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8)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还有20分钟预售结束,看看有木有奇迹呢?

————————————————————————

虽然说来扬州这么个决定是梅长苏擅自做主,但最后蔺晨却爱上了这古老的城市确实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若是去年春天到这里时候我知道你能在这里呆得住,当初就应该让黎纲把这客栈买下来。”梅长苏嘟囔着,“就快住满一年了,你知道你花了多少钱?”

“你梅大宗主有钱,怕什么?”蔺晨手里摆弄着个不知哪里买来的花灯,眼睛都不抬,“别婆婆妈妈的了,今晚是上元佳节啊!”

“上元佳节又如何?”梅长苏干脆坐到他身边,嘟着嘴,气鼓鼓的,“你又不许我出去逛街,有什么意思?”

蔺晨挑了眉偏了头,不知他这从哪来的结论:“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许你出去逛街了?”

梅长苏甩了他一个明摆着的表情,垂了眼睑去看花灯。

说不出来的委屈。

蔺晨心知这是在怪他平日里管得太严,酒不许喝辣不许吃,觉不许少睡,药不许少喝,遂挑了一抹宠溺的笑:“今晚当然可以去的,我陪你。”

梅长苏眼里的惊喜是满满的,竟还有些亮晶晶的东西:“真的?”

“自然是真的。”蔺晨手里的花灯递到他手上,“还有余生的每个上元佳节,我都陪你,可好?”

微风送来了微凉的花香,梅长苏握住了那只暖暖的手:“好。”

 

 

扬州城历史悠久,又与运河交汇,虽是水乡却也不失北方的豪情好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也不怪蔺晨流连忘返。

上元灯节万家灯火,街上人头攒动,这个时间总是比平日里多了许多人。蔺晨紧紧攥着梅长苏的手,看着飞流与缘生在前面缓步而行,瞅瞅这个摸摸那个,便觉得整个世界都圆满了,上天入地都不如此处心安。

“想什么呢?”梅长苏笑着问。

“想着,这扬州城到底繁华,便是金陵的灯节也不一定比得上这里热闹吧。”蔺晨侧头回望,眼里尽是暖意。

“金陵与扬州各有各的特色和好处,但要我说啊,这两座城都比不得那一处。”梅长苏也向前望去,眼神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飘向了何方。

“哪一处?”蔺晨好奇问道。

“琅琊山啊!”梅长苏驻了足,笑得牙不见眼。

 

 

每年到了正月十五之时琅琊山上依旧是漫天遍地的雪,总是冷极了,蔺晨怕闷在屋子里不能出去的梅长苏无趣,年年都下令阁里的仆人在过年之前便下山寻找有趣又漂亮的花灯带上山来,等着正月十五那夜一起挂在廊下。

总是会有些多余的挂不下,蔺晨就和飞流一个比着一个的挂在了梅长苏院子中的梅树上,到了夜里,那各色花灯带着各自的亮黄色的暖意,映照着书上廊下的梅花也不再孤寂了,梅长苏披着大氅坐在屋子里,这个时候总是笑着的。

蔺晨记得那个时候他也是不再贪恋外面的趣事,老老实实地坐在梅长苏身边,端着或是一杯薄酒或是一杯热茶,身侧是一本书,他和梅长苏总是面对面坐着,也不说话,各看各的书。但每次抬眼总是一个对视,而后笑得眉目舒展。

 

 

“你如今也算是转性了,这好话说得一箩筐,”蔺晨扯着他往前面追着两个孩子去,心里是开心的,嘴上却是调侃的,“说多了不怕我听腻?”

“我从前便是说得太少了,”梅长苏跟住他的步伐,声音里都是遗憾,“如今也不过是想努力补偿回来罢了。”

“诶,我说你怎么又来了?!”蔺晨无奈地甩开了手,抱着双臂摇头,“你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我去把那两个淘气的拎回来!”

说话间两个孩子已经不知哪里去了,蔺晨到底担心,拉着梅长苏避到街角,而后说了一句“我快去快回”便又挤进了人流中,转眼便不见了。

可这人要是能老老实实的听话守在那么个地方,那他大概也不是梅长苏了。

所以蔺晨一手一个孩子带回来时独独不见了那个大人,顿时心急如焚。

 

 

蔺晨在附近的摊子找了个遍依旧不见人影,他急的高声吼了起来。

“喊什么?”

一声熟悉的调侃响了起来,梅长苏的声音慢悠悠传来。

蔺晨一回头,正看见那一席素色长衫的人含笑望着他,手里是一盏花灯,上面写着花好月圆。

他猛地扑过去,把人狠狠抱在怀里,近乎于哽咽着呢喃:“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不见了。”

“我能去哪啊?!”梅长苏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背,笑。

蔺晨松了怀抱,却贴上了唇:“以后啊,不管你去哪,我都一定要在你身边。”

飞流翻了个白眼,捂住了缘生的眼。


评论(19)
热度(70)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