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红尘无味】【番外】

群里打赌我赢了,所以来更文宣本

【蔺苏生子】《怀瑾》的预售链接:猛戳我(有惊喜哦~!具体什么惊喜就得等催爸爸自己公布啦~) @林林殊 

【蔺苏个志】《同心》的预售链接:猛戳我(预售很快就结束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折霜_ 介位是作者哒!


鉴于这故事是一年以前的,我放个前情提要吧_(:зゝ∠)_

前情提要:【楔子】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终章   【后记】   

————————————

七万年后,昆仑虚。

“上神回来了,也算是皆大欢喜。”梅长苏坐在墨渊下首,神色肃静,“不败的战神当真未曾败过。”

墨渊就那么个带笑的眼神看着七万年前的副将,说:“可你大概是不愿意见我的,这次来,所为何事啊?”

七万年前的神鬼大战,天界损失的不止一个墨渊上神,还有那个不论是在六界还是在梅长苏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蔺晨。

梅长苏一直都不愿意想起那段往事。

“不过是活得久了,也是愿意回来看看老元帅的。”梅长苏拱手。

墨渊虽不是以推演而闻名,察言观色却也是一把好手,就笑着指了指他说:“是来问我如何魂飞魄散又回来的吧?我知道你心里惦记着蔺晨那小子——”

“上神,在下九重天那边还有些事未处理,”梅长苏突然打断了墨渊的话,起身说,“这就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墨渊回答便扭头就走,他怕再坐一会,眼里的泪就憋不住了。

梅长苏大概有那么几万年未曾落过泪了,也几万年未曾笑过了,他知道九重天上如今的小仙官们都在背后叫他“冰块脸”,但却从未在意过。

他这些年来把药理研究得个透彻,仙术道法也样样精通,唯独琢磨不透人心,总是午夜梦回,觉得蔺晨太狠心,那一日便是两人一同羽化,也好过如今独留他一人在这世上。

孤寂。

 

 

“你不打算出去解释解释?”墨渊等梅长苏走得远了才望着空无一人的大堂轻声问。

“如何解释?他现在怕是怨我呢!”那声音若是梅长苏听,定然认得是谁,“再说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他不会喜欢了,倒不如在他心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可供怀念,多好?”

“我从前还以为你多懂情爱之事,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墨渊盯着眼前的那团隐隐约约明明灭灭的影子嘲笑,“他要的,就是个美好的印象?”

“再等等吧!”那影子悠悠荡荡叹了口气,“如今这术法还不一定有用,若是不能完好无损的回去,还不如就生生世世做个凡人,重入轮回。”

“你少来!折颜那老凤凰可是为了你才涅槃重生的,如今你不过就是需要的时间长点,连眼睛都回来了,还要如何?”墨渊斥责,“还连累得帝君耗尽了真气,清那妙义慧明境内的浊气之后大睡了三百年,你欠了这么多人情,如今再说重入轮回,你可好大的出息!”

墨渊说话不客气,也只有他未给过蔺晨的重生什么帮助,才如此语重心长毫无顾忌。

“好好好,我错了好吧!”那人影做出个隐隐约约的躬身姿势,语气里却依旧是嬉皮笑脸的。

“不过你也别想着好,”墨渊知道他不过是敷衍,就威胁他,“等你回来,私自将判入地狱的人带回九重天上是什么罪你自己知道,轮回你是跑不了的!”

“诶呦你们还真告诉天君啊!”那人影本是要缩回墨渊面前的陶罐继续调息着的,听到这么一句顿时就叫唤了起来。

墨渊都能想象这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愁眉苦脸,遂笑道:“谁知道,折颜这家伙真有本事拽了你回来?”

 

 

天君在蔺晨重新修回人形的第二天宣了罚,果然是重入轮回转世为人。

且要他在凡尘十世修行,算是小惩大诫。

宣罚的时候梅长苏不在场,他那时候正端坐在药王府里进行酿桃花酒的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次尝试。

“王爷,主人回来了!”竹鸢一路狂奔到院子里大呼小叫着,生怕全世界都不知道他家主人回来了。

她家,主人?!

梅长苏手上的花蜜洒了一地:“谁,回来了?!”

“主人,主人回来了。”竹鸢还在喘,梅长苏已然没了影子。

“阿晨?!”梅长苏赶到南天门的时候正看见蔺晨被两个侍卫带着从面前飘过。

他记得他家阿晨只是回头冲他笑了笑,说了句:“等我。”

 

 

人间,子夜。

“你是谁?”蔺晨一脸警惕望着自己面前的白衣公子,虽然感觉他不像是要害自己,但能躲得过这许多侍卫进了自己的院子,本事定然不小。

“在下,梅长苏。”那白衣公子袖着手往前走了两步。

“你好生面熟,”蔺晨正是弱冠之年,觉得此人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见过?”

“见过,”梅长苏知道蔺晨喝了孟婆汤,不该记得什么前尘往事,却为那句“面熟”而开心,“我是你的长苏,生生世世都是你的长苏。”

“你说什么?”蔺晨看着那只过来拉他的手,虽未躲开,却也很是困惑:“我不懂。”

“没关系。”梅长苏慢慢靠了过来,将他整个人都拥入了怀,“我懂得就好,你只需知道,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在你身边,再不离开了。”

蔺晨依旧是神色迷茫,梅长苏却笑得眼泪直流。

 

从别后,盼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在,今宵剩把银釭照,相逢犹恐是梦中。


—fin—

过几天真的要更蔺靖了

_(:зゝ∠)_


评论(37)
热度(9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