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不舍昼夜】中

前情提要:【不舍昼夜】上

感觉有点崩·····

ooc+黑鸽,食用需谨慎

———————————————————————

不杀人的时候蔺晨总是喜欢穿一席白衣,素白,月白,茶白,他都喜欢。

“若我有灵魂,我希望它是白色的,”蔺晨如是解释,“但若我真的有灵魂,八成是黑暗的,还参杂着血红。”

每到这时梅长苏总是无话可说的。任何言语都不足以安慰一个从心底厌恶自己的人。

而夜晚狩猎时,蔺晨总是喜欢穿黑色。

这习惯千百年来还未曾变过。

 

 

“你一定要走山路?”蔺晨满脸质疑看着梅长苏,“走山路也就算了,还不让黎纲甄平跟着,到底是何道理?”

“有你在,还有何人伤得了我?”梅长苏身上披着大氅,神色淡淡。

“这寂静的夜里,最有可能伤你的,便是我了。”蔺晨丢下这么一句话,向前方探路而去。

梅长苏跟在他身后撇了撇嘴,心里暗叹:蔺晨啊,你到底何时才能相信你自己?

忽而树林里寂静得吓人,梅长苏渐渐走近那个呆立在羊肠小道中间的黑色身影。新月正挂在头顶,并不是满月时蔺晨难以抑制饥渴的时候,梅长苏想。

“蔺晨?”梅长苏拍了拍他,“怎么了?”

“靠紧我。”玄色鹤氅下伸出的那只手是这十几年间梅长苏唯一信赖的东西,蔺晨的声音如数九天的雪夜一样冷。

林子里突兀地出现了些沙沙声,饶是梅长苏如此弱的耳力也听得到,那是人穿过树林中草地的声音。

“多少个?”他声音还算镇定。

“不太确定,”蔺晨闭起了眼睛,露出了锋利如刀锋的齿,深度释放作为吸血鬼对鲜血本能的渴望,“四五十个?”

梅长苏被蔺晨环在胸前,缩了缩脖子:“还真看得起我。”

 

 

“诸位,都出来吧!”蔺晨的声音在夜里显得分外清冷,饱含杀意,“省得我一会一个个揪出来。”

“在下知道蔺阁主是个武功高强的,但妄图把我们一网打尽,便有些不现实了吧!”杀手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却也依言现了身。

瞟了一眼那周围一个不小的包围圈,梅长苏觉得蔺晨的估计也许还是比较保守的了。那个时候他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看在杀手眼里便多了几分佩服的神色。

“死到临头能不被吓得跪地求饶的,倒也不多见。”不知哪个蒙面人低声赞叹,“我倒是想留你二人一条性命好好研究一下了。”

梅长苏没说话,那眼神却不再淡淡了,但也不是杀手意料之中的惧怕,反而是怜悯。

对,杀手也怀疑自己看错了,但那眼神分明跟看一个将死的猎物一样。

怜悯。

“长苏啊,你说我是先杀后吃呢,还是边杀边吃?”蔺晨的低声浅笑在对手耳里显得阴测测的,让人不舒服。

“别玩就好。”梅长苏拍了拍依旧闭着眼的人,“你要我回避吗?”

“不必了,”蔺晨睁开双目时是满眼血红,“让你见识一下为夫的本事。”

 

 

风有多快?梅长苏不知道,但他这是对第一次亲眼看见蔺晨的狩猎。

风,快不过那个人。

也许,那并不应该称为是人。兽性的嘶吼从蔺晨的喉咙里传来,带着食物链顶端所独具的威严和蛮荒时代流传下来的人类对于野兽与生俱来的恐惧席卷着整座山林。

月色也捕捉不到蔺晨的身影,他仿佛自己就是月色,匆匆游走在杀手之间的他每接近一个人便伴随着前一个人倒下的闷响。杀手们看不见蔺晨是如何到他们面前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是怎么去见了阎王。

