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情人泪】终宣通贩

tada~

这里是简单粗暴的终宣

因为是已经印好的本子,所以拍下可以很快发货

具体细节请戳:【蔺苏】【情人泪】本宣

实物图如下

封面


封底


封面封底一览图


扉页


通贩链接请戳猛戳这里

通贩链接请戳猛戳这里

通贩链接请戳猛戳这里

感谢staff

我的主催@林林殊 我的校对  @Arwen's Vigil  我的点梗女神@熊猫仔VI的萌娃小E 

感谢小天使们~

最后,放点番外试阅?

——————————————————

“我说,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装睡了吧?”房间里有些黑,蔺晨就着轩窗外的月光盯着梅长苏的睡颜看了许久,手指慢慢地放了上去,细细描绘那微有些隆起的颧骨,低声叹道。

“你怎的知道我是装睡?”梅长苏被他摸得有些痒,笑着睁了眼。

“外面打成了那个样子,我才不信你能睡得踏实!”蔺晨翻了白眼,和衣而卧。

此时正是黎明之前最黑的时候,料想太阳也没有多久就升起来了,蔺晨也懒怠脱了外袍,遂就那么躺下与再睡不着的梅长苏闲闲地叙话。

“我以为我家蔺少阁主武功天下第一,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梅长苏笑着凑了过去,嘴上说着调侃,“看来还需历练。”

“又拿你夫君寻开心了不是?”蔺晨一手支头,侧过身来,心知他是说笑,也顺着话往下不着边际起来,“为夫知道你厉害,能动嘴的时候向来不动手,但有的时候嘛,还是动手快一些。”

梅长苏扯过被子一角搭在蔺晨身上,夜里毕竟寒气重,他也怕蔺晨着凉,却没个好脾气:“别自作多情?哪个是我相公?”

蔺晨一手推了他躺回枕上,神情故作严肃,手攀上了他的怕痒之处,作势要动起来,威胁道:“想清楚了?我是你哪位?”

梅长苏不愿受他威胁,撑起头在他脸上印上一吻,把话题扯了回去:“我信你。”



两人这一年多的小别重逢充满了互相讽刺,黎纲还有些担心,掌灯时分盯着主屋里一个抱着书看一个摸着剑擦的两道身影,冲着甄平说:“你说这蔺少爷也真是的,要么就不来,要么来了就惹宗主生气,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甄平打了个哈欠,嗤笑了一声:“得了吧!蔺少爷那是心疼宗主呢!你可别瞎操心了。”

“那也不能来了就吵啊!”黎纲表示不理解。

“你懂什么,吵来吵去的,感情才好!”甄平拉着他回了自己的院子,“走走走,喝酒去!”

而主屋里蔺晨是听得见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暖的笑意,便放下了手里的剑,踱回梅长苏身边:“看什么呢?”

“诗选。”梅长苏头也不抬,低声读道,“但愿众生皆得饱,不辞赢病卧残阳。”

蔺晨嘴角上的笑容便有些挂不住了,盘腿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却一口灌下,默然无语。



主屋里梅长苏咳得惊天地泣鬼神,手里那装着冰续丹的瓶子早不知滚落到了哪里。

初初梅长苏的咳是无奈,是和好的一个计谋,以往他只要脸色一白身形一晃再咳两声,吵得再厉害蔺晨都会立时收声,转而低声和好。而今蔺晨心一横躲到了外面,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而后来梅长苏越咳越收不住的时候,他自己就觉得坏事了,一个苦笑还未曾溢出来,就觉得喉咙里一甜,喷出了一口鲜红色的血,接着就是满口的腥味。

伏在地上的时候梅长苏眼冒金星,哆哆嗦嗦地摸索着找那冰续丹的瓶子。

“你要作死麻烦别在我面前行吗?!”蔺晨带着风就进来了,张嘴就数落,却也脚步不停地奔了过去,伸手扶住了他。

谁知这倔了一辈子的人今日也是前所未有的不低头,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蔺晨,而后跌在地上,疼得满头冷汗,喘息着说:“不,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那你有能耐就以后再别用我管!”蔺晨跳着脚骂,“你以为那冰续丹就是天下最灵的解药?!屁!没有本少爷跟着你甭想活到打胜仗!”

————————————————

附送阿远太太 @日暮江湖相忘远 的《裂魂》通贩链接来一发

这里这里这里

可以合单哦~

库存五十本,先到先得(づ ̄ 3 ̄)づ

评论(2)
热度(31)
  1. 麻雀船长麻雀船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八分饱工作室
    情人泪现在只剩24本,感谢各位支持 快来买吧~! 以及携手偕老余本还有3本,番外还1本,不如人间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