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迷醉】(3)

前文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都是我的错,最近一直在忙本子

这篇迷醉跟A4素描本一起作为特典放在《携手偕老》里,初步估计3万5千字,自成一册,大概120p左右,拍下前十赠送,不单独销售。

大概会是个小方本

就是个现代au两人打情骂俏顺带着做做生意收拾收拾坏人

前文链接:(1)   (2)

预售链接请戳:携手偕老and不如人间预售

————————————————————————

然而事实也确实没让蔺晨失望。

他带着这四个长辈回了办公室,正看见梅长苏一脸微笑送走那几个几分钟之前还火冒三丈的汉子。

每个人脸上都是谜一样的开心笑容。

蔺晨这个好奇啊!看向梅长苏的眼光就多了些不一样的赞许。

被梅长苏恶狠狠地瞪了回来,那意思大概是说:“等一会我跟你算账!”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下,”蔺晨揽着梅长苏的肩膀,十分自来熟的拖着人走过来,“这位就是梅长苏,我的好朋友——”

话还没说完,被梅长苏一个肘击顶住了下面的话没说出口,梅长苏趁机摆脱了那只沉重的胳膊,冲着四个长辈弯腰鞠躬:“阿晨总是跟我提起四位大股东,今天能见到诸位长辈,长苏实在是荣幸之至。”

他那一脸文质彬彬的样子,实不是那个刚刚喷了人家一脸茶水的人。

这也是“剧本”里的一个设计好的情节:用蔺晨蓄谋已久的混账来凸显出梅长苏的精明睿智,还有能干。

这一招大概很是成功。

几个长辈看着梅长苏的那个样子再对比一下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蔺晨为何如此的荒诞,他们就不约而同的有些惋惜,甚至对蔺元盛也生出了些许愧疚之情。

所以顺水推舟地同意了梅长苏来帮蔺晨暂代江左集团董事长一事。

这就成了。

若不是在办公室里,若不是当着喜怒哀乐四个长辈的面,大概蔺晨是要开心得跳了起来。

 

 

好说歹说糊弄着送走了长辈们,蔺晨倒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这事就算成了,下周一开董事会的时候只要他们四个同意,你出任董事长就毫无悬念了,我也终于可以退位让贤了。”

梅长苏代替蔺晨送了送四个长辈,听了几句语重心长的叮嘱,尽是“晨儿从小没规矩惯了,你要多帮帮他”之类的话,回来却看见这人好像还真丝毫不在意把自家这偌大的公司拱手让给别人,顿感好奇:“你既然不想管,当初为何要回来?在美国的时候我看你大夫也做得不错。”

“我是不想回来啊,”蔺晨闭着眼,昨夜宿醉,他今早起来时头痛得很,他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太阳穴,“可人活在世上,总不能想做什么做什么,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大,责任越重)

梅长苏呢喃着那句英语,越想越觉得是真理,甚至跟他一贯的人生观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顿时觉得很感兴趣:“这是圣贤之言啊!这句话是谁说的,我要把他奉为偶像!”

蔺晨想也没想,懒洋洋地说:“蜘蛛侠的叔叔说的。”

“谁?蜘蛛侠是谁?他叔叔又是谁?”梅长苏满脑子问号。

蔺晨放下手,诧异地睁开眼:“你不会告诉我,你没看过漫威的漫画吧?”

梅长苏茫然地摇了摇头,他诚实得很:“从小跟父亲在部队里,每日拉练到多走一步都撕心裂肺的疼睁不开眼睛的困,可没有时间看漫画!”

蔺晨甚是无奈,旋即却又抹上了戏谑的神色,张嘴就没好话:“去给我冲杯蜂蜜水,我告诉你蜘蛛侠和他叔叔是谁。”

梅长苏伸手要揍人了,面上神色变幻莫测,终终究究摆上了一副儒雅的样子:“蜂蜜在哪里?”

“内间左手边第一个储藏柜里,”蔺晨嘴角勾起个赞许的弧度,“不错啊,总算还想着要成你的事,须得喜怒不形于色。”

梅长苏走过去的身形一顿,不知面色如何,过了一会才说:“受教了。”

这次是心甘情愿地帮蔺晨冲蜂蜜水。

蔺晨依旧躺在那里,心里突然就有些可怜起这个不知该叫梅长苏还是林殊的人了,复又想了想,可怜之于他来说,大概是此时最不想要的东西,遂逼着自己依旧狠下心来,反正有父上大人的“圣旨”在,要他尽力帮忙。

“漫威是美国一家漫画公司,创作出来比较出名的人物有什么蜘蛛侠啊钢铁侠啊美国队长啊之类的,尽是些有着特异能力又或者是天赋异禀的人帮助世人帮助政府缔造和谐社会的故事,”蔺晨抿了口梅长苏递过来的水,坐起来随意讲解了下,“我不喜欢漫威的故事,太假,倒是对故事里的小人物感兴趣些,比如这个蜘蛛侠的叔叔。”

梅长苏坐在他对面,示意他继续。

可蔺晨却有种说的到位了的感觉:“这句话呢,你听听就好,可别太当真。”

“这又是为什么?”梅长苏挑眉。

“你回来不光是要复仇吧?”蔺晨一针见血,“就没有些什么家国情怀之类的?”

