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大唐au】【能来为伴否】章二

前情提要:楔子   章一

——————————

梨园毕竟是皇家园林,开放与百姓的地方不足整个梨园的三分之一,真正风景优美的地方还数外人禁入的地界。

领路的那个下人看样子是个管事,眼力不凡,打眼一望便知萧景琰的身份不同寻常,怕是哪个侯府世子甚至皇子王孙,虽说那金瓜子分量不多,但他还是低眉顺眼的当先而行,一路无言。

转过几座殿堂几株不知名的树,管事低头侧身而立,示意萧景琰往前看。

抬头望去,几丈开外有个白衣人负手而立,半挽着一头飘逸的黑发,明月高悬,洒了他一身如水的月色。

“阁下在暗处可看得清楚?”几个呼吸之后那人浅笑出言,“但无论怎么说,都不若出来看方便些吧?”

自己已经屏息而立了,这人倒是好耳力,萧景琰想着便踱步而出:“打扰先生了,在下并非有意偷窥。”

转过半个身子,蔺晨并不看他,垂眸笑道:“无妨。”

微风拂面,他额前的发被吹开了些,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如画的眉眼。

单见这半张脸,萧景琰那时只有一个想法:

要命了。

 

“是在下莽撞了。”萧景琰几步踏出,拱手一礼。

“将军是武人,不懂那些弯弯绕绕也实属平常。”蔺晨回身正脸与他相对,戏谑着说出他的身份。

“看来先生大才,并不止步于琴艺。”萧景琰挑了挑眉毛,“在梨园里做个琴师,委屈您了啊!”

“我会的可不少,随便挑一件玩玩罢了,”蔺晨上下打量着这个自己的表哥,“倒是将军今日此来让在下十分意外,梁王殿下府上的公子,怕是数您最不喜梨园了吧?”

“被三哥拽着来的,”也不知怎么的,在这人面前就觉得十分放松,萧景琰实话实说,“不过现在看来,在下倒是来对了。”

“三殿下也是性情中人,怕是此时在寻您啊!”提起萧景桓,蔺晨掐指算了算时间,想着那边大概也寒暄的差不多了,遂好心提醒了一句。

“啊!”萧景琰仿佛忘了这件事,匆忙转身往回走,几步后却又回头:“还未曾请教先生大名。”

蔺晨见他莽撞的样子,心里对梅长苏此来是否能达成目的表示没把握,一个愣神才反应过来,勾了勾唇角,他道:“蔺晨。”

这名字并非多稀奇,萧景琰暗暗记下,心知他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定然也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便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蔺晨目送他的身影隐藏在月色里,嘴角依旧带着那抹意味不明的笑。

 

梅长苏对于萧景宣和萧景桓的拉拢是感到从心底油然而生的那么恶心,但好在这些年来宠辱不惊,他好歹对付了过去,便与萧景睿一同回了谢府,坐等蔺晨的到来。

“我说,你那表哥并非你说的那般不懂风月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梅长苏那杯茶还没斟完,这人就已经飘然落座了。

“何出此言啊?”梅长苏眼皮都没抬。

“我不过是随手抚了一曲,他竟寻我到后园去,”蔺晨端起茶杯笑,“可分明你说这人是个榆木脑袋,不好此道的。”

“蔺大公子随手一曲已然带了大道自然万物归一的境界,就连佛性大师听你抚琴都难逃感慨,景琰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如何不被你吸引?”梅长苏食指微动,虚点了他两下,“他追过去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蔺晨一手支头,“藏在树后面偷看了几眼,问了句我的名字罢了。”

“这真是奇了,”梅长苏挑眉,“景琰可从不是个羞涩的人。”

蔺晨打断他的话,并不做多评论,只想了解梁王另外两个傻儿子是否上套。

即使蔺晨一向认为梅长苏和林殊是分开的,但不能否认这就是一个人。当年的那件“意外”瞒过了所有人包括皇帝的视线,却让全身烧伤的林殊逃了出来,蔺晨父亲救了他并为他疗伤改头换面,更名为梅长苏。

一开始梅长苏是打算如此隐姓埋名在江湖过自在日子的,可他天生聪慧,竟在两年之后由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查到了一件卷进林府和梁王府的滔天大案。

双亲之死何等冤枉何等无辜,他这才下定决心将当年的事翻出水面。

“为了王位,那两个蠢货自然心甘情愿对我和颜悦色。”梅长苏哼了一声,与这两位表哥的见面显然让他并不愉快,“我还见到了霓凰。”

云南边境世代由穆王府镇守,这穆霓凰是长女,也是统领十万穆家军的元帅,是曾与林殊有婚约的。

“郡主可好?”蔺晨揣测着他啊的神色,小心问。

“这个世界对女子还是不宽容,”梅长苏叹了口气,“她这十几年,过得不比我轻松。”

当年林府一夜之间化为灰烬,穆王爷为女儿的亲事所担忧,战场上一个不察身受重伤,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而膝下弟弟年幼,霓凰郡主担起了本不该是她的责任,十几年征战沙场,成了名铁血女将。

可朝廷上下佩服归佩服,到底还是嫌弃她一介女流。

“既见故人,云胡不喜啊?”蔺晨一把折扇敲了敲桌角,把他从伤感的情绪里带出来,“你要藏好眼里的悲伤。”

藏好,才能不露破绽;藏好,才能不让霓凰郡主也处于危险中。

“放心吧,”梅长苏笑笑,“倒是你,既然装作是琴师,就要像模像样,总是这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皇上如何能对你青眼有加?”

“你们的皇帝自己就是个颇有才华的乐师,”蔺晨不以为然,“举凡大才都有些许异于常人之处,我不过是不愿拘泥于俗世罢了,万一更对他脾气呢?”

“是否对皇上的脾气还未可知,但我知道确实很对景琰的脾气。”梅长苏一脸笑容,眉眼弯弯。

“嘿你这人……”蔺晨瞪眼,“连大夫都敢打趣,还有没有良心?”

这话说着说着大概就又没正事了,梅长苏觉得身上疲惫的很,起身宽衣窝在榻上,打了个哈欠:“恼羞成怒。”

敞开的窗被人从外面关了上,院中依稀传来一声哼。

—tbc—

最后带个通贩:原著背景下的小料《江山江湖》通贩戳我(仅剩7本,卖完结束不二刷哦~)

评论(4)
热度(27)
© 麻雀船长|Powered by LOFTER