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樱花祭】

反正这篇也公布答案啦,我就放回我的主页里好了,这样方便整理

没错,我就是那个丧心病狂的au都要be的作者,你们猜对了吗?【这其实不赖我,毕竟甜梗都放在了本子里orz

携手偕老和不如人间的预售大家戳了咩?有木有买呢?

打个广告先:预售地址请戳我!【偷偷说一句,可能会有惊喜哦~

————————————————————————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每到三四月份,富士山总是多了许多慕名而来的游客。

那名为樱花线的粉色沿着较暖的山脚向上蔓延,人们漫步于樱花树下,心里总是有些莫名的感伤。

蔺晨不喜欢这个时候的日本,不喜欢这个时候的富士山,甚至不喜欢这个时候的樱花。

可他却每年三月末准时来这里。

山脚下有株只有他与另外一个人辨认得出来的樱花。

 

 

“先生,要拍张照吧?”

背着书包的高中生操着蹩脚的英语,笑着问两个显然是游客的人。

“为什么问我要不要拍照?”蔺晨用一口流利的日语笑着反问。

“因为您与这位先生站在樱花树下,是一道比樱花还要美丽的风景。”女孩子放弃了英语,微微鞠躬,面带微笑用甜美的日语回答。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梅长苏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笑着走过来,也用日语对女生说。

“你不是不喜欢照相?”蔺晨挑眉转向他,用中文问。

“这么美的景色,这么漂亮的女生,你能拒绝吗?”梅长苏反问。

蔺晨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单反放在女孩子手中,简单教了一下如何使用,就扯着梅长苏走到树下。

女孩子手里捧着单反,小心翼翼地找准了一个按下快门的时机。

道了谢,两人在漫天的樱花雨里渐渐走远。

 

 

后来没人提起,两人也就渐渐忘了那张单反里的照片。

直到前些日子蔺晨整理遗物,才发现这颗遗落在记忆里的星星。

 

 

“长苏,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啊!”梅长苏笑着回答,“很唯美。”

“每年都来看,好不好?”蔺晨拉着他的手,“这是个约定。”

“我答应你。”梅长苏手很凉,却很用力。

可那约定注定是无法完成了,毕竟那年回去之后梅长苏的身体就已经脆弱到了无法远行的地步。

 

 

“多个脏器都出现了衰竭,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荀珍是梅长苏的主治医师,病房外对着蔺晨他其实心情也很沉重,但此时任何的安慰都是无力且多余的,他只能陈述了事实让蔺晨自己消化。

“知道了,”蔺晨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ICU门上窄小的窗,“他,还有多久?”

“也就,一两天吧。”荀珍说完这句话眼眶红了红,深吸一口气,走远了。

 

 

“蔺晨,大概,我又要不遵守约定了,”梅长苏带着呼吸机,声音轻极了,“对不起。”

“不需要道歉,”蔺晨握着那冰凉的手,“永远也不需要对我道歉。”

 

 

“长苏,我又来啦!”蔺晨手里捏着那张照片,拍着那株樱花树的枝干。

“今年风大,要是那年拍照时也是这么大的风,那个女孩子肯定只能看见两个迎风凌乱的大叔,哪还能有什么想帮忙拍照的心思?!”

蔺晨的发有些长了,在带着樱花雨的风里飘着,西装的下摆和袖口也有些抖动,也就是这个时候路人才看不出他捏着照片也抖动着的手。

 

 

蔺晨突然想起两人定情时的那个夜晚。

他问梅长苏:“你怨不怨恨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怨恨?”

“因为你生来就比许多人少了许多东西。”

“哈哈哈,不,我不怨恨,”梅长苏笑起来时像是绽放的樱花,让人挪不开视线,“我很感激,若不是这个世界少给了我那些普通人都能拥有的,又怎么会给我别人都得不到的你呢?”

 

 

“这个世界,很温柔,很温柔。”

“我会是变成星星,永远看着你守护着你。”

 

 

骑着单车的女孩子看着富士山脚下的那株樱花下一位淡蓝色西装的男子闭目微笑,很美好。可当她想过去帮忙拍照时,一辆观光车驶过,再望过去,男子已经没了踪迹。

微风送来樱花恬淡的香气,和一张被风送得远远的照片。

照片上是两个牵着手的绅士,在漫天樱花的映衬下,两人脸上幸福的笑容是那样的耀眼。

 

樱花红陌上,杨柳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FIN

————————————————————

麻雀今天才交稿子,也就是说爆了字数的携手偕老和不如人间从今天开始正式进入校对阶段,拖了两天ddl我该死orz

终于可以松口气回过头来更点东西啦~!

今天码了6k字,容我先拿之前的文做个铺垫

昨晚立的flag今天也实现了,嗯,开心!

ps:文中有一句话来自于某篇我最爱的小说,大家不妨猜一下:

“这个世界,很温柔。”

评论(18)
热度(52)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