更个两章,不过最后就不放了哈~

通贩链接戳:《江山江湖》余本通贩(随机掉落场贩附赠的书签哦~)

实物图和具体信息请戳:《江山江湖》打样+宣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

一场时疫 上


心意相通,自然万事顺遂,蔺晨连没事哼着小曲逛御花园看那一草一木,都觉得甚是可爱。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这么严肃啊!”蔺晨这日正好心情地在花园里赏梅,转脸就见到了萧景琰苦着一张脸,好心情消了大半,“又是朝堂上出乱子了?”

“刚打退了大渝,北燕又来扰边,”萧景琰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脑子里的烦心事都甩出去,努力舒展眉头,“这个年又过不消停了。”

“你驻北防军有十万,也不能一味防守,适当予以还击还是必要的,”蔺晨左右瞄着没人,把那人的手捞入自己的袖子里握着暖着,“不然还都以为大梁好欺负的。”

萧景琰倒是没缩回去,只是接着说:“我何尝不懂,只是大渝被重创之后可也没闲着,指不定怎么虎视眈眈呢,驻北军有限,若是全力打击北燕,让大渝钻了空子可不得了。”

“那你放心好了。”蔺晨笑容满满,显得自信得很,“大渝此时可没工夫攻打你的大梁。”

这话里好像透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知情味道,萧景琰十分好奇,凑过去问:“此话怎讲?”

“我若说了,可有我的好处?”蔺晨却话说一半,开始讨价还价了。

“嘿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什么都讲价钱啊!”萧景琰在他手心使劲挣了一下,复又放回去用力捏了一下,瞪眼道,“张嘴闭嘴讲好处,你怎么那么俗?”

“人吃五谷杂粮,想不俗气也难。”蔺晨抖了抖眉毛,竟毫不反驳,“重点在于,陛下要给我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萧景琰无法,只得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我想要的,陛下自然心里清楚。”

蔺晨一双眼睛里泛着桃花,倒是让萧景琰想不懂都难。他咬牙切齿:“光天化日之下,难不成蔺少阁主想耍流氓?”

“说对了,就看你肯不肯了!”蔺晨手里攥着琅琊阁送来的小纸条,柔和的笑容挂在嘴角,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脸一瞬间就红了,萧景琰却也没那么大的脸面拉下来说一个“同意”。

仿佛得到了那人的默许,蔺晨猛地凑过去,在那双薄唇上偷了一个温度,而后笑着跑开。

还没反应过来,萧景琰只觉得自己唇上一热,还带了些许刚才的梅香,就瞬间远离了。他愣愣地望着雪地里那个一袭白衣跑向远方的身影,却突然喊道:“蔺晨你给我回来!话还没说明白呢!”

“琅琊阁前几日传来的消息里说,大渝的老皇帝快要病死了,他那几个儿子都是有些能力的,谁也不服谁,”蔺晨在前面转角处等着,见人追来就冲出来就正抱了个满怀,笑着解释,“之前大渝的兵力强盛是因为一心入主中原,如今皇位摆在眼前,他们内斗还来不及,怎么会有时间扰你的边境?放一百个心好了,不会来的。”

萧景琰顿觉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此,我就放心了。”

没了后顾之忧他还在蔺晨怀里这件事也被他选择性的忽略了,突然凉凉地来了一句:“大渝的老皇帝,病得很是时候啊!”

蔺晨把头放在他肩上,“嘿嘿”笑着:“挺聪明的嘛!日后谁在说你没脑子,我第一个不答应。”

“少避重就轻,”萧景琰在他腰间掐了一下,听到那抽气声满意一笑,又严肃问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参与其中了?”

“参与了一点吧,”蔺晨哼哼唧唧承认,“两个多月前大渝四皇子亲上琅琊阁,求问如何越过他的太子哥哥,坐上那个至尊之位。”

“你回答了?”萧景琰皱眉,“我还真没看出来,如此文质彬彬的大渝四皇子,有如此野心。”

“怕是他的亲父兄都没看出来,你才见过他几面?”蔺晨轻声笑着抬起头来,一只手抚上对面好看的眉眼,“我自然回答了,毕竟人家都把价款送来了,送上门来的买卖岂能不做?”

“什么价款?”萧景琰甚是困惑,“你帮他做这么大一件事,图的应该不是钱财了吧?”