梅长苏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是见不得自己曾经拼死保卫的国家被奸佞小人如此祸害,好像就像前些天大街小巷里铺天盖地就火起来的那首歌唱得一样:“此血仍殷,此生豪情仍未收。”

这么说好像有些俗气,但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紧张什么?!”蔺晨嗤笑一声,旋即又正经了起来,“放手去做,我既然答应了我父亲做你的后盾,就绝没有反悔的道理。这天大地大,能伤得到江左集团护着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这话说的大气豪迈,充满了武侠小说的意味,若是放在平时梅长苏定然是嗤之以鼻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放在此时,看着蔺晨那张疲惫的脸明亮的眼,他莫名地信他。

 

 

后面的事无非就是顺水推舟,那个周一的董事会开得极为顺利,许是诸位董事都一大把年纪了,实在是受不了富二代蔺晨的胡闹,一听梅长苏是蔺元盛请来帮他们的,顿感老怀甚慰,心里琢磨着这蔺家儿子虽然不着调,但好歹做父亲的明些事理,知道他们的不易,遂举双手赞成。

公司换了个老总,自然很多政策和偏重市场都与原来有偏差,人事方面自然也一样。原先跟在蔺晨身边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会被边缘化,可是几周之后依旧风平浪静,这才放下心来,私下里议论新上任的董事长果然大度,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蔺晨后来知道的时候满脸无奈,手里捏着那一沓资料冲着梅长苏直嚷嚷:“我哪里对他们不好了?这么背着我夸你,感情我在他们面前就这么一无是处?”

梅长苏那时端坐在硕大的办工桌后面,捉住蔺晨恶补公司里的知识和诸多来往贸易公司,累得几天几夜没睡觉,此时依旧在啃英文文件,闻言只是一笑:“不过是些资历浅薄的年轻人不到位的看法罢了,也值得你如此上心?”

蔺晨索性手里的资料往梅长苏的桌子上一拍,打着哈欠说:“这不是上不上心的问题,是伤心没人看得懂我的真心!”

梅长苏头也不抬:“你的真心又有何难懂?这几年装成个败家子,不容易吧!”

他等了好久没等到蔺晨的回答,只觉得看资料的时候旁边没有个人叽叽喳喳好不习惯,可一抬头就看见了蔺晨那张大脸凑在他面前,顿时吓得他往后缩了一尺远:“你干什么!”

蔺晨支着胳膊在梅长苏面前盯着看了许久,笑了:“你又怎么知道的?”

梅长苏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予回答。

是不是装的简直是明摆着的事。梅长苏一开始诚然也以为蔺晨不过是挂个名,实际上是对管理和金融行业一窍不通,这不是他瞧不起他,在美国时两人本就有交集,据梅长苏有限的常识了解,通常医学生没比部队里的新兵轻松多少,蔺晨若是有时间钻研经商才是有鬼。

然而事实证明确实有鬼。蔺晨对手里的资料如数家珍,谈起江左的生意和贸易伙伴也是滔滔不绝,公司内部的所有事更是门儿清,这几天的交接下来梅长苏就摸明白了蔺晨的底细,看似吊儿郎当,实际上大概是前些年刚刚接手狠下了一些功夫。而且这人简直是个天才,各个国家的原文文件看起来居然不需要翻译,记忆力也好得不像话,数据什么的信手拈来。

如此刻苦努力家境优渥的天才,他梅长苏佩服。

而蔺晨此时也是佩服梅长苏的。

且不说这人从前在部队的军衔是多么多么高,身手是多么多么好。就凭那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劲蔺晨就佩服的很,他早在美国的时候就了解到,此人如今一身伤病堪称弱不禁风,浑身上下好使的地方大概也只有脑子了,可就这脑子被他利用得淋漓尽致。

说接手公司就接手公司,说到不懂的东西就积极了解,个中辛酸和艰难蔺晨曾经经历过,自然十分了解。可饶是如此难,蔺晨也从未从梅长苏眼里见到过半分退缩之意。

这小子,是个天才。

 

 

办公室的钟声敲过十二下,此时已经是午夜了。

整栋江左大厦如今只有最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灯火通明,两个年轻人灯下详谈,抱着咖啡每人面前都是如山般高大厚实的材料文件,闲话倒是很少聊,但是偶尔抬头的对视却从陌生防备逐渐过渡到了赞同投机直至会心一笑。

许多年后两人回味这一晚的场景,也还唏嘘,却也不得不承认,从那时就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个质的变化。

—tbc—

今天是洱吉的生日,wuli洱吉生日快乐! @洱吉 

本来木有加更哦~你们要感谢她23333

试阅还有最后一章,我大概月底会放出来

话说三万五的小册子,我放1万1千字,有木有很良心呀?

敬请期待!

评论(16)
热度(66)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