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闲岁】

短篇一发完,本文既是《琅琊榜》同人,也是《怀瑾》同人

 @林林殊 我家催已经同意了~

 本篇为给@日暮江湖相忘远 的生贺,阿远生日快乐!!

不好意思晚了一天,昨天……不可说不可说……

文有肉!生子高亮!

耳机宝宝的行重

————————————————

蔺怀瑾这辈子只敬佩两个人,一个是他爹爹,能脸皮厚到赖着他爹一辈子,一个是他爹,能容忍他爹爹一辈子。

儿时他不懂这些,但小小年纪,他只觉两位父亲的相处模式十分有情趣。

 

“蔺晨,”梅长苏按住那一袭白衣之人的手,“别喝了。”

“没醉。”蔺晨反手握住那微凉的指。

“你喝的这么急,让我不能不多想。”梅长苏捏了捏他的掌心。

“哦?”蔺晨挑了一侧眉,“多想些什么?”

梅长苏故作严肃:“从实招来,是不是怕我偷喝?”

“哈,哈哈哈哈……”微醺状态下,蔺晨的笑声肆意畅快,仿佛要穿透那浩瀚星河。

“不是怕你偷喝,”他笑够了,推开小几,俯身贴近那人面庞,“是我要亲口喂你喝。”

“蔺晨!唔……”

梅长苏想说怀瑾还没睡,别老不正经。

可剩下的那半句话却被蔺晨拆吃入腹。

 

肉文不老歌链接

肉文简书链接

 

“飞流哥哥!”怀瑾从主屋门口跑进另外的院子,高声喊着。

“这里。”飞流盘腿坐在树上,一跃而下,站在他面前。

“飞流哥哥我跟你说件事哦。”小怀瑾比飞流胸口还低些,仰着头,头上两个总角,像是两个圆滚滚的包子,他眼里亮晶晶的,闪着好奇,“为什么我爹爹在叫啊?他不舒服吗?”

眼神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颤抖,飞流迟钝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嗯!”

“不舒服要请晏爷爷啊!”怀瑾孝顺懂事,抬腿就往晏元屋子里跑。

跑着跑着,他突然觉得腰间一紧,而后双腿腾空,再落地时又回到了原位,顿时小嘴一瘪:“飞流哥哥!”

“能治好!不用!”飞流不知该如何解释那俩大人所做之事,只得含糊说蔺晨自己能治好,不能去找晏大夫。

“哦……”怀瑾没什么心眼,他飞流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遂招呼了身后那只威风凛凛的白虎,“雪球,走了,我们去睡觉!”

那白虎低吼一声,踮起脚尖悄无声息窜到他身边,低头蹭了蹭他的小手,一人一兽,就那么离开了飞流的房前,徒留如今已经成年了的俊冷男子一脸犹豫和纷乱独立院中。

 

一手遮眼,梅长苏任由蔺晨给自己擦身换衣,不说话。

“怎么,这会儿害羞了?”蔺晨笑问,“刚刚很是强硬嘛!”

哼了一声不服,梅长苏通红着脸颊撤下手,小小声道:“我刚才,好像听见小瑜儿的声音了。”

“听见就听见了呗。”蔺晨用熏暖的被子把人裹住,见他并无睡意,便与他同回廊下,酒已凉,茶却刚好入口,两人相拥而坐,遥望明月。

“什么叫听见了就听见了?!”梅长苏对他的态度表示不满,“明天他若要问,你可想好了如何回答?”

“想好了啊!”蔺晨一脸理所当然,抿了口清茶,齿颊留香,只觉惬意,转头看他一脸忐忑,笑着轻吻他脸颊,撑开他拧成了个“川”的眉头,“我就说,给他造弟弟呢。”

“一派胡言!”梅长苏脸色酡红,明明没喝酒,却像是醉了一般,半晌才叹了口气,望向院中枝繁叶茂的古树,“大抵我这辈子的遗憾,便是不能给怀瑾填个弟弟了。”

“此言差矣,”蔺晨摇着修长的食指,表示不赞同,“而今你我不过年近不惑,大好的岁月在后面呢,谁又能肯定你我跟下一个孩子没有缘分呢?这大千世界,缘之一字最是奇妙,你若信,它便如清风一般,该来的时候就来了。”

梅长苏哂笑一声,点头应了,心里却觉得,不过是哄人的话,不值得相信。

夜静了,微风拂面,两人这才发现外面竟下起了丝丝细雨。遥望金陵的方向,梅长苏吞吐呼吸,闭上了双眼。

漆黑一片中,他仿佛看见了当年自己一叶轻舟独立于双插帮的大船前,那仿佛是作为梅长苏生命的伊始,也仿佛是作为林殊生命终结的开始。

时光匆匆而过,一转眼,已过去了近十年。

掌心突然一暖,蔺晨对上他的眼:“茶是初春新采的碧螺春,水是山下荷塘里日日收集的朝露,你尝尝。”

不提林殊是何等年少轻狂,亦不想梅长苏是何等风光无限,蔺晨只劝他品茶。

是了,梅长苏笑,不管自己骨子里到底是谁,他是他自己,他是蔺晨的人。

幸而自己存在于这片春生夏长的天地间,幸而身侧这人啊,不论莺飞草长秋收冬藏,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次年,江左盟宗主次子出生,取名为怀泽。

心怀天下,泽被苍生。

多年后廊琊居士的那本《琅琊杂记》提到过这两个霁月清风之人一世恩爱琴瑟和鸣,传为一段佳话。

一时间这本杂记也被江湖人士奉为神作,近乎人手一本。

 

琅琊山巅,须发尽白的蔺怀瑾仰望湛蓝的天空,他想,他的两位父亲在遥远的天边一定还是那么恩爱,爹一定嫌弃死爹爹的嬉皮笑脸,爹爹一定会缠着爹不许他这不许他那。

“哥,”蔺怀泽在房中叫着,“哥你再不来吃饭飞流哥要打人了!”

“就来。”他笑着答了一句。

—FIN—

本文中出现的原创动物和人物,都跟《怀瑾》有关系哦~

详情请继续追林林殊太太的文看下去吧2333

评论(30)
热度(120)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