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缘生意转】(9)终章

bgm戳这里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广告时间:携手偕老不如人间预售请戳这里

不好意思,由于工作室实在太忙,而预先设定的下架时间有些问题,所以今晚暂时下不了了

啊,所以,我的终章还是放出来吧,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子的后续我依旧会汇报哒~!

—————————————————————————

香榭飘廊点点金,流霜空里到衣襟。瘦西湖上几明月?谁更桥穹深处寻。

 

三十年后的琅琊阁主蔺缘生故地重游,回到那鼎鼎大名的二十四桥时总是会停留许久。

彼时他风度翩翩一袭白衣迷倒了不知多少少女,却总是一副淡淡神色,不甚在意。

好友总是劝他适可而止,也到了该找个姑娘成家了。

蔺缘生总是问好友:“像我父亲那样?”

好友无言,半晌长叹:“老阁主与梅宗主的情分,我等凡人怎能奢求啊!”

缘生微微一笑,心里暗叹:我想也是。

 

 

那年蔺晨和梅长苏终究是拖拖踏踏等到了开春,蔺晨看过了扬州城的四季看过了扬州城的晴雨,方才心满意足。

临走之前总是有些不舍的,梅长苏盯着甄平黎纲收拾行李,笑道:“你若是真心喜欢这么个地方,年年来就是了。”

蔺晨摇头,却是对着端坐的缘生说:“喜欢一件东西,便去珍惜它,在你所得的岁月里尽量留下最完美的回忆,失去时方才不会后悔,若是凡是都能重来一遍,没人会珍惜。”

缘生低头道“记下来”,而后便被飞流拉出去又是一通疯玩。

梅长苏盯着已经可以一跃丈高的缘生,缓步踱到蔺晨身边:“凡是都能重来一遍,没人会珍惜,阿晨,所以你才从不对我高声说话,才从不与我吵架的,对吗?”

那时窗外冒着新绿的枝叶摇摆,沙沙奏着和谐的乐章,蔺晨抄手回望爱人,笑得清浅:“一半一半吧。”

“此话怎讲?”梅长苏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蔺晨的面前。

“我宠着你的原因,其一是我愿意这么做,虽然你时而执拗时而任性,但你确实是我所爱之人,我愿意包容你的所有,”蔺晨拨开了梅长苏鬓角垂下来的一丝发,慢慢地将人搂在怀里,温暖的手轻拍着他的背,动作轻柔像是哄孩子,“其二便是我确然不愿徒留遗憾,所以这么多年,我从不遮掩。”

梅长苏搁在蔺晨肩膀的脑袋往他颈窝里蹭了蹭,眼里的泪光一闪而过,笑着说:“那蔺大少爷可记好了,这句话啊,今年可是我第一个说的。”

蔺晨索性双手环抱住人,也把头放在梅长苏肩上,那样子放松极了,他随口问道:“什么话?”

“吾心悦你。”

梅长苏的声音低缓,带着笑意带着情意,扣人心弦。

蔺晨整个人一震,直起身子来时满脸的不可置信。

“喂,虽然我是第一次说,但你也不至于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吧,”梅长苏没好气地戳了戳他,撅了嘴,“太伤感情了。”

说完便扭头要走,给蔺晨一把横抱在了怀里。

往内室里走的时候蔺晨笑得畅快极了,他手一勾放下了帷幔,在梅长苏耳边低语:“今日还真是个值得纪念的好日子。”

“蔺晨,你真是不羞也——”

后面的那段话啊,便被那个不羞的人尽数吃尽了肚子里,再也听不见。

 

 

走的那天忽然下起了丝丝细雨,小河旁低空掠过几只成双的燕,叽叽喳喳地回到了附近不知那户人家的房檐下。

蔺晨撑伞站在那座跟苏州很是相像的桥上,扯着梅长苏避开了青苔,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回家吗?”他问。

梅长苏抬眼看他,只说了两个字:

“回家。”

 

 

微雨小桥,燕将旧巢念,又年。

—the end—

评论(25)
热度(116)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