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7)

今日双更达成!明天继续双更!

打了鸡血一样的更稿子,然而依旧需要校对,排版也还要再看几遍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最后的预售时间,把握住哦~

————————————————————————

正午方过,黎纲甄平果然护送缘生到了扬州城。

飞流看见同龄人自然是欢喜的,两人一打一闹的练着功夫,黎纲去包下了整个客栈,整个后院便都属于了这一家人了。

蔺晨那时吩咐甄平搬了火盆到廊下,在那还略有些湿冷的地上铺了厚厚的几层垫子,而后揽着梅长苏懒懒散散地坐下来,看着两个小孩子打来打去,他笑着说:“长苏,你真有钱。”

“又不好好说话,”梅长苏身上依旧是过冬时厚实的袍子,靠在扶手里他闲闲地翻着游记,头也不抬就知道蔺晨是在讽刺,“直白点!”

“不过小住几日罢了,用得着包下整个客栈吗?”蔺晨凑过来,往他嘴里塞了颗酸酸甜甜的东西,在他耳边挑着嘴角问。

“蔺少爷,这可是您说的,凡是涉及到宗主的安全问题,大意不得。”黎纲一本正经,奉上了热茶和点心就低眉顺眼的一溜烟跑了。

蔺晨给噎得够呛,回过神来时黎纲早就不见了踪迹,遂回过头去看笑岔气了的梅长苏:“他什么时候敢顶嘴了?!”

“这要问你啊,我的蔺大少爷,”梅长苏喷着甜甜的气息倒在他肩上,眉眼俱是笑意,“要不是你平日里总是逗这个耍那个的,他们怎么会涨这么多心眼?”

“嘿!这还赖我了!”蔺晨给气的直笑,拍了一下梅长苏放在他膝头上的手,“就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人!”

说完他越想越是憋屈,他干脆拍拍屁股起身去指点两个孩子的武艺,懒怠再与梅长苏争这口舌之长。

熟不知他这摇摇摆摆的模样在梅长苏眼里真真孩子气极了,他起身追上,扯着人袖子服着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

蔺晨磨磨蹭蹭地回过身,把人一把横抱在怀里又回了廊下,板着脸:“这还差不多。”

 

 

缘生与飞流此时刚刚从丈高的一跃而下,正看见爹爹和父亲一个气鼓鼓的,一个憋着笑,十分怪异,却也乖巧的走过去,低头行礼:“爹爹,父亲。”

“一路行来可还累?”梅长苏收了调笑的神色,自蔺晨身上坐直,招呼缘生坐到自己身边来,“黎大叔和甄大叔有没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没有,缘生一切都好。”七八岁的孩子,却老成的像个成年人,守礼的很。

“画学得如何了?”蔺晨抄手在侧,搭了一句,“为父教你些别的,你可愿意学?”

“缘生愿意。”

“想学什么?”蔺晨觉得自家长苏捡来这孩子甚好,好学得很,“礼乐射御书数,想学什么?”

梅长苏不想蔺晨还说得出六艺,一脸的诧异,偏偏眼里尽是笑意,他摸了摸缘生的头,温柔说道:“其实不必都学的,挑你最喜欢的来。”

缘生皱着眉头仔细想,抬头时眼里满是坚定:“想学琴。”

“以击磬为官,然能于琴。”蔺晨随口背了句《史记》,“缘生好志向。不过这琴嘛,我是教不了。”

说完之后他拿眼觑着梅长苏,那意思明显的很。

“请父亲教我。”缘生正身跽坐,俯身而拜。

梅长苏瞪了蔺晨一眼,抬手扶起他:“缘生想学,为父自然教得,你我父子,不必行此大礼。”

小孩子笑得开心,用力点了点头。却发现爹爹早就跨进了院子里,逗弄着他飞流哥哥与他过着招,动作不快却让人看不出来路和去势,明明看上去漫不经心却每一招每一式都让人眼花缭乱,猜不出要落在何处,饶是他飞流哥哥功夫再好,此时也是满脸的认真严肃,偏偏眼里闪着兴奋,他有些不懂。

“你爹是大智若愚,”梅长苏的声音在他头上悠悠响起,含着自豪含着笑意,“他是极聪明的,自然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缘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却问道:“那为什么爹爹说这琴他却是教不了的?明明那日我记得,您作画的时候爹爹的琴弹得也是极好。”

梅长苏的笑容里多了丝无人了解的暖意和戏谑,他看着抱着琴进来的黎纲,却是卖了个关子:“这件事,等日后有时间了,为父让你爹亲自解答。”

 

 

还是那把焦尾古琴,梅长苏十指拂过琴弦,几声铮然传出了老远,他讲解着指法讲解着曲谱,神色认真。

远处与飞流打闹的蔺晨早就停了手,正抱着盘甜瓜拿着小刀削着什么形状,惹得飞流又是好奇又是想吃。

霎时飘过几片云,遮住了越来越刺眼的光线,梅长苏象征性的拨了一曲,抬头看见了蔺晨手里的瓜。

那小小的一块瓜在蔺晨的手里变成了个雕刻品,两个相依着的公子眉目含笑,发带飘飘。

等蔺晨走进了梅长苏才看见那小像后面还有两行字:

唯一人相念,半生不负也。

满院子的甜蜜气息,却只有飞流肉痛不已,总算知道这瓜,今日是吃不成了。


评论(18)
热度(71)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