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平安归来

睡前码的一个小段子

时间线是美国队长3里面的

原谅我原台词没怎么记住,将就看哈~!

是甜哒~!
————————————————————————

“Jarvis,are you there?”Tony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脱口而出这句话。

不出意料的没有那句“at yourservice,sir。”

叹了口气,Tony继续尝试着跟小辣椒解释他并不是对穿战甲这件事上瘾。

不出意料的没有结果。

退休后的生活却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么平静,没有Jarvis的帮助他的生活一团乱麻,钢铁侠没了那件战甲,仿佛心里的战甲也不见了,他颓然坐在宽大的沙发里,前所未有的孤独。...


【福华】【家人在身边】

 那个,我得说,这篇不涉及到案子,就是想让他们俩好好谈个恋爱。 
好像也不怎么扣题orz
—————————————————————— 

“爸爸!”

一声开心的欢呼,把John从工作的思绪里扯了回来,他笑着将面前的女孩揽入怀里,转了个圈。

“Sherlock爸爸呢?”牵着手回家的时候女孩子扬起了小脸,好奇问道。

“他今天加班。”

“又加班?”女孩子撅起了嘴,不太开心,“他都两天没来接我了。”

John有点无奈,明明自己才是每天风雨无阻的接送女儿的那个,为什么女儿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

“Sherl,你爸不是答应你了这周末一起去野餐?我想他不会忘的。”...

【锤基】【野心】

就是个小段子,甜的。

————————————————————

仙宫一别已经十年了,不知不觉间,时间也过的这么快。

索尔真的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放弃了继承人的资格,这么些年来从未回来。

洛基突然有点想念索尔了,不,不是因为什么别的感情,不过是缺少一个戏弄的对象罢了。

一定是这样。


但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也没持续多久。

随着他愈演愈烈的思念和对地球越来越多的关注最后被无情的戳破。

是的,他想念他的哥哥,想念仙宫里漫长的成长岁月。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当索尔重回地球继续守护着那个自己钟爱的星球的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当索尔为了保护地球而与奥创的机器人大军作战的时候...

【贾尼】【无悔】

是刀子但是内容不一样,不解释了,有人要看

并不是复联2的梗

————————————————————

如果说人生是场比赛,那么无疑Tony在赛场上一定是最出色的那个。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交朋友从来都不看钱,因为都没有我有钱。

Tony深以为然。

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幸福,大概,因为那个谁不在身边吧。

“Jarvis,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里的Tony显得十分无聊,他对着那个电话那头的优雅男声说话时,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sir,华盛顿这边的相关宣传工作是您塞给我的,现在你又想我了?”那个古板的人可不吃Tony这一套。

“喂,当初那是个玩笑好吧?”Tony满脸黑线。...

【贾尼】【拥抱】

说到Jarvis,Tony眼睛里的神采总要暗上一暗。
他心里是后悔的,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脑子一抽把Jarvis放到幻视身体里。
不过,后悔什么的,对于Tony来说,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后悔又不能拿来吃。
还不如拿后悔的时间来再创造出来一个Jarvis。

“Friday,创建个文件夹。”
“好的,boss。”
所以,从复仇者联盟退休之后的Tony又回到了自己高中时的狂热。
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就执意说要把Jarvis带回来。
Pepper已经好久没有理他了,他也不在乎。
就是好像有一天,doctor Banner来工作间看老朋友的时候,问过这么一句为什么。
然后那个埋头于电脑和各种各样的代码间的Tony睁着那双充满...

