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桃花醉】

舌尖琅琊未公开的那篇,混个更

为了做广告我也不容易啊~orz

情人泪通贩地址请戳:这里

——————————————————

梅长苏是喜欢花的,尤爱梅花。

他觉得梅花与众不同,也觉得梅花孤寡,他觉得梅花最适合形容自己了。

可蔺晨却总跟他对着干。

他喜欢梅花,可蔺晨却独独喜欢桃花。

他说那桃花开得淡雅,开得沁人心脾,便是那花期都是好的,是个大地都复苏了的时节。

两人因为这点事吵过一架,还背对背地睡了一晚,赌气谁也没和谁说话。

可第二天早上梅长苏发现他躺在了蔺晨怀里,被人整个搂在被子里,手脚都是暖的。

那时他就想,别气了,多大点事呢?就让他在院子里种满桃花吧!

可蔺晨却“大度”的很,还给他留了一株梅树。

亲自栽好树苗的时候,蔺晨撩着袍子挽着袖子一手的土,蹭过来梅长苏身边坐,贱兮兮地说:“长苏,好看吗?”

梅长苏看着面前的院子里还没开花的小树,笑的直咧嘴:“好看,太好看了!比起你侍候的那株昙花,可好看多了。”

蔺晨的那盆昙花在移植回来的第五天被水“淹”死这件事一直是他的痛脚和梅长苏的笑料,时不时的就要拿出来被嘲讽一番,他倒也习惯了。

“你又来!”蔺晨撇了撇嘴,终究是难掩邀功的嘴脸,说:“呐,东南角我给你留了棵梅树,你要是想看,等冬日时我陪你,可不许偷偷溜出去!”

那株梅树在梅长苏卧房窗子正对着的院子那一角,坐在榻上就能看到。梅长苏明白这是他家阿晨怕他冬日里旧疾一犯连屋子都出不去,无趣得很,才特特地把他最喜欢的花种在最方便他看的位置,顿时心里一暖。

“你有心了。”他冲着蔺晨笑。

蔺晨一脸你快奖励我的表情,梅长苏就拿着手里的巾子一点一点细致地拭去他脸上的汗,看着他享受的闭起了双眼,计上心来就抓着飞流放在他身边的那只小号毛笔,在蔺晨脸上画了一朵小小的桃花。

那时窗外的夕阳正当好,挂在远处的山上露了半张脸,整个院子里横七竖八的是小树的影子,坐在台阶上的两人身上却素净得很,一样的玉色长衫,一样的清净悠远,一样的眼神含笑,一样的风度翩翩。

刹那间就让人想到了永远,想到了余生的岁岁年年。


后来蔺晨足有三日没出门。

他脸上的那朵桃花也正大光明的挂在那里三日没洗掉。

梅长苏也笑了三日没合拢嘴。

黎刚和甄平也被勒令不该说的别说。

就是大家憋笑憋得辛苦,这三天过得很心累。

那时梅长苏当上江左盟宗主的第二年,那时蔺晨第一个待在廊州的夏天,那也是蔺晨许多许诺里难得没有做到的一个,也是这辈子梅长苏耿耿于怀的一个。

后来这十年来蔺晨一到冬天就忙的不可开交,总是忘了那株梅树的事。

但他别的时间几乎都是赖在廊州的,阳春三月的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揽着他家长苏坐在廊下赏桃花,最喜欢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坐在桃花树下酿桃花酒。

那酿酒的方法也简单:取三月三日的桃花捣成细小的片状,倒入桃花蜜混合,加三倍重量的米酒搅拌均匀,就地埋在桃花树下一个月,便成了。

桃花酒香甜微辣,有些淡淡的桃花香,在乍暖还寒的四月里用来取暖最合适不过,梅长苏也眼馋他家阿晨的这门手艺,每每过了清明就总是拿眼神瞟着院外的桃花树,像是在提示些什么。

蔺晨酿酒的时候喜欢着一袭白衣,坐于桃树下,周围是那堆瓶瓶罐罐,到处都是花瓣,桃花清淡的香气笼罩着整个院子,梅长苏从亭子里望过去,那人美好的就跟画里一样。

桃花树下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这首《桃花庵歌》在此时从蔺晨的嘴里唱出来最合适不过了,没出场数歪歪斜斜的坐在亭子里裹得暖暖的,一手支头笑看那么一幅美妙的画面,就觉得此生要是就这么过下去,也还真有了些幸福的味道。

不过梅长苏去了金陵之后就再没赏过这么美的景色,品过这么美的酒了。

因为蔺晨不在。

一开始梅长苏甚至尝试过自己采摘院子里的桃花酿酒,可总不是那个味道,后来接慢慢的沉下心来完成自己的复仇大计,便也忘了这么件事。

再想起来已经是北境战场上了,那是他已经病入膏肓,心里想着要是 能喝一口他家阿晨酿的酒再走,也算了无遗憾了。

可惜冰天雪地的,这愿望终究是落了个空。

那晚他躺在蔺晨怀里,扯了个大大的笑容说:“阿晨,我走了之后你记得把我埋在桃花树下,跟你的酒在一起,也算是我喝到了。”

蔺晨笑笑不说话,抱着他一直坐了很久很久。

梅长苏一觉醒来之时身边正好放着一杯飘着花瓣的酒,身旁是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的身影,他缓了缓神,终于给了个笑脸:“好久不见。”

那道身影带着一身好问的花香凑过来,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长苏,我想好这酒的名字了。”

“叫什么?”

“桃花醉,可好?”蔺晨盯着他的眼睛看着那晶莹的泪珠,“一壶酒,且向花间长醉;一双人,死生如影相随。”

—FIN—

评论(12)
热度(84)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