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章二

前情提要:楔子   章一

——————————

梨园毕竟是皇家园林,开放与百姓的地方不足整个梨园的三分之一,真正风景优美的地方还数外人禁入的地界。

领路的那个下人看样子是个管事,眼力不凡,打眼一望便知萧景琰的身份不同寻常,怕是哪个侯府世子甚至皇子王孙,虽说那金瓜子分量不多,但他还是低眉顺眼的当先而行,一路无言。

转过几座殿堂几株不知名的树,管事低头侧身而立,示意萧景琰往前看。

抬头望去,几丈开外有个白衣人负手而立,半挽着一头飘逸的黑发,明月高悬,洒了他一身如水的月色。

“阁下在暗处可看得清楚?”几个呼吸之后那人浅笑出言,“但无论怎么说,都不若出来看方便...

【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章一

从今天开始,尽量隔天更!

前情提要:楔子

————————————

“你真的要住在谢府?”当夜蔺晨翻墙而入,视那谢府的满院子家丁侍卫为无物,“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有飞流在,无妨。”梅长苏连眼皮都没抬,“再说不住在这里,难不成我也去梨园?”

“呦?”蔺晨挑了挑眉毛,“这你都知道了,看来江左盟在收集消息的方面,不逊色于琅琊阁啊!”

“那地方鱼龙混杂,你小心着些。”放下端着药碗的手,梅长苏难得郑重,“若是你就想着玩玩,我劝你还是在被人发现之前抽身而退的好。”

“如何是玩玩?”蔺晨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故作严肃,“梨园是鱼龙混杂,所以那里才是消息集散地,若非要帮你,我何至于跑到那种...

【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楔子

本文建立在开元盛世背景下

部分情节参考《神探狄仁杰》第三部的第二个案子“漕渠魅影”

先来个楔子交代下背景

—————————

开元六年出了件大事。

工部尚书林燮被人刺杀,偌大的府邸在那夜冲天火海里化为灰烬,独子怀化中郎将林殊不知去向。

皇帝陛下本朝登基之后亲封的异性亲王梁王萧选的妹子是林燮的妻子,自然也葬身林府,跟着受这无妄之灾的,还有当日恰好去做客的梁王世子萧景禹。

双重打击下梁王重病不起,小半年后才缓过神来。

一时间震惊朝野,玄宗下令刑部尚书夏江彻查此案,最终却得出个江湖人士所为的结论,无奈之下,只得草草定案。

只是那被烧毁了的林府却无人收拾,在那繁华帝都,焦黑的门庭仿佛...

【蔺靖】【江山江湖】其七

为了宣通贩我打算再来更个两章,不过最后就不放了哈~

通贩链接戳:《江山江湖》余本通贩(随机掉落场贩附赠的书签哦~)

实物图和具体信息请戳:《江山江湖》打样+宣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

一场时疫 上


心意相通,自然万事顺遂,蔺晨连没事哼着小曲逛御花园看那一草一木,都觉得甚是可爱。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这么严肃啊!”蔺晨这日正好心情地在花园...

【蔺靖】【见众生】其一

明天就是魔都楼诚only啦~其实很遗憾我不能去

依旧放个链接宣本子:

江山江湖: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场贩专拍链接:请戳这里(拍下请备注LO上ID)

场取摊位为A7,A8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ps:本文仙侠au

——————————————

琅琊山是块风水宝地,人杰地灵,久而久之的,自此山间化生出一灵狐。灵狐以天为盖地为庐,饮山间朝露食山间野果,长到五百岁上的时候,幻化成人形。

自名曰:蔺晨

【蔺靖】一个段子

最近略忙,码个小段宣本子哈

江山江湖: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其六

场贩专拍链接:请戳这里(拍下请备注LO上ID)

本文灵感和倒数第二句话来自于最近沉迷着的灵魂摆渡

————————————————

蔺晨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对萧景琰动的情,反正跟他在一起有些年头了,还从未有过厌烦的时候。

萧景琰也说不出来什么时候对蔺晨省了情,但自从这人抛弃了江湖上的逍遥自在自愿留在金陵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他辜负不得。...


【蔺靖】【江山江湖】一个打样+宣

江山江湖更到了其六,算是一个小小的结束

其实本文一共五章,每章分上下,一共10小节

但为了参1113魔都楼诚only的展给各位买了本子的一些福利,所以这最后两章4小节就不外放了

让我首先放个排版完的目录勾引下大家


因为确定参展,所以早早打了样

下面是实物图哈~


因为不确定用什么纸做封面,所以分别用左起大地纸、铜版纸覆膜和珠光纸打了样

最后确定用珠光纸,以下是特写图


拍照技术渣,还是不太会拍出封面的美,跪下谢罪

内页用纸80g欧维斯,手感很是顺滑,实物图如下


因为小料一共3万字,排版后页数56页,所以看上去厚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厚,所以更有质感(这个质,是质量的质,俗称,重...

【蔺靖】【江山江湖】其六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心意相通啦~!

————————————

一字欢喜 下


蔺晨以为他说得人无话了,遂也没有再提,只是专心按着那大梁最金贵的脑袋,一时间殿内甚是寂静。可蔺晨胳膊举时间长了,饶是他功夫好,也依旧酸疼,他干脆坐在龙椅上,拉着萧景琰躺在自己腿上。

“你要做什么?!”那人从下往上看着他,只看见了几缕垂下来的发。

“头疼不疼?”蔺晨俯视问他。

对于身体上的事,跟一个大夫撒谎显然是不明智的。这条真理近一年来萧...

【蔺靖】【江山江湖】其五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写到景琰的心意了~~o(>_<)o ~~

————————————

一字欢喜 上


蔺晨回来了,萧景琰就也消停吃药了。高湛总算是舒了口气。

他道:“蔺先生不知道,您离开的第二天陛下就推说味道古怪,一口也不碰那药茶了,老奴是怎么劝也劝不听啊!若是您再不回来,老奴都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那会儿蔺晨正在养居殿的一侧折腾他的药炉,高湛说一句,他就瞪一眼萧景琰,说到最后萧景琰都害怕他把眼珠子瞪出来。

“我说你非要在这里煮吗?”萧景琰...

【蔺靖】【江山江湖】其四

前文链接:其一   其二   其三

写到近一半,才写到蔺晨的心意orz

————————————

一盏药茶 下


人死灯灭,先帝为了皇帝那个位置舍弃了亲情,舍弃了友情,舍弃了爱情。可到头来他得到了什么呢?

冰冷一口金丝楠木棺,便是再豪华又能如何?那灵位上写得再圣明又如何?

闭上双眼去了另一个世界,哪里还能管得了这个世界的事。

守夜的时候,萧景琰带头跪在灵前,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白烛发呆。忽然觉得那地上凉得很,寒意刺骨,他下意识地拉紧身上的衣物。

身后突然有股暖意传来,有只手掌贴在自己的后背,精纯的内力源源不断传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