冬日里的北风吹来,带动梅枝上还带着香气的落雪纷纷飘在两人身上,蔺晨的声音在风声中,甚是突兀:“他日若四皇子荣登大位,有生之年不得对大梁动一兵一卒。”

突然间,再冷的风也吹不进萧景琰心里了,他只觉得胸膛有团火,直烧向眼角,逼出一滴一滴泪蒸腾出来,又在寒冷的空气里凝结成冰。

“别哭啊!”蔺晨顿觉手足无措。

“以后谁在说我没脑子,我可有话回了。”萧景琰握住自己脸上的那只手,破涕而笑,“这天下比我没脑子的人,是蔺少阁主啊!”

“嘿你这人!”蔺晨手上一捏,扯着那人脸上没二两肉的面颊使劲往两边扯,“你现在不端着皇帝的架子了是吧?”

嘴被扯得变了形,萧景琰说着直漏风的话:“端着太累!”

忽然收了手,蔺晨轻咳两下,放声道:“皇后娘娘,我这就退下了。”

萧景琰一下子僵直了身子,不敢肯定身后的人看到了多少他与蔺晨的动作,是以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柳氏。

蔺晨低头行了一礼,而后扭头跑远了才大笑出声。

萧景琰这时候再回头去看,那红梅白雪的小径上,哪里有人?

“幼稚!”被骗了的人摇摇头表示不理解年近不惑的人了,还如此顽皮,而后也追着那人跑去,“蔺晨!你给我站住!”

 

雪地里疯玩够了,回了养居殿却被高湛好一通絮叨,两个人被强迫着换下了湿衣服湿鞋,又被硬塞了一杯热热的姜茶抱着喝。

火盆边,身上披着毯子的两人对视一眼,明智的选择不与这个年事已高的父亲辈的人争论。

一时间殿内无声,直到宫人打破沉默:“陛下,齐王殿下求见。”

登基第二个月,萧景琰就封庭生为齐亲王,取他父亲“祁”的谐音,也算是告慰了祁王的在天之灵。

“快请进来吧。”萧景琰笑着说,“这冬日里的,他还想着过来给朕请安。”

“景琰,我就回避一下了哈?”也不知何时开始,蔺晨把那个“萧”字也省了,显得温暖暧昧,“你们父子两个好好议事吧,我去鼓捣我那几株草药。”

“你也有日子没见到他了吧?”萧景琰把本已经站起来了的人有拉得坐了下来,“我没什么事要避着你,你老实坐着喝姜茶吧!冻坏了高湛又要唠叨。”

这话说起来好像挺有道理的,蔺晨想想就没离开,只是稍稍挪开了一些与萧景琰的距离,免得这天生敏感的孩子误会。

萧景琰眼神有一瞬间的灰暗,却在那十几岁的孩子进来时转眼变得和煦如春风:“庭生来了,快来火边坐。”

萧庭生是先给他和蔺晨行了礼才过去的:“父皇,蔺先生。”

“有日子不见,长高了,也壮了!”蔺晨眯着眼上下打量他,“长苏要是泉下有知,一定高兴。”

“我也想苏先生了,”萧庭生微微低头,“总想回苏宅去看看。”

“看看可以,但睹物思人实在是不必,”蔺晨笑着道,“长苏对你的一片心思,我想你这么聪明,不会不懂。”

“先生说的是!”萧庭生直起身子来,又行了一礼。

“这次来,可有什么事?”萧景琰示意他快坐,转而问道,“你母后可是总说不见你,跟朕抱怨许多次了,说是不该这么早让你开府建衙。”

“父皇忘了?两个月前列将军去徐州布防,您允儿臣也一同前往,儿臣是今日刚回京城的。”萧庭生笑了笑,提醒道。

“哦是了,”萧景琰猛地想起来,“战英呢?你既然与他一同回来,他这个时辰应该进宫呈奏报了。”

“父皇,列将军来不了了,”萧庭生神色凝重,“徐州出现了时疫,疫情严重,列将军在徐州控制不住疫情,这才拜托儿臣先行回京奏报。”

—tbc—

介里给基友也宣一下哈!错过楼诚only的旁友们快瞧过来~

   

1113楼诚婚礼场贩剩下的余本和官滩周边已经清点完上架,链接看这里:

   

《Sugar》:点这里。

   

蔺靖福袋:点这里。

   

《江山江湖》:点这里。

   

《不忘》:点这里。

   

《人间清雅》:点这里。

   

明信片:点这里。

   

《不忘》&《人间清雅》:点这里。

   

官滩上方巾、lomo卡、钥匙扣:点这里。

   

 @吃松饼的呆萌 的本子《呆萌的小火车》、《备胎也是可以转正的》也一起上架:点这里。


评论(4)
热度(37)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