但他们一定记得临死前见到的那张脸。那是张绝世好看的容颜,剑眉耸立,额发飘飘,却偏偏生了一对血红色的眼眸,像是异世的邪君又像是最邪恶的生灵,让人看到便挪不开视线。而这个时候死亡的疼痛就实在不是问题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蔺晨如鬼魅的身影瞬间消灭了大半敌人,剩下的总算回过神来,有个大着胆子的杀手颤着嗓子问,手里泛着寒光的刀抖得厉害。

一步一步踏着仿若死神的步伐,蔺晨抵着那人刀尖站定,他咧嘴一笑,尖锐如猛虎的獠牙上血迹一闪而过,嗓音低沉透着磁性,却偏偏会让人颤抖:“我是你的噩梦。”

 

 

人们总算看见了蔺晨故意放慢的动作:修长的手指捏住对方的脖颈,向侧面一使力便拧断了脖子,干净利落还不见血。梅长苏终于明白为何他杀了这许多人还忍得住没吸血。

“站住!别过来!”趁着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领头的人总算是有点小聪明,他摸到梅长苏的身后,长剑压在他脖颈上,大声威胁:“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蔺晨回身望过去时脸上戾气必现,嘶吼声在喉咙里咆哮着,听得人一阵阵战栗。

作为人质的梅长苏此时有些担忧了,叹了口气低声道:“壮士你若现在放了我,大概一会死的时候不会有多少痛苦,若是执迷不悟,我可救不了你了啊!”

“少废话!”杀手自然也是死人堆里爬过来的,自诩这辈子也算是过的刀头舔血的日子,他还不觉得自己快死了,“谁能见到明日的太阳还不一定呢!”

蔺晨的目光都被面前被人挟持的爱人之上,忽略了背后的空门。在刺客们的眼里此时显然是个绝好的偷袭时机。

背后突兀的一痛,蔺晨僵硬着脖子回头时自然忽略不了罪魁祸首刀尖上的那抹血红色。

鲜血独有的腥甜之气弥漫在蔺晨的鼻端,刺激着他体内属于吸血鬼对于血液本能的渴望。但人性又仿佛没有消失,他的脸上一阵痛苦一阵愤怒,又一闪而过一些属于野兽看见猎物了的兴奋,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蔺晨的伤口瞬间愈合,但流出来的血却是实实在在的,他终究抵挡不过天性。伴随着丧失理智的嘶吼和越来越锋利越来越明显的獠牙的伸出,蔺晨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野兽。

 

 

那一夜没有人逃得掉。

毕竟以人类的速度和本能来对抗吸血鬼无异于螳臂当车。

人血从蔺晨嘴角滴落,划过衣襟不留一丝痕迹,但那双眼确然更鲜红妖艳了。

他把那个叫嚣着威胁的领头之人留到了最后。

“你!怪物!”

被捏住了喉咙的人通常只能单字单字的往外蹦,但那人满脸惊恐的表情也仿佛在表明就算呼吸顺畅他也不会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嘘······”蔺晨食指放在血红的唇上,柔声低语,“你吓到我的宝贝了。”

 

 

“蔺晨······”

不算漫长的过程仿佛消耗了梅长苏的体力,他觉得腿有些软,站立不稳之时踉跄那黑色的影子走去。

“别过来!”蔺晨双手抱头,声音痛苦。

属于人的理智突兀地涌入他的体内,但属于吸血鬼的兽性并没有完全消失,二者在蔺晨的脑子里做着艰苦斗争,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一句话便很说明问题。

“如你所见,这边是吸血鬼的本相,”蔺晨直起身子,瞬间飘到梅长苏面前,“你还愿意被我改变吗?”

“这个可以容后再考虑,”梅长苏依旧笑着,抹去蔺晨嘴角低落的血,“不过,夫君你的本事还真大啊!”

蔺晨给逗得无奈一笑,横抱起他向远方赶去:“真是输给你了。”

 

 

朝阳的视线追赶着那一闪而过的身影,梅长苏的声音里是惬意是放松,是愉悦也是心疼:“彼此彼此罢了。”

—tbc—

黑鸽参见上图~
原谅我的清晰度······

评论(41)
热度(109)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