【AL】【何时幸福】

莱戈拉斯回家的时候,阿拉贡睡在了沙发上。

那段时间其实他们两个都很忙,一个十一二点才回家,另外一个是下半夜。

通常晚回家的那个躺下来的时候,先到家的那个已经睡着了。

还很熟。

所以,大概这就是生活吧,没了谈恋爱时候的浪漫,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的忙碌。

莱戈拉斯轻手轻脚的放下手里的公文包,然后走到阿拉贡面前蹲了下来。

客厅里没有开大灯,对面那张脸在电视机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沧桑了些。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岁月便在那张自己爱人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写下了诗篇。

倒也好看,好看到莱戈拉斯觉得,连这样一个人到中年的阿拉贡他都爱。

“嗯?你回来了?”阿拉贡睁开了朦胧的双眼,还带着睡梦中的沙哑声线...

【ET】【不再见】

我得说,这篇是刀,是刀,是刀【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我本来不想码,但有人想看刀子……
二设,ooc
——————————————————————
不怎么了解埃尔隆德的人说,中土智者离开中土之前的这段时间还挺愉快的。
有人问,为什么愉快呢?
那人就说啦,因为去了维诺林就可以看见凯勒布里安了啊!那是领主大人的挚爱啊!
屁。
林迪尔可知道的清清楚楚,领主大人可一点也不高兴。
确切的说,没什么比这个时候更让埃尔隆德不高兴的了。
因为他的挚爱,外界谣言里他的知己,正守着密林死活不肯走。
有点让人头疼。

其实离开中土也没什么不好,至尊魔戒被销毁以后,也就相当于打败了索伦。这片大地从此不再惧怕被黑暗笼罩,光明永存。
多好。
是个...

【ET】【随】

现代au,短篇一章完,he
可能有点TE的走向……
有点狗血……
——————————————————————

瑟兰迪尔下班回家之后看到埃尔隆德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时,突然有种感觉。

心安。

他记得曾经有位哲人说过一句很在理的话:爱情是烟花绚烂般的浪漫,婚姻是朴实简单的平凡。

他一直深信不疑。

所以恋爱那会两人也一块扯着手去看过海,山巅上看过日出,人潮拥挤中跨过年,众目睽睽之下接过吻。

也算是做尽了浪漫的事。

如今结婚已经二十几年了,倒真的平凡了许多。

两个曾经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下凡,确实体会到了烟火人间的酸甜苦辣。

倒也不平淡。

瑟兰迪尔一愣神的功夫,埃尔隆德就冲着他这个方向...

【填梗】【ET】【同去】

一章完,二设,现代AU,领主实力宠大王

小短篇,瞎胡扯,纯刀【但是抹着蜂蜜

刀子有点钝,食用请小心

——————————————————————

1惊喜

其实在一起这么多年,瑟兰迪尔一直挺诟病埃尔隆德的浪漫细胞一直都处于休眠状态的,尤其是接连领养了几个孩子之后,那休眠的浪漫细胞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布灭绝了。

所以,当瑟兰迪尔看见办公桌上的那束玫瑰花和旁边署名为“埃尔隆德”的卡片的时候,他是发自内心的不信的。

瞅了一眼管家兼首席助理加里安,瑟兰迪尔大概想起来了:“今天,是20周年的纪念日?”

加里安是肯定的神色。

“可我一会要飞纽约去开会……”瑟兰迪尔有点为难。

“先生,您多久没跟埃尔隆德先生单独吃过晚饭了?”加里安一

唯君在处才别样(下)

Tony生日的当天通常会有很大的party,但出乎意料的是,今年Tony却异常安静的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喝酒,没有邀请任何人。

pepper试图劝他出去散散心,随便找哪个别墅里住几天,但是Tony摇了摇头拒绝了。去哪里有什么区别吗?没有那个优雅的男声提醒自己不要吃太多甜甜圈告诉自己have fun,哪里都一样。

桌子上已经摆了三四个威士忌的空瓶子天色渐暗,他望着灯火辉煌的纽约夜景,醉眼惺忪。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理智告诉他不能喝醉,可是不知为什么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再喝些吧再喝些吧,喝醉了就可以听到Jarvis的声音了。

“虽然喝多了酒的您很迷人但是没有人陪伴的生日是不是有些太单调了,sir?”...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